发染香

自写字起,便只因白驹过隙,不为取悦任何人。

祝自己生日快乐,希望今年能别那么难熬,一切顺遂。
也祝一直坚持看我文的小天使被世界温柔以待。

为什么还有人说名利虐啊,求糖啊😂我觉得《名利》真的是无脑宠文了,就真的是阴谋论全删了,只剩下老张大宠特宠。

大概全篇最虐的大概也就是吴邪在美国的时候,老张永远只能看到荧幕上光鲜亮丽的吴邪,实际上根本不知道吴邪受了多少苦。

估计也就只有这个隐藏的刀了,其他都是甜的。


下一篇文构思的一半了,超级甜,我保证!!!


【瓶邪】《名利》番外.三

番外篇——  三


(张起灵表示前几年低调是因为吴邪不在,现在老婆回来了,那积攒七年的钱还不可劲用来宠老婆!!)











早上六点,是张起灵雷打不动的起床时间,通宵除外,估计偶尔晚起床一两小时的意外也就只能是因为吴邪了。

男人的早晨总是多情一点,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如狼似虎的年纪,吴邪时而调侃,说这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等着张总您做重大决策呢,您这成天跟我在这床上胡天胡地,怎么着?准备做个昏君了?

张大总裁正做在兴头上,把吴邪的两条白晃晃的大长腿往肩上一抗,进的更深。他拍了拍吴邪的屁股,表示美人在床,不早朝便不早朝了吧。

好在今天没过火,七点一刻的时候张起灵去浴室,七点四十已经在镜子前衣冠楚楚地扣最后一颗袖扣了。

吴邪从后面黏上来,两条肌肉均匀,白皙光滑的手臂圈在他脖子上,张起灵从镜子里看吴邪一副在某事上餍足却在睡眠上又未满足的样子。

张起灵笑了笑,一手刮了下吴邪的鼻子,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摸了一把吴邪的隐秘处,摸到了一手黏腻,分明是他刚刚留在他体内的东西。


“去洗澡,别着凉了。”


吴邪抽了抽鼻子,语气有点不满,道:

“你给我洗。”


张起灵看了眼手表,有点为难:

“ 有点迟了,今天自己洗,嗯?”


“嗯……”


张起灵歪头咬了下吴邪的耳垂,接着哄道:

“ 晚上给你洗。”


这下吴邪醒了,睁开眼睛瞪了张起灵一眼,

“吃了这顿还想下顿,美得你。”


张起灵又笑,撤开了肩膀不让吴邪再靠着,然后一边整理衣领一边道:

“是挺美。不过你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一点便宜都不让人占,事怎么能成。”

他可太了解吴邪,往常折腾完就直接呼呼大睡,一旦开始粘着他不撒手,不是有话要说就是有事要求。


吴邪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被拆穿了也不尴尬,又蹭过去圈住张起灵的脖子,道:

“是有那么点事要拜托你。”


张起灵透过镜子给他个早知如此的眼神,说吧。


“你晚上是不是要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

不等张起灵发问你怎么知道的,吴邪指着大衣柜主动承认:

“我本来是要给你洗衣服,在你大衣口袋里看到了邀请卡。”


张起灵点头,说:


“是要去参加。”


“那…… 我能去吗?”

“按理说一张邀请卡只能进一个人。”

看着吴邪噘起一张能挂起油壶的嘴,张起灵又道:

“不过,可以带夫人出席,夫人坐外场。”


“嘁。”

吴邪坐回床上,两条长腿交缠在一起,不着寸缕的皮肤上起了一层冷疙瘩。张起灵怕他着凉,拿了件衬衫披在他身上。


“ 你看中了什么,跟我说。”








“珐琅彩瓷瓶一对………起拍价………”

“张大千画作真迹一幅………想必张大千大家都熟知,那么他的这幅画……………好的,六十万一次…那边,六十二万……还有吗?”


场内的拍卖进行的如火如荼,张起灵倒是兴致缺缺,他在给吴邪发消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吴邪回:想吃你做的红烧鱼。


直到拍卖到最后一件藏品时张起灵才抬起头表现出兴趣来——鬼玺


起拍价两千万。


据说鬼玺是鲁殇王的东西,传说鲁殇王在一巨蛇的肚子中找到一紫玉盒子,那盒子里装的就是鬼玺,传说鬼玺能调令阴兵。

具体故事不细说,总之这宝物一出场台下一片哗然,然而这东西并没有详细介绍,就连哪朝哪代出自何人之手都不详细,台下没几个人想要出手的意思。

不过有两个人倒是对此产生了兴趣,一个是张起灵,另一个就是一个姓孙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约摸五十多岁,头发稀少,满嘴黄牙,摩拳擦掌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张起灵瞥了他一眼,认识,某公司的副总,靠一座琉璃厂发的家,后来投资了一个企业,目前拥有了绝大部分股份。

本来两个人倒是没什么来往,不过最近有件事让两人有了点牵扯。


吴邪刚回国,又回到了新锐 王胖子那里,胖子前几天给他谈了部戏,不是什么大制作,但是可以当做重新进入中国影坛的跳板,让中国的观众再熟悉他。

本来双方都见面说好了,也定了时间签合同,临门一脚的事情结果那个导演又临时反悔,说什么也不愿意和吴邪合作。

给的理由是居然是庙小容不下吴邪这尊大佛。

胖子让他说人话,那导演才说,毕竟吴邪才回国,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而这几年中国影视界变化又大,怕吴邪不适应,他们也不了解吴邪的业务能力。

胖子就骂他,放你n的屁,我们吴邪在美国电影节刚获得大奖,来中国就是稳拿影帝的命,还能不熟悉你的业务了?

你啥业务,白宫国务卿?


导演说,王导,您也是做这行的,我就实话跟你说,这个电影投资就那么点,吴邪能力怎么样,我清楚,就是因为清楚,这个戏确实不能委屈他来演,钱不钱先不说,这题材就不是什么新颖的,请个小鲜肉还能搏个收视率,若是请个………

好了,言尽于此,胖子也不会再强求了。

吴邪倒是无所谓,本来娱乐圈要的就是流量,小鲜肉层出不穷,三年一小换五年一大换,何况过了七年,估计都没人认识他。

本来这事到这也就算翻篇了,结果前两天突然有条热搜跳出来,还连续挂了好几天,大概意思就是那个小鲜肉挤掉了影帝成为新男主,可见小鲜肉在娱乐圈的地位。


这事说大不大,但架不住有心人挑拨,粉丝之间的战争说不上升正主是不可能的。很快这些事情就传到了胖子和王盟的耳朵里,王盟这些年跟着吴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根本也不放在眼里,何况吴邪以前拍的都是大制作,哪有心情管这些。

胖子就说国外不比国内,国内的人就是太把明星当回事,不然那些热搜怎么总是娱乐圈的事,你看国家大事上过几次热搜。

说的在理,王盟就说,那这事怎么解决。

若是太刻意处理,那小鲜肉的粉丝肯定会倒打一耙说吴邪太没品,正主亲自下场欺负新人。若是粉丝来解决这件事呢,吴邪肯定吃亏。毕竟吴邪七年前的粉丝如今没剩下几个,就算真有,肯定也不知爬了几个墙头了。

反之,如果吴邪不闻不问,又会被人说娱乐圈的老人没人气,国外混不下去又回国,没戏可拍,好不容易有个小制作还被新人挤下场。

所以说,不论处不处理这件事,吴邪都是吃亏的那个。

而且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吴邪现在确实需要点舆论来涨些人气,俗称在娱乐圈混个脸熟。

正当大家商量哪个解决方案可行的时候,吴邪突然冒出来,说这件事不用操心,我自己解决。

王盟有些惊讶,说,我以为你最近忙着谈恋爱不问世事了呢。


这个代替吴邪成为男主的小鲜肉姓于,近一年来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听人说他是爬上了某位大人物的床,偏偏还真讨了那人的喜欢,要什么给什么,什么产品代言,娱乐节目,电视剧男主,但凡有点风声的基本都成真了,包括这次挤掉吴邪的电影男主。

这件事情吧,若是没触犯到吴邪的利益,他或许还会觉得这位小明星挺幸运,也会觉得那位大人物确实待人不薄。哪像他自己啊,当年差点给自己折腾掉半条命,最后还落得个背井离乡的下场。

不过呢,偏偏那人抢走了吴邪快要到手的资源,若说吴邪一点不在意吧,他自己都觉得这人设有点白莲花。

据吴邪了解,那位姓于的小鲜肉攀上的是一位姓孙的副总裁,虽说是副总,但基本上公司上上下下都是他说的算,毕竟总裁重病卧床,而总裁的儿子又是个名副其实的败家子,名下的股份败的差不多了,大部分都被孙副总收了过来,所以这个公司名义上还是人家的,但其实姓孙的上位也就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这孙副总听说以前也是花名在外,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更何况他是有钱有名,常常是流连于情场,一年都能换二十多个情人的人。

也不知怎么近两年迷上了搞男人,一年前在酒会上遇到了姓于的小鲜肉,听说是一见钟情,后来还真就搞到手了,还宠的很。

这次电影男主也是,小明星说想演,那孙副总可不得就给搞到手。

找了导演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礼的,本来人家导演也不愿意,说合同都拟好了,双方也谈妥了。孙副总就说,只要没签都不算数。

后来又打听到导演特别喜欢稀奇古怪的老物件,尤其爱收藏别人没听过的。恰巧那天两人见面的时候看到这个导演在看拍卖会展出的一样物件——鬼玺。

孙副总就试探地问,导演喜欢这个?

导演说,喜欢不做得数,这东西识货的有市无价,不识货的有价无市,看看就得了。


孙副总就记在了心里,这不,这场拍卖会他必然到场而且一定会拍下它。

吴邪调查的这么清楚到也没谋划什么大计划,甚至说出来都没人信。说来也巧,这鬼玺和吴邪还真有些渊源。

这东西,本来就是属于吴邪的。

准确的说这是吴邪爷爷的遗物之一,后来传给了吴邪,但一直就收在他父母家里。而当年为了给张起灵凑那七千万,吴邪偷偷拿出来卖了,还是贱卖。

如今辗转多年又让吴邪见到,他就想,正好给它买回来。

当然了,他也想过,既然这东西都已经拍卖了,就肯定不止他当年贱卖一两千万的数,他对老物件也没什么情节,若是真收不回来也就算了。

之所以对张起灵说他想要这个不过也就是想给姓孙的添添堵,毕竟,一两千万他或许会为了那小明星花,三五千万就得掂量掂量值不值了。


鬼玺起拍价两千万,五百万五百万的以此增加。

孙副总举牌两千五百万,张起灵紧跟其后。

后面就是三千五,四千,四千五。

价钱拍到这就不是为了谁花钱的事情了,更多是为了男人的面子和胜负欲,孙副总可谓是咬牙切齿,毕竟冲动也得有冲动的底气,他还没真正把公司搞到手,这钱花出去到底还是有顾虑。

张起灵看了孙副总一眼,举牌五千。

孙副总一口瓷牙都快咬碎了,大脑一充血直接喊六千。


张起灵难得笑了一声,还颇给面子的多看了他一眼。

随后他低头点了几下手机,紧接着全场人都沸腾了。


张起灵点了天灯。


百年难得一见,甚至有些人只是听说过有点天灯这回事,今天可真是叫所有人大开眼界了。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张起灵得到了鬼玺。

孙副总气的差点脑溢血,但他实在想不通,张起灵在任何场合都神龙见首不见尾,两家公司也从来没有利益冲突,怎么今天就跟他杠上了。

他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张起灵心情好,还真回他了:

两家公司之前的确没有利益冲突,不过现在有了。

至于这个鬼玺,家里人最近练字缺个镇纸的,难得看上个喜欢的,买回去给他玩玩。


孙副总是真的气到不行,听说回去就住院了。


最后,那小鲜肉也没拿到男主,毕竟张起灵这事做的太轰动,导演也知道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自然不敢再和小鲜肉合作。反过头来找吴邪却被胖子好一顿嘲讽,最后也拒绝了他。


最后的最后,那鬼玺被吴邪锁进了自家保险柜。


【瓶邪】《名利》番外篇

《名利》番外. 二


(1)

吴邪刚走的前半年,张起灵除去刚开始的难过,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应。

毕竟吴邪以前也长年在外拍戏,三五个月不见面也是常有的事。

只是少了每天无论多晚都会响起他给某人定的专属铃声,也少了入睡前某人强忍睡意还黏糊的跟他煲的电话粥。

张起灵也没有多不习惯,繁重的工作可以使他暂时忘掉这些。

直到有一次,他搞定了和某公司的合作,暂时结束了这段时间高压下的工作。晚上回家路过超市,张起灵买了许多蔬菜和水果,准备去结账时路过零食区,又拐进去买了吴邪平时爱吃的几种零食。这些零食曾经都是吴邪的最爱,后来为了拍戏上镜,被他的健身教练硬生生逼得戒掉。只有张起灵纵容他,每次拍完戏回到家,柜子里都塞的满满当当的零食,并且绝对不责备吴邪贪嘴。


每次看吴邪吃的开心,张起灵都觉得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然哪会有二十多岁的人,还对着零食两眼发光的。

思及此,张起灵又返回乳制品区,给他家小朋友买几盒奶带回去。


提着几大袋东西回到家,屋里漆黑一片,张起灵打开屋里所有的灯,把东西放在餐桌上后就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像是在搜索什么东西。

片刻后,张起灵在客厅里站着愣了会神,才自嘲般的笑了笑,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是了,吴邪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的小朋友被他抛弃,孑然一身去了美国。


张起灵此刻才无比清楚的认识到,再也不会一开门就有个好久不见的人跳进他怀里给他一个惊喜,问他有没有想我,也再不会有一个人做好满桌的饭菜等着他回来,对他说张总今天回来好早,快过来吃饭;更不会有个人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黏黏糊糊地撒娇说张总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饭。


张起灵低下头埋进自己的掌心里,此时的呼吸里带着些酸涩,原来失去自己挚爱的苦楚或许会迟到,但终会像海水涨潮般慢慢溢满整个胸腔。


桌子上放着的购物袋突然发出声响,是张起灵在超市里买的新鲜的鱼还没处理过。吴邪特别爱吃鱼,尤其爱吃张起灵做的鱼,以前若是张起灵提前得知吴邪晚上会回家,那么下班后他就会去超市挑选最新鲜的鱼买回家,这样不论熬汤还是红烧,味道都是最鲜美的。

可是此时再也没有值得他洗手作羹汤的人了,也没有眼巴巴坐在餐桌前等着吃饭的小馋猫了。


张起灵把袋子里买的蔬菜水果放进冰箱,零食放进柜子里,它们的命运就只有慢慢腐烂变质,直到下一次开启冰箱时再把它们扔进垃圾桶里。


(2)


吴邪刚来美国的第一年,有些聚会他是没资格参加的,不,准确的说,没有一个聚会能让他参加。

直到第二年,黑瞎子才偶尔带他出席几个小聚会,用黑瞎子的话说,若不是为了你,这种不入流的聚会,我是看不上的。

吴邪道,我心里清楚,你不用说的那么直白。

黑瞎子道:我不说出来你怎么能知道欠我多少人情?倒也不是说给你听,我得让张起灵知道。

吴邪笑了笑,说,那你别多费口舌了,他不会在意的。


这种聚会多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像吴邪这种黑发黑瞳的中国人还是少见的,不过即便少见,他们对吴邪的打量也不是单纯的好奇,更多的是轻谩与嘲讽。

吴邪虽然以前从未到过国外,但是毕业于重点大学的他英语水平还是很好的,再加上在学校时他也可以与外教老师对答如流,所以来美国这两年他和人交流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在聚会上偶尔也会遇到其他国家说别种语言的人,即便听不懂,吴邪也能知道他们交头接耳对他指指点点的说的话肯定也不是好话。


中国的影视界和国外的影视界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除了质疑和恶语相向,他还受到了民族乃至种族的歧视。即便有黑瞎子的身份地位能维护他一二,但刚开始的那几年做什么都是寸步难行。

吴邪在宴会上受到过各种刁难,被当众嘲笑,被泼酒呛过鼻腔,伤过眼睛,被灌酒到胃出血,甚至被各种人占便宜。黑瞎子受人之托会管他死活,但不会管他怎么活。每当这个时候吴邪总是想起张起灵,尽管他还是会埋怨张起灵放弃了他,但不得不承认,在美国时这些他不得不吃的苦他都可以忍受,唯独想张起灵的苦,太难忍了。

因为,再也没有一个在这种场合下把他挡在身后,说,带我家小朋友见见世面的人了。


(3)


偌大的机场内,形形色色的人,要么面临离别之苦,要么是重逢的喜悦,再或者就是着急的登机……

像吴邪这种下了飞机在机场呼呼大睡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的。

广播里空姐的声音再一次把王盟吵醒,他揉了揉眼睛再低头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半。

他们已经在机场睡了四个小时了。


“吴哥,吴哥醒醒了。”


吴邪把鸭舌帽压的更低,换了姿势准备继续睡,王盟实在受不了了,推了推他,道:

“吴哥,我们得回去了,要睡也不能再机场睡啊。”


吴邪有些迷茫地揉了揉眼睛,王盟又道:


“你要是无处可去,要不就先回我家吧。”


吴邪有点烦躁,习惯性地想掏出烟来抽,又想起前天晚上走的急,根本没有带。


“ 我怎么可能无处可去。”

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对王盟道:

“走吧。”


说是回家,其实他在国内哪有家可去,当初就是住在张起灵房子里,而自己公寓的钥匙早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又或许解雨臣已经把房子处理了也说不定。出了大厅的门,看着黑漆漆的天空,吴邪又产生了当初第一次踩在美国土地上的感觉。

本以为经过这么多年,他能稳重点,至少做事别再那么冲动,结果没想到他还跟当初一样,不论是去美国还是现在回国,他都是说走就走,导致哪一次他都无比的迷茫与心慌。


王盟把行李属于吴邪的那部分递给他,道:

“ 那吴哥,我去那边坐专线,你… ”

他看吴邪视线盯着一个地方,以为他是在想去哪里而发愁,于是再一次问他:

“你要不还是跟我回去住一晚?”

问了半天也没回应,他在吴邪眼前挥了挥手,道:

“吴哥?”


也不知道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王盟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入眼只见视线中心是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王盟睁大了眼睛,因为这个男人是他熟悉的人,只是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是完全意想不到的。

“张……张总……”


这个一步步朝吴邪走来,模糊了吴邪视线的男人,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们见面该是什么场景,甚至想过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面。

却没想到,他回到故土,见到的第一个熟人居然是张起灵。

他的确是为了张起灵回来的,这个不能否认,但是他没有告诉张起灵,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从他下飞机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居然一出门就见到了这个男人。

所以,张起灵是一直等在这里的吗?那他有没有想过可能等不到,或者错过他。


“吴邪。”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张起灵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吴邪居然没有一丝陌生。


“你老了。”吴邪说道。


张起灵朝他笑了笑,把吴邪搂进怀里,在他耳边说道:


“我想你了。”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

最后一段来自盗墓笔记终结篇,原文改动。


我想了想,还是用三叔的话更符合瓶邪之间好久不见的感情吧。

其实细心的小天使应该能发现,不论是《至上》还是这篇番外,我都把《盗墓笔记》原文瓶邪说的台词给反过来了。

比如说:“你老了”这句话是张起灵对吴邪说的,《至上》里的 “再见” 也是。

然而在我的文里,我全部给他们反过来了。

不是我记错对象,而是我想让张起灵感受一下,当吴邪听到这些话时内心的绝望。




(番外还有一章呐,说的就是老张失而复得,无比宠自家小朋友的事情。)


明天更《名利》番外。

国庆放《名利》TXT给大家。

《至上》封面出来了。

《至上》再进行最后一次校对就可以了。(为了节约成本,校对是我来的。)


空手套白狼

我想问一下:

大家都想看《名利》番外,有没有想看的梗,我不更新通常都是因为我没有梗可写。(bushi…)


首先,小哥肯定会去接吴邪的,然后也会交代林川为什么陷害吴邪的缘由。不过我不想写那种流水账,本来名利没打算写番外的,但是你们想看我就写,所以想问问你们想看什么呀😊


还有小天使私信我说想看《闪婚》的番外。

好吧,如果有想看的梗我也会写😄   (但是好像孕期只能开车了是不是……emmmm…又开车…)


以及《名利》的txt在做,还是会修改删减,之前删的肉文也会加上。


后面会随机掉落段子,请小天使不要取关我呀😖


有新文在构思,一个古风背景,将军瓶✘刺客邪,超甜。还有一个神魔梗,微虐。


嗯……还有什么要说……


对了,《至上》的本子,大家不要着急,那个负责人总放我鸽子😂 我这两个月一边上班一边在装修自己的工作室,最近在收尾了,等过两天正式营业,我就去催催那个编辑。


暂时说这么多,晚安💤


最后说一句,我真的爱你们呀,感谢你们看文,给你们真诚的比心❤️❤️❤️❤️❤️❤️


【瓶邪】《哥哥,叫一声》 小h段子,一发完

【瓶邪】《哥哥,叫一声》


炎炎夏日,太阳的光照射在地表的温度仿佛能变成实景,滚滚热浪扭曲了眼前的景象,红绿灯的交替都快要看不清了。

不知其他地区的夏日如何,但杭州天气就如同灶台上被火舔舐的蒸笼,又湿又热。


马路上的行人都神色匆匆,不一定每个人都有急事,但是躲避阳光是肯定的,就连坐在车里的人在等红灯时被透过玻璃的阳光晒着也会变得急躁。

但被这大太阳毒害到胸闷气短的人里一定不包括此时的吴邪。

“ 我说,吴大少爷,您老走快点成不?胖爷我这一层皮都晒的冒油了。”


胖子先行过了马路站在对面的树荫下朝吴邪道,


“你那个小本子都看了一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看结婚证。”


反观吴邪,手里拿着个小本子翻来覆去的看,顶着个大太阳慢悠悠的走,身边还跟着一个怕他被撞到或者摔倒准备随时扶他的张起灵。


吴邪头也不抬地回道:


“纠正一下,出油的不是你的皮,是脂肪。”

终于过了马路,吴邪把本子在胖子眼前炫耀似的晃了晃,

“你知道这是啥不,这是小哥的户口本,正式落户我吴山居,以后小哥就是有身份的人啦,看谁以后敢笑话小哥是黑户,我吴邪第一个不答应!”


胖子嘁了一声,心说我当然知道这是小哥的户口本,还是我跟你一块去拿的呢。

“ 那也不用看一路,你知道今儿个多少度吗?赶紧走吧。”

说着胖子擦了一把汗,埋怨道:

“这鬼天气。”


到了吴山居已是正午,王盟提前定好了楼外楼的饭菜,这会刚摆上桌,吴邪他们就回来了。

胖子赞许道:


“小盟子业务能力不错嘛,让你老板给你加工资。”


王盟撇了撇嘴,道:

“胖爷,您说的不算。”

“嘿,你这话说的,胖爷我说一,你老板敢说二吗?是吧天真。”

难得吴邪这次异常给面子,翻着手里的东西点头道:

“加,这活做的确实漂亮,得加。”


王盟顿时喜出望外,连忙道: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哎哎哎…” 胖子敲了敲吴邪面前的桌子,道:

“吃饭了,还看,小哥你管管他。”


张起灵把碗筷摆好,顺手就抽走了吴邪手里的本子。

“诶?小哥你还给我。”

“快去洗手,吃饭了。”


哑爸爸都发话了,吴邪自然是不敢不从的。


胖子吃饭快,不一会就要吃第二碗饭,不过他直接把碗递给了吴邪,道:

“ 哥,给胖爷我盛碗米饭。”


吴邪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胖子:

“你又哪根经搭错了。”

胖子点了点桌子上吴邪看了一路上的户口本,道:

“现在小哥都是你弟弟了,依这辈分,我可不敢占小哥便宜。”


吴邪顿时茅塞顿开,那户口本上,张起灵是以吴山居户主吴邪的弟弟落户的。


“好的。”

给胖子盛了碗米饭回来后刚好看到张起灵也吃完最后一口,吴邪挑了挑眉,手撑在桌子上问道:

“要哥哥也给你盛一碗吗?”

张起灵蛇盯青蛙似的看着吴邪,还也没说话,胖子倒是先笑开了。


“流批还是你吴邪流批,你连小哥的便宜都敢占。”


吴邪笑嘻嘻的摸着脸,道:

“就凭咱这张脸,小哥也得叫我一声大哥。”

“你可别,你那张脸还真不显老,要这么说,小哥得叫我一声大爷。诶诶诶,小哥我不是让你叫我啊。”

张起灵的手一停顿,胖子秒怂,吴邪就不一样了,不依不饶的让张起灵叫他一声哥哥。


张起灵才不理他,默默吃完了饭把碗一放,走了。

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吴邪一眼。


晚上,两人照例行周公之礼,往常在雨村的时候,因为顾着隔壁老王,吴邪总是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但是现在是在吴山居,他们和胖子所在的房间相差十万八千里,今晚倒是无所顾忌了。


两轮过后,吴邪精疲力尽,就连嗓子都哑了。平时张起灵做这事很克制,因为吴邪的身体状况经不起他折腾。更何况他的第二次向来持久,通常两次过后已是极限,当然,也有特殊情况。


比如说现在,张起灵用手指慢慢将他刚刚弄进去的液体给导出来,但是摸着摸着手指就三番五次的刮过那个敏感点。

吴邪夹紧双腿,哼哼唧唧控诉:


“你…你别碰那里……你是不是故意的…”


腿夹的太紧不方便张起灵动作,于是张起灵就掰开他的腿,大大方方得承认:

“嗯,故意的。”


吴邪顿时警铃大作,还没来及反抗呢就被张起灵翻身压住了。

“ 你别,你……”

“最后一次。”

“放屁!你每次都这么说!”

吴邪可太了解他了,若是说两次也就两次了,一旦开始第三次就一定会有第四次。也不知道张起灵是不是有强迫症,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凑足双数。当然了,一夜七次什么的,吴邪还没尝试过,他怕自己死在第五次或者第六次上面。

张起灵的一柄长枪已经抵在入口了,吴邪被那热度烫的发颤,反抗不成也不死心,就用双手软绵绵的抵住张起灵的胸膛:

“ 不要,我好累。我今天走了好多路,腿疼腰酸,不要做了。”

他絮絮叨叨说了好多,又想起今天中午张起灵无视他说话的事情。此时张起灵已经扶着东西进去了点,吴邪知道再来一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干脆哀嚎道:

“过分!让你叫哥哥你都不满足我,操我倒是很来劲。”


张起灵被吴邪给逗乐了,笑出了声,他把吴邪抵在他胸口的手攥进自己手里,低头亲了亲,道:

“ 哥,让我进去。”


吴邪瞬间惊呆了,连反抗都忘记了,就愣愣地盯着张起灵看。而后者感受到吴邪后方放松了些,直接一挺身进到了底。

吴邪叫了一嗓子,眼泪都给逼出来了:

“ 啊!你!你再,再叫一声。”


张起灵得了便宜,自然要卖乖,一边动作一边说:

“哥哥,舒服吗?”

“哥哥,腿打开些。”

他每说一次就能感受到吴邪后方痉挛似的紧缩,含的他无比舒爽,绕是张起灵定力非常,也连连粗喘。

“哥哥,放松点。”


“啊……闭嘴…你,你不要再说了……”


吴邪简直欲哭无泪,他怎么就忘记张起灵还有个隐藏技能——影帝


“哥哥,你好紧。”


“不要……我不行了……啊……”

吴邪快要到了,他紧紧抓着张起灵的胳膊,结果却在要释放的时候被张起灵堵住了出口。


“ 放手……放手……不要!”


“ 哥哥,一起。”


“啊…………”


终于,在张起灵最后的一番冲刺后两人一起释放,吴邪只觉得眼前一阵白光闪过,下面也疼得要命。

这次是真的玩的狠了,然而张起灵却得了趣,抱着吴邪索吻,在他耳边道:

“哥哥,再来一次。”


吴邪连抬手打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二天中午吴邪被张起灵扶出来吃饭,胖子一打眼就知道他是纵欲过度。

胖子端了两碗饭给他和张起灵,结果全被吴邪截住了,只听他气呼呼地说:

“不给他吃!”


胖子好笑的瞥了一眼吴邪脖子上的吻痕,调侃道:

“怎么了,你这做哥哥的,怎么能欺负弟弟呢。”


吴邪:  mmp 滚!


小哥落户吴山居,得庆祝一下。

吴邪说,叫声哥给我听听。

老张不理他。

晚上在床上叫,影帝张一边动一边说:哥,放松点,哥,腿再张开点。


(求!!!有没有太太写!!!!!!没有我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