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下部十八.   矛盾
 
吴邪刚到后院就看到王盟拿个茶壶东张西望,他快步走上前就在王盟的后脑勺上弹了个脑瓜崩。
“鬼鬼祟祟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
“哎呦! 公子,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嘛。”
“怪我,是不是又把你打笨了。”吴邪看王盟龇牙咧嘴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好了,快说正事。”
王盟揉了揉后脑勺,道:
“公子,花儿爷刚派人来送信,说他这两天会来见您一趟,他说有些事情,信上不好说。”
说完他就从袖中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吴邪,吴邪立刻拆开看了,因为他觉得如果现在不看,那么带回去也没机会可以看。
“对了,“那边”也有消息了。”
“怎么说?”
那天他们从魔鬼森林出来,安顿好受伤昏迷的张起灵后,吴邪就飞鸽传书一封,让黎簇查一查魔鬼森林的具体信息,以及鬼玺在森林出现的消息是何时,何人传出来的。
“黎小爷说,您离开魔鬼森林后他就派人去查看了一番,那里除了外围有几处打斗的痕迹,其余的,根本没有人经常活动的迹象。再深一点地方,伙计们都没敢进去。另外,派去搜索的几名伙计,有一名走丢,两人一出来就陷入昏迷,还有几个均出现反应迟缓,行动呆滞的现象。”
王盟的语速很快,他也晓得最近吴邪能单独出门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在尽量不耽误任何宝贵时间的情况下将所有信息都告诉吴邪。
“可有找大夫看过?”
“看过了,大夫都说脉相正常,昏迷可能是劳累过度。”
吴邪听了直皱眉,他可以从中得出几个信息,第一,没有人经常活动的痕迹就证明那里很少有人去,他们当时遇袭肯定是有人特意在那里为他们做下陷阱;第二,进入魔鬼森林的人都出现了问题,而且,还和张起灵的症状很像。

黑瞎子曾说,张起灵陷入昏迷是因为被假吴邪划伤,刀上淬了药进入血液的原因,但那些伙计又没被划伤,为什么还会昏迷呢。
难道是雾气的原因?
但是,如果雾气中真的有使人致幻的作用,那为什么当初自己,黑瞎子,胖子和解雨臣都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你让黎簇去查一查那些伙计当天可有吃过什么,喝过什么,或者有没有受伤之类的。”
“是。”
“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就这事?还特意把我叫出来?”
王盟一听,耷拉着脸说道:
“公子,我也不想啊,可是您天天和皇上形影不离,小的当面不是没机会说嘛。”
倒也是,吴邪微微点了点头。
王盟又接着说道:
“公子,您不觉得…皇上最近把您看管的格外严吗…”
  
吴邪回到书房看张起灵还在批阅奏折,估计要吃饭的话还得再等一会,反正他现在也不是很饿,就先不打扰张起灵了。
他刚准备轻手轻脚的坐回到位子上就听到张起灵问了一声:
“去哪了?”
“茅房…刚刚跟你说了呀。”
说完,吴邪就继续往位子上走,谁知张起灵突然说了一句话,让他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说谎。”
张起灵抬头看着吴邪,语气里透着些许凉意。
“到底去哪了?”
吴邪没再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张起灵从位子上站起来走到吴邪身边,在离他一步之距的地方停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对方眼里都没有了往日的深情,取而代之的是怀疑和不解,前者是属于张起灵,后者是属于吴邪。
良久,张起灵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骗我。”
“我没有。”
“我看到了!”
吴邪蓦地一怔,看到了,看到什么了? 看到他在后院与王盟说话了?
吴邪已经不会对这种随口扯小谎的事情心虚了,所以这次他也没把这种场景想的太严重。不过说谎被抓包多少有些尴尬,任谁被骗了都会生气的,张起灵肯定也不会例外。吴邪就想着刚刚他与王盟说话时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人在,也就是说,即便张起灵看到他俩了,也肯定是在远处,听不到他们谈话内容的。既然没听到,那么随便打个哈哈就能圆过去了,再说往日也有惹张起灵生气的时候,但他稍稍哄一哄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一次也一样,吴邪准备和他撒撒娇,向他保证下次不会再背着他偷偷和王盟说话。
“小哥,我…”
吴邪想拉扯一下张起灵的衣袖,手才抬起一半就被张起灵的话语拦在半空中。
“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见人的,有什么话是非得背着人说的?”
直到刚才,吴邪都没有把情况想得太严重,可是张起灵的这句话着实给了他重重一击,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此时的状况。
张起灵说的话中处处带刺,扎的他很是不舒服。吴邪有些微怒,心说你天天管着我就算了,还偷听我说话,这是在监督我还是怀疑我?他这么想着,说话也就冷硬了一些:
“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起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比吴邪更冷硬的说道:
“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都不许去,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寝宫。”
吴邪被张起灵这句话震得愣在了原地,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直到他被张起灵眼神中的冷漠给冻的一个激灵,他才发现,自己此时的情绪实在太平静了。
于是他就很平静的问他:
“你要软禁我?”
他原本想和张起灵理论点什么,可惜张起灵却没有任何想要和他理论的想法,他直接转身对门外的侍卫说道:
“来人,送公子回宫,如有任何人想要见公子,都必须向朕禀告,没有朕的允许不许放行!”

 
吴邪被两名侍卫“请”回了宫,整个过程中他一句话也没说,也没任何表情。
回到宫中他就坐在桌前发呆,几个时辰一动不动,跟入定了似的,王盟也想到吴邪肯定是心里难过,就劝他说,皇上这两天劳心劳神,肝火大,情绪就难免有些不好,等晚些时候皇上回来了,小的泡一杯清热解火的茶,您给皇上送去,再说两句好话,皇上肯定就消火了。
但是,张起灵一晚未归,宿在御书房了。
这其实也在吴邪的意料之中,张起灵本来就不是一个爱和人正面冲突的人,尤其是对方还在气头上时,他是绝对不会迎难而上的。基本上张起灵解决语言暴力的方法就是冷暴力,比如说,你火大的和他吵吵,他就会不说话也不理你,等你消火了这事就算过去了。或者两个人在他面前吵的不可开交,就差上手撕了,张起灵依旧不闻不问,等这两人吵累了,他才一锤定音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绝不容许任何人更改。
因此,吴邪也没指望他今晚会回来,况且,就算他回来了,吴邪也不一定理他,能说什么呢,有什么可说的。
直到睡着前,吴邪都没明白张起灵这态度突然大转弯到底是因为什么,就仅仅只是因为他和王盟偷偷说了句话?
  
 
“公子,您多少吃点东西吧…再这么饿下去胃该难受了。”
“我不饿,拿下去。”
从昨天到现在,吴邪滴米未沾,他倒没有绝食的意思,只是感觉不到饿,但他这样着实让王盟心急,看吴邪依旧不打算吃饭,他就只能劝道:
“公子,您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就算生气也别拿自己的身体撒气啊,皇上他…他可能只是一时生气,晚上就会来看您的,毕竟皇上一直对您那么好…”
“别说了,我只是不饿,与他无关。”
“可是…”
“你那边怎么样了。”
王盟还要劝说就被吴邪打断,听到吴邪问的话,他只是摇了摇头。
自从昨天吴邪被张起灵下令不准出门后,王盟的行动也受阻了,如今他也跟吴邪一样出不了宫。
吴邪点点头表示了解,便没再说什么。
第三日第四日,张起灵依旧没有回宫,吴邪也依旧被禁足。
 
“他这两天在做什么?”
“回皇上,公子一直在寝宫待着,连房门都没出,听近侍说,公子每天只是看书练字。”
“嗯。”
张起灵沾了些墨水,准备继续批阅手头上的文案,可是身后的小顺子却磕磕巴巴,欲言又止:
“另外…公子他…”
“说。”
“公子…今天又没用膳…”
吴邪和张起灵吵架那天,小顺子也在场,只是缩在墙角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从没想过皇上居然会对公子发脾气。他当时真是惊讶极了,也害怕极了。以至于他现在在张起灵身边伺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触了张起灵的逆鳞。每次汇报吴邪的事情时也是心惊胆战,有些话更是不知该不该说,但是他知道张起灵还是关心吴邪的,所以才斗胆将吴邪的情况和他说了。
张起灵听到这话拿笔的手顿了顿,一滴墨便滴在纸上,小顺子见此状况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吩咐御膳房多做些吃的送去。”
张起灵神情平淡的将毛笔放下,看着那团墨汁,半晌,又道:
“只做他爱吃的,桌子上再放几盘桂花糕。”
“是…”
小顺子领了旨便快步离开了。
而张起灵则是盯着那团越扩越大的墨迹久久未曾动作。
一张白纸上出现的一点点黑点都觉得格外刺眼,而黑点还会慢慢扩大,那这张纸便是彻底不能用了。
脏了,便乱了。
  

吴邪这两天能做的事情就是发呆,看书,喝茶,下棋,都是打发时间的事,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其余事情他也不感兴趣,整天蔫巴巴的,坐久了还会觉得累。他认为可能是天气热的原因,胸闷气短也很正常,于是他连日常的散步也懒了,要么坐着要么躺着,几天下来人就显得没精神。
他自己觉得没什么,就是懒而已,但是王盟似乎很着急,天天在他耳边说:公子您吃点饭吧,您起来走走吧,您看您都憔悴了,您这样小的会担心的…
吴邪想告诉他,他只是没精神不是憔悴,别把他说的跟个娘们似的,但是他又懒得张口,连骂他都觉得累。
  “公子,小顺子公公来了…”
吴邪原本面朝外侧卧在床上,听闻王盟这么说便翻了个身,道:
“不见。”
“可是…”
王盟话未说完,小顺子就已经进了门。
“公子安好,小的是奉皇上的命,特地来给公子送些吃食,听闻公子近来食欲不振,想来是天气太热的原因,皇上怕公子中了暑气,还特意请了御医前来,待会公子吃完饭让御医给您把把脉。”
“不用,公公请回吧。”
想了想,又道:
“替我谢谢皇上的好意。”
“公子…皇上他…”
“王盟,送公公出去。”
吴邪将被子往身上一拉,一副要就寝的样子,小顺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他与王盟互看了一眼,只好叹气离开了。

尽管白天如何炎热,到了晚上也有稍许凉意,再加上银白的月光透过窗子撒在地上,整间屋子都显得冷冷清清。
床上睡着的人也被月光倾洒,照的整张脸白的几乎透明。
也因为月光太亮,熟睡的人脸上的表情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只见他眉头紧锁,微咬下唇,似是睡得极不安稳 。
夜深人静思往事,旧梦如歌转萧条。
暗处隐约可见一个黑影,由于他身着黑衣,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若不是他走到床边被月光照到,恐怕他就算站一夜都不会有人能发现。
那人注视着床上的人,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良久,他慢慢抬起手覆在熟睡之人的脸上,擦去了他额头上的冷汗,抚平了他紧锁的眉头。之后便坐在床尾静静地看着他,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他才悄然离去。
  

 
“王盟,什么时辰了。”
“已经申时了。”
“这么晚了?”
吴邪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能睡,他只是觉得这一觉睡的比平时久了一点,沉了一点,却没想到已经是下午了。
他昨晚睡得也早,这么一算,他睡了十多个时辰,难怪浑身酸痛的要命。
“公子,小的刚刚收到一封信。”
“什么?”
吴邪眨眨眼有些迷茫的看着他,王盟解释道,他一早出门打水的时候发现房檐上有鸽子在叫,他看门口没人看守便将鸽子唤了下来,在它的腿部抽出一个信笺。
是了,人进不了宫但是鸟很自由啊,它们可以随时飞到任何地方,将人想要得到的消息递到。
吴邪眼前一亮,立马将纸条打开。看完后就让王盟拿去烧了。
 
“小花说后天会想办法进宫来找我,咱们得准备一下才好,你留意一下门口的侍卫平时都是什么时候换班。”
“是。”
人有了目的就会有了精力,吴邪也不例外,他一瞬间来了精神,身上的各个感观也都活了过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胃开始叫嚣着饥饿。吴邪拍了拍肚子,前几天他总感觉不到饥饿,每次被王盟唠叨着胡乱塞了些糕点便有饱腹感,但是此时,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想要吃饭了。
“王盟,去打点水来洗漱,再让人传膳,我要吃饭。”
“好嘞。”
王盟高兴极了,立马就要往外跑。
吴邪掀开被子下床,穿好鞋子起身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紧接着就是两眼一黑,之后再发生什么事便全然不知了。
王盟才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一声闷响,他一回头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反应过来立马扯开嗓子朝外大喊:
“来人呐!公子晕倒了!快传御医——”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