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下部十三.   噩梦初醒

白玛离开了,张起灵看着四周这白茫茫一片,突然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一丝联系也无了,就像他身上穿的这件黑衣,与这满眼的白色格格不入…
不…不对…他还有联系的,那个他最爱的人,那个他与这世上最后的联系。
白玛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去找那个人——吴邪
张起灵突然想起来,吴邪还在等着他,他现在要去找吴邪。
他刚从地上站起来,眼前的景物就变了样,依旧是千里冰雪,但面对的却不是那座喇嘛庙了。
梦境中的景象居然还会变化?
张起灵环顾一圈,发现他并不熟悉这里,虽然都是处在雪山上,但是他依旧能肯定这地方他从未来过。
这里,又是哪里?
他刚迈开步子就听到一阵笑声。而且声源像是来自四面八方,又像是来自于另一个空间。
“哈哈哈…哈哈哈…”
张起灵屏气凝神辨别着声音的来源,也同时紧绷自己的身体做足了防备。
“哈哈哈… 张起灵,你不想知道吴邪在哪吗?”
这句话成功的让张起灵一怔,随即连神经都紧绷了。
他紧抿着嘴唇不做回答,但是那个声音却不甚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你不想去找他吗?他快要死了。”
“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你是谁?”
张起灵对着空中怒吼了一句,可是话音刚落,又有一个声音传来,这一次却不是刚刚那人的声音,而是——
“小哥…小哥…”
吴邪的声音!
“吴邪?吴邪!”
张起灵四处奔走,想找到吴邪的身影,可是这里分明就只有他一人,再有的,就是望不到尽头的雪地。
“哈哈哈,张起灵,快去救他吧,再晚就没有时间了…”
“你到底是谁? 吴邪在哪?”
出乎意料的,这次那个声音居然回复了他。他说:
“他在前面,他就快要死了,你没有时间了…”
 
张起灵拼命的往前跑,其实他并不知道所谓的前方到底是哪个前方,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就在那里,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他觉得吴邪正在那里等着他。
他一直跑一直跑,可是前面的路哪有尽头,耳边是呼啸的寒风,脑中是那人最后的话语:
“他就要死了,你没有时间了…”
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
 
这五个字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吴邪…等我…”
 
再之后他感到脚下的路跑起来有些费劲,应该是一个上坡路,可是张起灵依旧没有慢下速度。
快到达山顶的时候,他看到远处有一个人站在崖边对他招了一下手,好像还在说着什么。
因为离得太远,周围的风也太大,张起灵听不见那人说了什么,但是看口型,他依旧能分辨清那人说的话:
“小哥…小哥…”
那人是吴邪,是吴邪在呼唤他。
太好了,吴邪没事,张起灵的心放了下来,但是脚步一刻不停地朝吴邪奔去。
但是此时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明明就那么多距离,可是跑了很久都没有缩短。不论他使出多大劲,跑的再快,那个距离依旧没有缩短。
吴邪仍旧站在原地对他招手,动作口型一点都没改变,他好像看不到张起灵根本没有靠近,也感受不到他内心的焦急。

张起灵正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就看到吴邪的背后冒出一个白色身影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他脖子划过,瞬间鲜红刺眼的血液就喷涌而出。
画面实在太快,快到张起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连一眨眼的功夫都没到,就只见那个白色身影已经站到了一侧。
那个白色的身影是一个男青年,他穿着白色的长袍披着白色的斗篷,几乎要与周围的白雪融为一体,因此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存在。
白衣青年冷冷的看着吴邪,是在确定吴邪是否死亡。他好像看不到不远处正在拼命往这里奔跑的张起灵。他就像是在一个固定的空间完成一个固定的动作,周围一切他都感觉不到。
吴邪捂住脖子睁大眼睛看着青年,脸上的表情有惊讶有恐惧,但更多的还是不甘心。随后他又转过头向张起灵看去,微微动了动嘴唇,无声的吐出两个字:
“小哥…”
这一次,他是真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然后吴邪便直直的向后倒去,而他的身后便是万丈悬崖。
“吴邪————”

  张起灵醒了。
那天已经入了夜,几人赶了好几天的路早已疲惫不堪,是以,胖子他们一入店就回房休息了。
吴邪给张起灵擦洗完身子就趴在他旁边小憩,刚要睡熟就感到张起灵浑身抽搐一下,紧接着就是一声嘶吼:
“吴邪!”
这一声当真是把吴邪吓得一个哆嗦,瞌睡虫一下子全跑光了。
吴邪定了定神,就发现张起灵正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双眼失焦,脸色惨白,鬓角处豆粒般大小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吴邪睁大眼睛看着他,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脑海里只重复滚动一句话:
诈尸了…诈尸了…
  
“小,小哥!”
吴邪突然回神,立即扑在张起灵身上,他一连唤了好几声,可是张起灵依旧保持那个动作没有任何反应。
吴邪双手捏住张起灵的肩膀,轻轻晃了晃他。
“小哥你看看我,我是吴邪啊…”
这时,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紧接着冲进来两个人影。
“怎么了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吴邪回头一看,进门的是连衣衫都没穿好的胖子和略显憔悴的解雨臣,还有后面慢慢踱进来的黑瞎子。
“小哥?哎!小哥醒啦!”
胖子一步跨到吴邪面前,刚想和张起灵打个招呼却发现他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而且看吴邪的表情也并没有因张起灵醒过来而漏出喜悦之色,胖子有些不解,回头看了看解雨臣。
解雨臣走上前,看到张起灵的状态后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吴邪摇摇头说道:
“我不清楚,小哥刚刚醒过来就是这样了。”
他的语气还是很焦急,但是比起一开始看到张起灵昏迷后的各种状态他已经平静多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冷静下来,只有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即便没有办法让张起灵醒过来,至少不能给其他人带来压力。何况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义务来承受自己的急躁或忧伤。
黑瞎子打了个哈欠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他先是用手在张起灵的眼前晃了晃,然后伸出手指撩了一下他的眼皮,看了半晌,回头问吴邪:
“他是突然醒过来的?”
吴邪点了点头。
“师傅,小哥他这是…”
“他这是没事了。”
“什么意思?”
吴邪虽对黑瞎子的话有些不解,但心里却很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黑瞎子将张起灵放倒,然后给他把了脉。
“脉搏虽然急,但是脉相还是很正常的。我看哑巴张是没什么大碍了,他应该是在梦境中受到了什么刺激直接把他从里面拉出来了,虽然有点奇怪…  小三爷,你试试在他耳边说话,看他能不能听到你说的话。”
吴邪立刻照做:
“小哥,小哥你看看我,我是吴邪呀。”
“小哥,我是吴邪。”
他说了好多遍张起灵都没有任何反应,正想让黑瞎子再想办法时就看到张起灵的嘴巴轻微动了动:
“吴邪…”
   
“哎哎哎,有效果有效果,”
胖子拍了一下吴邪的肩膀催促道:“再来再来,天真,你再叫一声小哥。”
“小哥…小哥…小哥…我好想你,你看看我好不好…”
这一次张起灵的眼睛也开始有了变化,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黑色的眼瞳里也有了一些光点,随后小范围的转了一下头,面对着吴邪又低语一声:
“吴…邪…”
吴邪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他弯下腰搂住张起灵的脖子,一边抽泣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是我,是我,小哥,我在这…”
张起灵突然清醒过来,他迅速搂住吴邪,紧紧箍住他的腰身,像是要把他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吴邪没防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勒的咳嗽一声,但是他没有推开张起灵。
剩下几人看他俩搂的难舍难分,总觉得出声打扰有点破坏气氛,但是显然黑瞎子是个不拘节的人,他打了个哈欠,说道:
“既然没事了,那瞎子我就去睡觉了啊。”
胖子和解雨臣面觑了一下,也觉得此时没他俩什么事了,就留一下一句:“有事叫我们。”然后离开了。

张起灵依旧重复说着那句话,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并且不停地发抖。吴邪一遍遍抚摸他的脊背,想让他放松,口中也不断安慰道:“我在这,我不会离开你,小哥,我不离开你。”
可是效果不佳,张起灵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吴邪是既心疼又是担忧。
他真的不敢想是什么样的梦境能把张起灵吓成这样?  他说不要离开我… 难道是梦到自己弃他而去了?
想到这,吴邪低下头在他耳边郑重且坚定的说道:
“小哥,你放心,我还在,我一定不会离开你。那只是个梦,别怕。”
说完他便寻着张起灵的嘴唇吻了下去,起先只是伸出舌头润湿了他的唇瓣,之后才慢慢探进嘴里。 张起灵还在呢喃,有些神志不清,吴邪刚伸进去时就被咬到了舌头。他眨了一下眼睛继续深入,寻到张起灵的舌头吮吸。
一股血腥味很快就在两人的口腔中流返,舌尖的刺痛有些尖锐,但他却不甚在意,他最近实在太熟悉这种感觉这种味道了。
前些天张起灵也是这般浑身发抖的说着:
“没有时间了…”
他的牙齿不停地打颤,吴邪怕他咬到自己的舌头,又不想拿布塞进他的嘴里,就只好用自己的嘴巴去堵。
当时黑瞎子看到连忙去拉扯他,说:
“他现在神志不清,你小心他咬断你的舌头!”
可吴邪依旧倔强的不松口。
好在张起灵没多久就停止发抖,不知道是因为他能感受到吴邪的存在还是因为血液的问题。
听说舌尖血有很强的功效,具体有哪些他也不太清楚,但是听人说其中一条就是有做药引解百毒的作用,吴邪觉得,倘若舌尖血真的有用,那让他咬断舌头放血给他喝都行。若是只是因为张起灵对他有感应,那样也很好,总之他会一直陪在张起灵身边,总能让他醒过来。
但是,也就是因为被咬了舌头,导致他这两天说话不利索,吃饭都是忍着痛咽下去的。这才刚好一点,结果现在又被咬伤了。
付出总会有回报的,老天爷估计见血心软,终还是让张起灵恢复了一丝清明。
张起灵已经不再发抖,但是吴邪还是没有退出来,他将手伸到张起灵的颈后一捏,怀中人便软下了身子。
吴邪扶住他的后背慢慢将他放倒,然后拉过被子给他盖好。
轻喘了一口气,吴邪才坐在床边看着张起灵的睡颜。
其实他还是有一点害怕的,一来他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把张起灵捏晕了想想还是有些刺激的,二来,他害怕张起灵昏迷后又陷入梦境中醒不过来。
可是黑瞎子说他已无碍,那应该就不会有问题的,张起灵暂时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万一再有什么刺激,那根弦岂不是要崩断。
两权相害取其轻,吴邪觉得还是让张起灵睡一觉,放松一下比较好。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