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这章只能放一半,因为下半章有点肉…然后昨天晚上放了就被删了😭请大家移步微博吧
 
下部八.  奈何情深
  
此时胖子正在和解雨臣他们周旋。那时他刚走出后厨就看到解雨臣和黑瞎子向吴邪在的房间走去,他立即跑上前拦住他们的去路。
“哎哎哎,花儿爷这是去看吴邪?”
“小邪醒了,我去看看他。”
说着就准备绕开胖子。
胖子倒也没问他是怎么知道吴邪醒了,毕竟解雨臣想知道的事情总是能在他想知道的时候准时送达,这点胖子丝毫不作怀疑。
“哎呀!花儿爷莫急,吴邪刚醒,总得给小两口一些温存的时间吧,何况他俩先前还有误会。”
“我只是去看看他,确定他没事。”
“小哥寸步不离的守着,能有啥事。”
就这样,一个走一个拦,还有一个黑瞎子在旁边看热闹,既不阻止也没说向着谁。
可是突然就听到从吴邪的屋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吓得三人一惊,立刻拔腿就朝那屋子冲去。
“怎么回事!”
“卧槽!”
三人推开门瞬间被眼前这一幕吓住,准确的说是被惊骇住,因为他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两个血人抱在一起,第一反应还以为是血尸从地底钻出来了。
随即又一想这是在地上,哪来的血尸,再说有小哥在,没哪个血尸敢造次。再一眨眼,才发现床上那两人分别是吴邪和张起灵。

吴邪看到他们立马叫道:
“小花,胖子!你们快看看小哥,快帮他止血!”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立马上前,一人拉开吴邪,一人扶住张起灵,黑瞎子迅速封住张起灵几个出血的穴道,又摸了摸他的脉搏,叹了口气,说道:
“劳累过度再加上失血过多,并无大碍。”
解雨臣皱了皱眉头,又看着怀里的吴邪,道:
“黑瞎子去请大夫。”
吴邪呆呆愣愣的看着张起灵,又看到黑瞎子将他扶起,立马挣扎要去抱住张起灵,还对黑瞎子吼道:
“你干嘛!不许碰他!”
“吴邪!”
解雨臣眼疾手快的将他拽回来,看他拼命挣扎,立马呵斥道:
“别动!”
也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不是有魔力,吴邪竟然真的不动了。
黑瞎子低头看着他,带着一些阴森的笑。
“小三爷,你再耽搁,哑巴张就真的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他说完这句话立马背着张起灵快步离开。
“我要去看看他!”
吴邪想掀开被子却被解雨臣按住,他带着怒意看着解雨臣,呵道:
“让开!”
解雨臣的态度更是强硬,丝毫不怵吴邪的满目凶光。
“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去了能做什么! ”
随即又看向胖子,吩咐道:
“胖子,给我按住他!”
解雨臣实在不理解,吴邪都伤成这样了,到底哪来这么多气力折腾。
介于吴邪一直挣扎,解雨臣终于忍无可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手刀将吴邪劈晕了。
     
这边,黑瞎子将张起灵放在床上躺好,转身去拿药箱过来。
张起灵的手还握着那把匕首,黑瞎子也没掰开,撒了一点止血散就覆着他的手一用力将匕首抽离出来,张起灵在昏迷中瞬时皱起眉头闷哼了一声。
黑瞎子本以为会当场飙血,都已经拿好医布准备堵了,却发现伤口处只是往外多冒了一汩血,并无想象中的情况。
他检查了一下伤口,又看了看张起灵的手,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张起灵的手掌并不是全部包住刀柄,而是握在整把匕首的中间位置,一半包着刀柄一半包着刀刃。
由于剩下的刀刃只有一半,再加上他并没有用力捅进去,所以真正没入胸口的也只有刀尖那一寸左右。这种深度的伤口对于平时的张起灵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导致他晕倒的原因大概还是这两天身体和精神上的劳累过度所致。
黑瞎子一边给他处理伤口一边思考,不多时他就明白了张起灵这么做的原因。
他看着那把匕首,轻轻叹了一口气。
“哑巴张啊哑巴张,你这是何苦呢。但愿这次小三爷能懂点事,别负了你的用情至深。”
   
夜幕降临,大家都进入梦乡时,吴邪却醒了。
他平静的看了会房梁,平静的下床,平静的走出房间。
张起灵在隔壁房间,他猜的,但是却能很肯定。
此时他站在离床边还有几步远的地方注视着床上的人,张起灵正背对着他躺着。
吴邪站了良久,床上的人才有了动静。张起灵翻了个身,正好面对他。明明房间很黑,但他依旧能看到张起灵睁开了眼,黑亮亮的眼睛正与他四目相对。
床上的人向前伸出手,对他道:
“吴邪,过来。”
曾几何时,那个人站在温泉池中,嘴角浮起好看的笑,同样对他伸出手,同样对他说:
“吴邪,过来。”

吴邪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一上床就搂住张起灵,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其实下午黑瞎子将他的伤口处理好后没多久他就醒了。之所以一直躺在床上是因为他在想这几天前前后后发生的所有事情,结果一想就想到了现在。吴邪进来的时候他也知道,只是他想看看吴邪会做些什么,不曾想他就只是站着,什么都没做。张起灵觉得若不给他回应,恐怕他能一直站到天亮。
张起灵看着怀里的吴邪,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将被子理好把两人裹的严实。
“怎么不穿鞋就下床。”
吴邪摇摇头,闷闷的说:
“我担心你。”
“夜里凉,寒从脚起,下次不许了。”
吴邪听罢立即搂紧了张起灵的腰,带着哭腔,颤颤的唤了一声:“小哥…”
“嗯。”
张起灵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脊背,像是安慰一个孩童一般,他想,下午的那一幕大概是吓到吴邪了。
“我没事,别担心。”
他并不是为了让吴邪放宽心才说没事的,事实上他的确伤的不算重,原因就像黑瞎子看到的那样,他手握在匕首的中间,真正刺进去的只有刀尖那一点,如果当时真的是整把匕首全部没入,那恐怕吴邪现在搂着的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这么做其实并不是怕死,他只是担心他想说的话来不及说出口就死了。他更怕利刃刺入心脏会死的太快,万一来不及多看吴邪两眼该怎么办。
他不怕死,只是牵挂太多,太舍不得了而已。
“吴邪,别生我气…”
“我没有生气,永远也不会生你的气。”
吴邪哽咽了一下,又接着说道:
“你怎么这么傻…傻子…”
张起灵摇了摇头,将吴邪的脸抬起来用指腹轻轻摩擦着,泪痕也随之被抹去。
“不傻,用我一条命换一个你,值了。”

他此话一出,吴邪便哭出了声。
有些人的爱情就是这样,孤注一掷,拼命一搏,至死方休。

————————————
微博链接见评论。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