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六十二.   不仁
   
吴邪本以为自己会彻夜难眠的,却没想到睡得格外安稳。
醒来时发现张起灵竟然还在床上,吴邪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自己又一觉睡到下午了?还以为心里装着事会很难入睡的,却没想到睡眠质量那么高,他觉得要么是昨晚来回使用轻功消耗太多,要么就是自己的心态提高了,两者一比较,吴邪更加坚信后者。毕竟不是谁都能做到当着张起灵的面撒谎还能睡得那么踏实的。
吴邪抬头看着张起灵,又搂住他的腰身,脑袋在他的胸口轻蹭着,用刚睡醒时沙哑的嗓音说道:
“小哥,午好。”
张起灵怔了一下,把吴邪的脑袋拨起来,又把手掌贴在他脑门上摸了一下。
吴邪被他的举动弄的有些不解:
“怎么了?”
张起灵转头朝窗外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着吴邪,说道:
“现在是早晨。”
“………”
每次醒来若是看到张起灵在他旁边,那就铁定是下午了,因为张起灵早上要上朝,一般都是中午才回来,而他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总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所以现在看到张起灵在这就会下意识的以为现在是下午。但是,既然是早晨,那张起灵为什么在床上。
“小哥你没去上朝?”
“嗯。”
“怎么不去?不舒服吗?”
说着吴邪就赶忙坐起身,伸手准备摸一下他的额头。
张起灵将吴邪的手拦下攥在手里揉捏着,看着他的脸说道:
“没事,我想多陪陪你。”
吴邪愣了一下,心想他刚刚说了啥?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吴邪,我以后会多抽空陪着你,你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走,一辈子留在我身边好吗?”
“………”
吴邪不太明白张起灵为什么突然说这些煽情的话,一时也忘记回答他。
张起灵垂下眼睑,将吴邪搂进怀里,语气既强硬又带着一丝希求。
“答应我,别走。”
吴邪终于反应过来,也回抱着张起灵,安抚性的顺了一下他的脊背。
“我答应你,小哥,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张起灵退开看着吴邪,像是在确定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性,然后又突然吻上他的唇,急切的撬开牙关深入缠绵,手也开始从衣襟处伸进去抚摸吴邪的胸膛。
吴邪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搞的有些懵,等他反应过来时张起灵已经覆在了他的身上。
“小,小哥,唔…你不去早朝,会…”
“不管。”
“大臣要是知道,会说我…”
“你是我的人,谁敢说。”
吴邪突然就想到一句话——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张起灵,说好躬勤政务的呢?
“等,等下,让我洗漱吃…”
“事后再洗。”
吴邪在心中怒吼:洗你个头啊,我还没吃饭!
“吴邪,”张起灵伸手握住他的下身,道:
“你有反应了。”
“废话!一大早的我那是…唔…”
结果吴邪真的是到下午才起来。
其实张起灵今早的言行是有些反常的,吴邪本想思考一下,奈何他的思绪都被张起灵狠到极致的,像是宣告主权一样的占有欲给冲撞的七零八落,到最后直接累到昏睡过去。
傍晚的时候张起灵搀扶着吴邪去吃饭,吴邪一边埋怨某人不节制一边往自己嘴里扒饭,恨不得长着两张嘴,吃饭骂人两不耽误。
正吃着,小顺子就突然推门而入,给两人行了礼,道:
“皇上,狱卒总管求见。”
“何事?”
“他说…丞,陈皮死了…”
吴邪夹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又问顺子:
“死因?”
“寒气入体,冻死的。也可能是疼痛过度…”
“怎么?”
“仵作验尸说,陈皮的鼻梁骨被人割断了。”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才吩咐道:“你去处理一下,还按着丞相的规制将他葬回长沙祖籍,灵位供于九门灵堂中。”
九门灵堂是张起灵为九门中人专门修建的,老九门的人死后遗体葬于祖籍,灵位供于九门灵堂,一来显示国主对这些开国功臣的敬重,二来显示皇恩浩荡。
虽然有些人已经归隐并没有陵寝,但依旧为他们立了牌位,包括吴邪的爷爷,霍仙姑等人的灵位都立在那里,陈皮阿四也是九门之人,按理也该将灵位放进去。
“是。”
小顺子领了旨便准备着手去做。
这时吴邪却突然放下筷子开了口。
“慢着。”
小顺子停下步子,向吴邪拱手:
“公子有何吩咐。”
吴邪拿起手巾擦了擦嘴,道:
“老九门的人皆是为国捐躯的英烈,都是忠臣。而陈皮阿四早有谋反之心,哪里还配得上英烈二字。且他犯的是谋害忠良之罪,父亲与我皆是九门之后,他却要杀而快之,如此不忠不义不仁之人,怎配和各位先烈葬在一起。
若是将他的灵位放进去,着实侮辱了老九门的忠诚,我想,那里的各位先人也不会同意的吧。”
张起灵看着吴邪,也没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是淡淡的问道:
“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就葬在这里吧,也省的来回折腾,既然死了,就让他好好安息。”
张起灵将视线聚在吴邪的脸上,眼里也不知是包含的情绪太多还是根本没有。吴邪并没有转头看他,依旧神情平淡的摆弄着手里的茶具。
半晌,张起灵收回视线,对小顺子吩咐道:
“就按公子说的办。”
“是。”
吴邪看着手中的茶杯,眼角划过一丝狠厉。
陈皮阿四,你侮辱我爷爷,我绝不会让你去打扰他老人家的清净。你还陷害我父亲,使得我家人受离别相思之苦,我又怎会让你落叶归根,即便是死,你也要客死他乡,永生不得如愿,永世不得顺心!
  
小顺子走后,屋内就陷入寂静之中。张起灵低头不语,吴邪若无其事的吃饭,两人各怀心事。
良久,吴邪正准备伸手夹菜,张起灵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吴邪转头看着他表示疑问。
“吴邪。”张起灵抬起头,格外严肃的看了他一会,问道:
“陈皮阿四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吴邪看着张起灵,对他轻轻勾了下嘴角,表情极其自然。
“没有。”
“嗯。”
只要是吴邪说的,张起灵都信,不管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他只想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吃饭吧。”
“好。”
吴邪微笑着给张起灵夹了菜:
“小哥你也吃。”
吴邪觉得,人的确是会成长的,就像他以前从来不敢对张起灵说谎,如今也可以做到对着他的眼睛说谎都那么自然,心里还那么平静。
   
吃完饭,张起灵去了趟御书房,说是处理些事情,让吴邪先休息他一会就回来。
此时吴邪正执笔练字,可是心思根本不在上面,就连笔锋都透着烦乱。王盟走上前给他添了一杯水,道:
“公子,喝杯茶吧。”
吴邪抬头看着他,问道:
“陈皮阿四什么时候死的?”
“大概是寅时,狱卒也是偷懒,早晨根本不会给囚犯送吃的,所以中午才发现他已经死了,尸体都硬了。”
王盟看吴邪不说话,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还是劝道:
“公子不要多想,陈皮阿四早已年迈,那牢房阴冷潮湿,他年老体弱抗不过去也属正常,与咱们无关的。”
“嗯。”
虽然他没有杀陈皮阿四,但总是与自己脱不了干系的,就像霍老太的死,所有人都认为是他所为,就连霍秀秀当初对他都有些隔阂。别人从来看不到经过,只知道结果,想来,他们又会把这笔人命债画到自己的身上。
也罢,反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也不差他这一笔的。
吴邪细细数来,爷爷死后他没有守灵,霍老太死后还被他让人割下头颅,陈皮阿四的鼻梁骨被他割断导致流血过多而死,他觉得九门有他这样的后人,也真是不幸。
      
这边,张起灵见了那名狱卒总管,询问了一些具体情况,基本上和顺子说的差不多,其实总管本身也不知道细节问题,毕竟都是手下的人看管这些囚犯。他也不过是把事情的结果陈述一遍。
可是明知道是这样,张起灵还是问了一句:
“昨晚,可有什么人去见过陈皮?”
“回皇上,没…没有…”
       
其实答案是什么不重要,因为吴邪已经说了陈皮的死与他无关。
那么…自己又为什么多此一问呢,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吴邪,又或者,他只是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下去,张起灵将毛笔放在了笔架上,手指抵上眉心轻揉着。
 
“哎,看你天天也挺辛苦的。”
这时突然从房梁上跳下一个人,动作异常的轻快,仅仅只是看到一个黑色身影从眼前闪过,那人已经坐在椅子上品茶了。
黑瞎子凭借自己的好身手,经常这样随意出入张起灵的书房。
张起灵倒也没阻止过他这么做,毕竟他闲散惯了,这些规矩向来不在意。
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了,就放下茶杯,开门见山的说道:
“哑巴张,我有鬼玺的下落了。”
张起灵收回手看着他:
“在哪。”
“魔鬼森林,蛇沼鬼域。”
魔鬼森林是横在麟国与西域之间最大的森林,到达西域的其中一条路线就是得经过这里,但是由于魔鬼森林极其危险,所以人们都会选择绕行。
之所以叫魔鬼森林,顾名思义,那里非常可怕,有着毒虫猛兽不说,还常年雾气弥漫,可见度非常低,最关键的是那里还有个蛇沼鬼域,很多迷路的人会误打误撞走进沼泽,据说,凡是进入森林的人没有一个人走出来。
“消息准确吗。”
“不准确,只是听说在那里出现了,至于要不要去查看,你自己考虑。”
张起灵嗯了一声,上次他已经查到了西域,但是并没有从魔鬼森林经过,或许真有他漏掉的线索也说不定。鬼玺的确在西域出现过,并且还有人卖假鬼玺,证明他们肯定在某个地方见过真品,那么,在森林出现的鬼玺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会继续帮你盯着那边的,不过我自己就不去了,得休息两天,不然真变成瞎子了。”
张起灵点点头,思考了一会,又说道:
“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哑巴张你太过分了啊,虐待残疾人…”
“不用走远,就在宫里。”
黑瞎子狐疑的看着他,心说留我在宫里干嘛,管饭吗?
“你想干嘛?”
“帮我监视…”张起灵顿了顿,换了一个词说道:“留意一个人。”
“谁啊。”
“……吴邪…”
“谁!?”黑瞎子一愣,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小三爷?!”
张起灵垂下眼睑不说话,半晌,轻叹一口气。
“算了。”
“你先下去吧。”
黑瞎子走时回头看了看张起灵,他觉得这人今天好像有些怪怪的…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