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五十八.  这个元宵料很足

   解雨臣就知道,只要有张起灵在,吴邪是不可能独自一人准时准点的来找他,可是也不至于他一首曲都唱完了吴邪还是没来。他虽已经料到张起灵肯定会阻挠吴邪,或者寸步不离的跟着他来,却没想到张起灵会那么狠,干脆连吴邪的面都不让他见到。
这该死的黑面神,哼!
解雨臣很生气,一方面气张起灵霸道,一方面气吴邪维诺,明明答应来找他,结果却食言了。他自然要将吴邪的食言怪罪到张起灵头上。只是他没料到,此时,连张起灵也不知道吴邪去了哪。
“花儿爷,府里派人来了,说让您回去一趟…”
梨园管事到后堂来找解雨臣,一进门就发现他面色不善。
解雨臣收了情绪,抬头问道:
“ 解府出事了?”
“小的不清楚,只说让您赶紧回去看看…”
解雨臣想了想,反正他今天只有一场戏,吴邪大概也不会来了,他一个人更没心情逛灯会,还是回去吧。
“让我卸个妆。”
即便解雨臣再快,卸完妆换完衣服,回到府中也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解府的官家早在门口等候解雨臣了,看到他下马就立刻迎了上去:“少当家,您可算回来了,您快进去看看吧。”
“怎么了?”
解雨臣皱着眉头进去,一下便看到府中的景象,饶是他这种处变不惊的人也是愣了愣。
偌大的解府变成红色,像是被成片的红云笼罩,又像是山上的苹果林一夜之间全红了个透,红彤彤一片。
解雨臣定睛一看,原来是院中所有的树上,房檐下,走廊等地方,全被挂上了大小不一的红灯笼。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一个时辰前…府中突然闯进一个黑衣男子,不断的往府中搬来一筐一筐的灯笼,然后挂在各个地方…小厮准备阻拦,但是打不过他也抓不住他…”
黑衣男子?解雨臣想了想,又问管家:
“他人现在在哪?”
“后,后院…”
     
解雨臣几乎第一眼就认出那个正在他后院中上蹿下跳的人。
“黑爷来我解某府中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解雨臣看着在树上忙活的人有些不解,他记得在开嗓的时候黑瞎子还在梨园的席位上坐着,怎么这一会儿就跑到他府中挂灯笼了。
“嘿,花儿爷那么快就回来啦。”  
黑瞎子将树上的灯笼挂完就跳了下来,又从筐内拎出两个灯笼走到解雨臣面前,白牙一晃:
“瞎子一共买了一千零一个灯笼,现已挂了九百九十九个,还剩下两个,花儿爷可愿和瞎子一同挂上?”
    
黑瞎子这个人,解雨臣很久之前就认识他,不过那时也只知道他是一个极厉害的杀手,却从没见过本人。直到那天梨园有人挑事,黑瞎子赶在他动手之前割了那人的舌头。事后他便派人去打听这个似瞎非瞎的怪人,却不曾想他就是道上有名的杀手。
此后几乎每一次上台演出都能注意到台下有他这个人,只是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流,最多四目相对时点个头算是打招呼。
如今黑瞎子突然出现在他的府中另他惊讶之余还有些愤怒,不管黑瞎子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解府都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黑爷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可有经过解某同意?”
“啊哈哈,是这样的,之前有人告诉我惊喜是不能提前告知的,不然就失去了意义。”
黑瞎子扬了扬手中的灯笼,说道:
“这不,瞎子是想给花儿爷个惊喜,陪花儿爷过个节。”
“谁告诉你我要过节?”
解雨臣说完这句话就想收回,他有点心烦,觉得像是被黑瞎子牵着话题走的感觉。
“花儿爷平时都唱两首,今天就只唱了一首,可不是急着过节,另外瞎子还知道,花儿爷是在等人一起过节。”黑瞎子咧嘴一笑,盯着解雨臣的脸,道:
“花儿爷是在等小三爷吧。”
解雨臣一瞬间就掐住了黑瞎子的脖颈,速度快的让旁人都没反应过来,表情也变得相当阴沉。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吴家小三爷在解雨臣心中的分量,但是他依旧不想从任何人嘴中听到这个事实,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被人抓住了软肋。解雨臣不否认,那一刻他的确想掐死黑瞎子。
黑瞎子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倒不是他害怕,只是作为一个人的本能,脖子是最脆弱的地方,被别人掐住了自然会有些本能反应,他没有出手已经是很好的控制自己了。
“嘿嘿,花儿爷别激动嘛,听瞎子我说完。”
黑瞎子依旧嬉笑着,丝毫没把扣在他脖子上的威胁当回事。
不过解雨臣还是放松了力道,倒是没把手拿开。
“花儿爷知道的,那哑巴张霸道护妻可是出了名的,平时都不愿让任何人近了小三爷的身,更何况这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的,过二人世界是再好不过了,他怎会让第三人插足?”
解雨臣承认,这个瞎子虽然讨厌,但是说的都是大实话,也就是因为这样,这人就更讨厌了。他看着眼前人欠揍的笑容,觉得很不爽:
“立刻,从我府中消失。”
“那花儿爷还掐着我脖子干嘛,舍不得瞎子走?”
解雨臣立刻放手,斜了他一眼。
黑瞎子不动,依旧笑的见牙不见眼:
“嘿嘿,虽然小三爷不能陪花儿爷过节了,但是瞎子能啊,咱俩也可以过个二人世界,跟他俩平等平等。”
黑瞎子把其中一个灯笼往解雨臣眼前一拎:
“就剩这两个了,花儿爷受累,跟瞎子我一起挂上,凑成一千零一?”
   
春风楼今晚可谓是热闹非凡,此时这一楼大厅更是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原因是这三年一度的花魁选举就在此刻举行,虽然每三年都会选一次,但是自麟国开国以来,这还是第一届。
多少人伸长了脖子想近距离的看看这些入选的女子长什么样子。这样才能投出最漂亮的女子作为本届的花魁。
与一楼的人声鼎沸相比,二楼就显得格外清净,包房里有没有人不清楚,反正二楼能够看见的,就只有面朝大厅坐着的一位白衣青年。
吴邪一边啃着糖葫芦一边把玩着茶杯,兴致勃勃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毕竟他只想看花魁是如何选举的,并不想看那些女子长的如何,所以没有跟一楼那些使劲往前凑的男子一样,而是独自挑了个安静位子坐下。
其实他看到春风楼这三个大字时就知道这是一家青楼,他进门前也是稍稍犹豫了那么一下下,但是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还是进来了。
不过这是有原因的,吴邪没来过青楼,着实是好奇的很,他十七岁以前那绝对是家人眼中的乖宝宝,朋友眼中的清纯郎,这种地方真是想都没想过。十七岁以后遇到张起灵,那时整颗心都拴他身上了,天南地北的到处跑,这种风月场所自然是没时间想的。如今吴邪每天待在宫里和张起灵在一起,这种地方…他倒是敢想吗?
吴邪在心中宽慰自己,他是好奇花魁选举才进来的,并不是想那啥才…才…
反正已经进来了,其他啥也不说,这难得的一次花魁选举都让他撞上了,那可就要好好看一看了。
底下的那些男子都在叫喊着谁的身材好,谁的样貌佳,吴邪粗略看了一眼,觉得她们的资质也就一般般,反正没有小花穿上戏服的样子美。
由于吴邪在二楼,离那些人的距离太远,所以丝毫没有察觉到其中一名穿着青色衣纱的女子一直在注意他。
 
张起灵第一次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原本他只想找个热闹地方来转移吴邪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去解雨臣的梨园,却不曾想随手一指就将吴邪指到了青楼。
当他看到门头上悬挂的匾额时,顿时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张起灵本就讨厌人多的地方,这会儿更不想从人群中挤进去,再者说,他堂堂一个皇帝,却要扒开人群挤进青楼,这这这,传出去像话吗?!
于是乎,张起灵绕到后巷,轻轻一跃便翻了进去。
当他进去看到二楼的白色身影时,顿时觉得一股火气直窜心头。
这厢吴邪看的吃的都是津津有味,丝毫没注意后面站了一个人,直到那人出声,把吴邪吓得差点将山楂核都咽下去。
“好看吗?”
“咳,咳咳…”
吴邪将核吐掉,拍了拍胸口说道:“谁呀!吓死我了。”
结束一转头就看到了张起灵的脸。
“嘿嘿,小哥你来了啊,快坐快坐,喝口茶。”
他看着张起灵黑着脸,就以为是自己跑太快把他甩后面了,所以张起灵不太高兴,
“那个,我是提前进来帮你占位,小哥你先喝口茶平复心情,好看的马上要开始了。”
吴邪这人吧,平时格外聪明,但只要一高兴脑子就会少半个。他本是最会看张起灵脸色的,但是一遇到这种情况就犯傻,简直就是自动忽略张起灵不悦的信号。
“看上哪个了?”
张起灵当真是灌了一杯水,压一压心中的火。
结果吴邪还真就特认真的跟他讨论起来了,就像评论他铺子里那些收来的物件一样。
“嗯…我觉得都还好,比你宫里那些宫娥漂亮一点点,但是气质不佳。不过你看那个,穿青色衣服的那女子,她大概是六人中比较好的一个。但要真比起来,她比之秀秀和云彩都差太远。”
吴邪将手中的竹签一扔,有些兴奋的对张起灵说道:
“听说一会儿她们还有才艺表演,戏文里常说民间出高手,青楼更是出才女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咱们留下来看看。”
张起灵伸手将吴邪嘴角边的糖渣抹掉,看着吴邪满脸期待的样子竟有些不忍拒绝。他想,吴邪也只是凑个热闹,并未做别的事情,何况在他眼前坐着也不怕吴邪能翻了天,就索性不扫他的兴致。
不过张起灵还是有些郁闷的,心说自己是不是第一个进青楼的皇帝他不知道,但是带着自己媳妇来青楼的皇帝,他恐怕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吴邪看了一会便觉得索然无味,砸吧一下嘴,对张起灵说道:
“看来话本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才女嘛。比宫里那些艺女差远了。”
张起灵没任何表示,静静的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
吴邪又说道:
“我敢打赌,今年的花魁一定是那位穿青衣的女子了。”
敢在他面前夸别的女子,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了吴邪一眼,问道:“为何?”
“嗯…脸反正我看不清,不过她气质大概是最好的,刚刚那首曲子弹得也不错,总之比其他五位都要好些。”
张起灵又倒了一杯茶,心说,你这些话我可都记下了。
“两位公子安好。”
这时突然有一位姑娘上了二楼,走到他俩身边行了个礼,然后看向吴邪说道:
“这位公子,我家姑娘让我来送一壶好酒来给公子品尝。”
“我?”
吴邪指着自己,显示有些茫然。
“是的。”
“我不认识你家姑娘吧…你可是认错人了…”
吴邪偷偷瞄了张起灵一眼,奈何某人正低着头品茶,丝毫看不到他的脸。吴邪抽了抽嘴角,又看向那位姑娘,心说,姑娘你行行好,一定要说认错人了,一定要说认错人了啊!!!
开玩笑,要是让张起灵以为他在这里认识个什么姑娘的,那…
吴邪光想想后果都要打个哆嗦。
可是那姑娘丝毫没有接收到吴邪的信号,依旧笑吟吟的说道:
“没有认错的,那位穿青衣的就是我家姑娘,她让我来给公子送酒。”   说完就拿起捧盘中的酒壶倒了一盅酒,说道:“公子,请。”
吴邪朝一楼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青衣女子也正在看着他,嫣然一笑。  吴邪抖了一下,心说,完了,他刚刚是不是还在张起灵面前夸她来着…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是眼下的事情还没完,张起灵始终没有抬头看他一眼,面前的姑娘又上前一步将酒杯端到他眼前,吴邪很是尴尬,但是又觉得不能拂了姑娘的意,思考再三便一咬牙将那杯酒干了。
那位姑娘看吴邪喝了酒,就将酒壶放在桌子上,微微欠了个身:
“那婢女就不打扰公子了,这酒,公子请慢用。”
“呃,呵呵,替我多谢你家姑娘。”
吴邪目送她离开,擦了把冷汗后就慢慢挪到位子上。
“小,小哥…你听我…”
张起灵虽然没说话,但是那紧握着茶杯的手显示出他此时的情绪,恐怕他再多使一分力,那茶杯便要粉身碎骨了。
此时桌上的酒正散发着酒香,张起灵嗅觉灵敏,自然是能闻到的,倒不是他被酒香吸引,只是觉得这酒的香味有些不一样。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又仔细嗅了一下,恰巧吴邪又在说话,酒气也正好呼出,张起灵顿了一下,抬头看着吴邪。
他觉得这酒,怕是真有问题…

——————————————————
不好意思,我估计我下章又要开车了,又要麻烦大家移步微博看文了😂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