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戬杰】《盲眼》现代文

(偶尔爬墙,绝不弃坑。)
大纲来自 @叁零伍_燃

第二章. 羽琼花
“吃饭。”
“不吃。”
“不吃我吃。”
朱戬把饭菜拉到自己面前,大口大口的扒着饭。
  查杰斜眼看着,吞了下口水,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你这是非法拘禁你知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去告你!”
从他那天被朱戬捉到以后,他已经在这个别墅里被关了三天,说囚禁倒也没那么夸张,因为只要他不出别墅大门,别墅里的任何地方他都可以随意进出,而且每日三餐还有人按时给他送进房间。  尽管在这里有吃有住,但他依旧提心吊胆,因为他不知道朱戬为什么要把他留在这里,或者说,他不知道朱戬什么时候会对他动手。
朱戬既然知道自己是来杀他的,还把他活捉了,那为什么不对他审问或者动刑呢?
这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朱戬听到查杰刚刚说的话,停止了夹菜的动作,问道:
“你要告我?那你知不知道杀人也是犯法的,你一个杀手,跑过来杀我未遂,还要告我?你莫不是傻了吧。”
“你!”
“你什么你?”
查杰被他呛了一下,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只得小声嘀咕了一句:
“cao—li—lai—lai—”
朱戬挑了挑眉,说道:
“你这崽子哪里人,口音倒是…”
“有趣”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就听到一声:咕噜~
查杰下意识捂住肚子,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
说是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他的房里,但那只是特指朱戬不在家的时候,但凡朱戬在家,那就肯定会把他叫下来一同用餐。为了保证自己的气节,查杰威武不能屈,坚决抵制和朱戬一桌吃饭。
但只要朱戬一走,他立马去翻冰箱找吃的。
因为今天正好赶上周末,朱戬一天都在家待在,查杰没办法去找吃的填饱肚子,所以这会才饿的肚子叫。
朱戬笑了一声,把脸凑到查杰的眼前,问道:
“吃,还是不吃。”
面子固然很重要,但是吃饱最大,查杰经不住诱惑,缓缓点了头。
“李姨!再上一份餐。”
 
朱戬看查杰吃的正香,心说这人心倒是挺大的,也不怕饭里被下了料。
“我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你哪儿人呐?”
查杰忙着吃饭,没空理他,朱戬也不介意,又问道:
“崽子今年多大了。”
查杰咽了口饭,含糊道:
“二姨。”(二十一)
“哦。”朱戬算了算,心说比自己小了两三岁。
“以后你就叫我哥,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跟葛格说。但有一点,不许离开这。”

查杰吞了饭然后撇嘴打量他:
“小腊鸡,你知道别人都叫我什么吗?他们都叫我大哥!”
“噗,哈哈哈哈…”
朱戬突然连连大笑,笑的查杰很不爽,他皱着眉头问道:
“笑啥呀!”
“就你这小身板,我单手挑你十个你信不信。”
朱戬这话或许有点夸大,但不能全然否定,他说这话其实还是有道理的,因为查杰真的太瘦了,他差不多也有180的身高,但是体重才五十多千克。整个人显得瘦瘦小小,那腿估摸着都没人胳膊粗,朱戬心说,往后得把他养的胖一点,不然看着都怕一阵大风把他刮跑。
“以后就叫我葛格,没商量的余地。赶紧吃,吃完我带你去个地方。”
“你不是不让我出去吗?”
“就在院子里。”
“那不去,院子里有啥好看的。”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快点吃,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你这人咋这么烦呀!”
 
 
朱戬拉着查杰出了门,两人在别墅的外围转了一圈,朱戬一一给他介绍哪个窗户对应哪个房间,哪里是车库的位置,哪里是游泳池,哪里是花园…
查杰很认真的听着,也很认真的将它们记在脑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别墅后面有条小路,从那里走是上山最近路,山上林木茂密,要是有人逃到那里搜捕起来确实麻烦。”
查杰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时朱戬突然回头对他漏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笑的查杰心里毛毛的。
“不过,别墅的所有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360度无死角,小路的地方更是安装了警报器,一旦有人进入或踏出,都会有提示音响起,别墅里的保镖会在第一时间内赶到。”
朱戬将脸凑到查杰面前,笑着说道:
“迪底若是散步可别走错了地方,以防又像上次那样被保镖围住。”
查杰自然能听懂朱戬的意有所指,他心说怪不得上次那么快就被抓住,想来他在别墅外面踩点时就已经被人家发现了。
越想越觉得心虚,越想越觉得朱戬这人太奇怪,明明知道他是杀手还要把他留在身边,明明知道自己想逃还要把别墅的详细地形告诉他,这人就那么有自信他逃不出去吗?
细思极恐,查杰突然想到,以前常听人说,猫若是抓到老鼠,往往不会立刻吃了,而是把老鼠做为玩物,将它活活吓破了胆,当老鼠被玩弄的奄奄一息时猫才会下口。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看到朱戬的笑也觉得是恶猫一般。
“知…知道了…”
朱戬笑着揉了揉查解的头发,说:
“真乖,走,葛格带你去花园转转。”
 
“怎么样,这里好不好看,以后你若是无聊可以来着转转,当然,其他地方你也可以随意转,不如,晚上吃完饭,陪葛格来这散步消食?”
查杰环视了一圈,心说这人是不是看到的东西和自己的不一样,这里就几个盆栽几丛野草,还有个喷泉池,其他啥也没有,哪里好看了。
“这里光秃秃的,丑死了,还没我家阳台随便种的几盆花好看。而且大晚上出来,让我喂蚊子吗?”
朱戬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四下看了看,确实有点荒凉…
“咳…那个…那你家阳台种的啥?”
“说了你也不认识,那是我们那里特有的花。”
“你说说看,说不定我认识呢。”
“羽琼花,那花可漂亮了,尤其到了开花季,漫山遍野都是,特别好看。”
“哦…”
朱戬缓缓点了点头,又问:
“那你还想要什么,跟我说,我找人把这装饰装饰。”
查杰本想说自己啥都不喜欢,一想到朱戬把他困在这里心就烦,自然看什么都不顺眼,但是话嘴边他就想故意刁难朱戬,于是改口说道:
“我要是说我想要天上的月亮呢?”
“我在楼顶给你建个高台!”
查杰一听,立即翻了个白眼给他,转身就离开了。
留朱戬一人对着这片空地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大早,查杰还在蒙头大睡,突然,房门被咣的一声打开,随之而来的就是朱戬异常兴奋的声音:
“崽子快起床!葛格给你看样东西!”  他一边说一边去拉扯查杰的被子,“快起床啦!”
任何人在睡的正香时被人打扰都会非常不爽,查杰更是不例外,他用力抱住被子,眼睛都不睁一下,口中说着:
“guin~别动wo~  wo  kuin~”
朱戬一直觉得查杰的口音成迷,这会他没睡醒,声音更多了点软糯。朱戬心说这起床气比人家撒娇都可爱,换做别的时候他或许就不会弄醒查杰了。不过昨晚他忙活一晚,还是有必要让查杰看看的,他觉得查杰看了肯定会很开心。
“咱先起床,一会回来再接着睡哈,听话听话。”
“guin…”
 
查杰到底还是被拉下了床,一路迷迷糊糊跟着朱戬走。
原本朱戬的想法是给查杰一个惊喜,把他的眼睛给蒙上,到了地方再给揭开,但是看现在查杰眼睛都不想睁开一下的状态,觉得也不用蒙了。
两人走了没多久就停下了,查杰原本还很迷糊,但是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味让他猛然睁开眼睛,入目的居然是一片花海。
 
“这…这是…”
  查杰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了。
道路两边,喷泉池的一周,房屋下面,凡是目光所及之处,全都种满了羽琼花。
“你说你家阳台种了这花,我就想着给你移些过来,这样你看着也感觉亲切些,怎么样,喜欢吗?”
他说的轻松,实际上花了多少功夫也只有他自己和那些员工知道了。
羽琼花并不是每个城市都会种植的,朱戬查了一下,总共也只有三个城市大面积种植这种花,其中就有A省,而查杰的口音听起来又有点像是H市的,于是他就给那边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立刻订购这种花,连夜空运过来。
几十个保镖和工作人员全出动,终于在日出之前将花摆满了整个后院。

查杰慢慢朝前走,每一盆他都想看一遍,每一朵他都想用手触碰一下。
洁白的花瓣一朵接着一朵,再连成一片,普通白雪铺满脚下的路。
干净又圣洁。
 
“你知道,羽琼花的传说吗?”
查杰缓缓的开口,他边走边说,并没有回头去看朱戬,但他觉得朱戬一定在听。
“扬州有一个湖名叫瘦西湖,瘦西湖湖水清澈,四季如画。
有一天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癞蛤蟆精吃小孩,并且将湖水弄得很浑浊。瘦西湖中的小水神在抗争中被毒瞎了双眼,水神在小鸟的帮助下找到了琼花仙子,重见光明。琼花仙子不忍心看瘦西湖的水变浑浊,下凡用银河水将污浊洗净。癞蛤蟆精打不过琼花仙子,找来了金蟾,想要扬州变成一座没有生命的死城。危机时刻,琼花化成漫天飞舞的花雨,与妖魔们玉石俱焚。
从此扬州城开满了圣洁的琼花。”
朱戬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查杰,太阳刚从东边升起,给这一片大地晕上一层暖色,阳光洒在那人身上,好像给他的周身都渡了一层光。
查杰今天穿着一款红色薄款卫衣,朱戬看着他就有一瞬间的恍惚,好似看到了很久之前那个手持玉箫的红衣佳人。
查杰久没听到朱戬的声音,便回头看他。对上他的目光,朱戬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走神了,他轻咳了一声,说:
“原来还有这么个传说,那你,是非常喜欢羽琼花的无私与圣洁了。”
查杰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半晌,他说:
“我只是在想,又有多少人记得那个瞎了眼睛的水仙。”
朱戬不太明白查杰的感慨,他觉得此时应该说点什么,但又实在说不好那些文艺的话,于是吭哧着说:
“呃…他们都是为了百姓,都是无私奉献的人。”
“嗯。”
查杰低头轻抚着羽琼花的花叶,又说:
“我记忆里,我住的地方好像见过它,可是什么时候见过,在哪里见的,我却不记得了。”
他话语中透着一股酸楚,朱戬听了十分不忍,他立即走到查杰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后颈,说:
“没关系,不记得没关系,你只要记得葛格给你种的羽琼花就行,从今以后,这里的羽琼花都属于你。”
查杰盯着朱戬的眼睛,他第一次觉得,人的眼睛居然可以这么好看,这么真诚。从前听人说,有的人,眼睛里是能看到阳光的。
这一刻,他看着朱戬,突然就信了。
“谢谢你。”他说,“我很喜欢。”
 
【感谢看文😘】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