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下部二十一.  情深不寿
(接上面图片)
 
“公子?您在里面吗?”
王盟怕万一皇上在里面,他这么贸然进去不好,因此在门口请示了两遍,发现没人回应,他就肯定皇上不在。但是他想不通吴邪为什么一直不回他,于是他便推门而入了。
平常的宫女侍从没得到主子允许是不可擅自入内的,但是王盟不同,一来他是吴邪的心腹,二来他伺候吴邪那么些年,有些规矩吴邪也从未要求过他。
王盟进去后又喊了两声公子,还是没得到回应,他便想吴邪是不是还在睡,他斗胆上前掀开床幔,入眼的就是吴邪苍白如纸的面庞。
王盟被吓得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看吴邪额头布满汗珠,脸虽白,但面颊却浮着不正常的红晕,还有嘴唇,已经干燥的裂开,甚至起了皮。
他抖抖索索伸出手在吴邪的额头上摸了摸,瞬间被吓得神魂离体,喊出的声音都变了调:
“快传太医——”

吴邪昏迷了两天两夜,终于在第三天的清晨醒了过来。
“水…水…”
王盟坐在地上头靠着床沿打瞌睡,猛然听到两声虚弱的呢喃,
他赶忙坐起来看床上的人。
“公子?公子!”
“水…”
“哎哎哎,我这就去倒,这就去。”
王盟将吴邪扶起给他喂水,谁知吴邪才喝了一口就闷哼一声,将水全部吐了出来,王盟吓了一跳,连声问道:
“公子你怎么了!”
吴邪感觉舌头一阵刺痛,疼的他直皱眉,于是他慢慢睁开眼睛,含糊说了一个字:
“烫…”
“啊?这不烫啊…那我再去添点凉茶。”
吴邪一口气喝完一杯水,觉得仍是不解渴,就像一滴水滴在了干涸已久的河床上,根本起不了作用。是以他又让王盟倒了第二杯和第三杯水。
随着一杯杯水下肚,他所有的感官也慢慢活了过来,刚开始是感到某些地方刺痛,再后来就是整个身子都酸痛难忍。
但是他的大脑还是一团浆糊,不明白疼痛是如何而来。直到喝到第四杯水,他的脑中突然闪过几个画面,吴邪顿了顿,手中的杯子也滑落摔在地上。
“公子?”
吴邪愣了好久,那天发生的画面正一幕幕的在他脑中回放,他的挣扎与哭喊,张起灵的暴戾与冷漠在不断刺激他的大脑,扎的脑仁生疼。
良久,他喘了一口气,哑声问道:
“张起灵在哪?”
王盟打了个冷颤,结巴道:
“皇上他…不在宫里…”
张起灵是什么时候走的,没人知道,那时王盟发现吴邪生病,把太医叫来后就去找了皇上,可是将书房大殿以及后花园全找遍了,依旧没有找到。问了小顺子也说不清楚,只说那天他们被赶出来后就再没看到人。
只有在浴池侍候的宫女说,那晚见到皇上抱着公子来过浴池,还发现了几块染血的碎布。
王盟一听有血,立马紧张的问道,
“怎么会有血?公子受伤了?”
那宫女说没看真切,公子被抱着时身上裹得严实,后来那块裹着的破布留了下来,宫女发现那是公子曾穿过的衣裳,上面还有几处血迹。
王盟吓得赶紧跑回寝宫,正巧为吴邪诊治的太医还没走。太医一看王盟来了就像看到了救星,连忙上前说:
“公子高烧不退,恐是由于伤口引起,可是皇上不在,微臣…”
太医不敢掀开被子去检查吴邪的每一寸身体是否有伤,可是不知道伤口在哪就无法上药,不上药就无法退烧,这真是让太医难为死。
王盟听他这么说,也大概知道伤口应该是在隐蔽的地方。太医又说,公子前些日子就因不吃饭导致贫血体虚晕倒过,再加上这次的伤,恐怕一病就病的厉害。
王盟思索一下,就说:
“把伤药留下,再重新拟一份药方,能和退烧的药一起煎的。”
   
吴邪听王盟说张起灵已经离宫,他呆愣了一会就突然要掀开被子下床,王盟赶紧上前阻止。
“公子您要做什么和小的说就行,小的去帮您去做。”
“我要沐浴。”
“公子您身上的伤还没好…”
“让开!”
吴邪冷眼一瞪,把王盟吓得连连后退。他慢慢下床,还没走上两步,就因牵动身后的伤口,腿一软直接摔在了地上。
“公子!”
王盟吓得立马上前要伸手扶他,结果被吴邪呵斥了一声:
“别碰我!”
吴邪咬牙站起来,可没走几步就又一次摔倒。每一次摔倒都非常疼,每一次站起来都非常吃力,他太虚弱了,根本没有多少力气。但是从寝宫到浴池的这一路,他还是希望凭自己的力气走过去。
“公子,公子…您不要这样…”
王盟急得直跺脚,他想上前扶他,可是吴邪不让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吴邪踉踉跄跄的往前走。
“让小的服侍您沐浴好不好,小的帮您上药,上了药就好了…公子…您别这样…”
“公子…求您了,别这样折磨自己…”
到了最后,王盟看着吴邪的背影刷刷的掉眼泪。

吴邪没有束发,三千青丝瀑布般披散而下,衬的他一身洁白的亵衣更加洁白,衬的他苍白的脸容再添些许憔悴。
他赤着脚,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就像是走在奈何桥上的一缕魂魄,身形虽不稳,但眼神却是坚定。
彼岸花花开两岸,祭奠他死去的前尘,哀悼他逝去的往事。
他这一路走的太艰辛,不光是脚下的路,还有过去那五六年的路。本以为在尽头会有那个人在等他,于是他披荆斩棘负芒披苇,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失去很多东西,但他觉得没关系,只有到了尽头,只要见到那个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直到今天,他突然发现那个自己拼了命都想要得到的人也成了一道荆棘。与那些阻止他前进的荆棘一样,甚至更加厉害。
此前,他已经负伤累累,如今面对这道荆棘他哪还有力气对抗,或者说他根本不想对抗,因为那是他曾经最想追上的目标,是他最想得到的珍宝。
于是他束手就擒洗颈就戮。
人死,要么成为一抹尘土,要么转世重生。
如今他重新站起来,那便是浴火的凤凰涅槃重生。
曾经那个软弱无能,优柔寡断的人再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果然成长需要时间,重生需要代价。
张起灵可能做梦也想不到,那个他宁愿用生命去保护的人,却被他自己亲手推进了深渊。
吴邪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容,如同一朵绽放的曼珠沙华——
你总想让我保持着干净如新的样子,可是我现在除了满身的泥泞就是满身血污。对不起,张起灵,我把你最爱的那个天真无邪给弄丢了。
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
因为有敏感词有的不能发,若是看着麻烦可以移步微博看文。
评论处放上链接。
感谢看文😘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