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下部二十八.    生生世世
  
房内有些昏暗,只有床边被四支蜡烛照耀的比较亮堂,不过烛火偶尔摆动,导致投在地上的影子也跟着晃动。
吴邪低着头,额前的碎发和长长的睫毛被烛光投下一片阴影,随着烛光虚晃,脸上的表情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我这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可唯独爱你,我绝不后悔。”
他的声音很轻,却异常的坚定,所说的每一个字,也如誓言一般郑重。
“如果重新来过,我还会选择走这条路,并且死不悔改。只是,我一定会比现在走的更快些,更稳些,不会再像以前一般犹豫不决。”
这期间,吴邪将张起灵腹部的伤也处理完,给他腹部缠上医布,说完这句话时,刚好打完最后一个结。
吴邪抬头看着张起灵,说道:
“小哥,我已经走到现在了,剩下的路,你敢不敢向我伸出手,让我陪你走下去。”

  张起灵微微睁大眼睛,像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才是追逐的那一方,与吴邪不同的是,吴邪觉得张起灵始终在他前方,他追不上。而张起灵则认为,吴邪在右方,在光明的那一方,而他自己则是在黑暗里,光明与黑暗之间隔的太远,他费力也触摸不到。他就像是常年被困于墓里的人,无比渴望光明,他明明知道太阳从哪里升起,可是他就是无法看到。
好不容易从石缝中透过一束光,他却不敢触碰了,怕那是幻觉,怕一伸手,那束光就荡然无存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那束光是外面的人用于照明的火把,这条石缝也是外面的人费力凿出来的,而做些的人是来救他的。
那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凿开石壁,他对他伸出手,说:
把手给我,我带你出去。
 
在光的照耀下,张起灵才看清来救他的人是吴邪。原来,吴邪并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光,而是点燃火把的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光明和温暖也就随之而来了。
 
张起灵想伸手将吴邪揽进怀里,却又想到吴邪曾两次拒绝他的碰触,此时,他有些胆怯,于是他便看着吴邪的眼睛,低声细语的说道:
“吴邪,你抱我一下。”

吴邪原本是跪坐在自己的小腿上,听罢便直起身子双手环抱住张起灵的腰身。由于张起灵坐在床上比他高出很多,吴邪的头也只到他的胸口,这样便显得他整个人都埋在了张起灵的怀里。
张起灵也立即搂住了吴邪,他把下巴抵在吴邪的头顶微闭上眼睛,感受从吴邪身上传来源源不断的暖意。
过了良久,张起灵才慢慢开口:
“这一生就携手走下去,下辈子你要幸运些,可莫要再遇见我。”
他轻嗅着独属于吴邪的气息,说:
“太苦了。”
 
吴邪推开张起灵,紧盯着他的眼睛看,似是要看进他的心里,以辨别他这句话说的是真是假,是否违心。
张起灵的眼睛永远都那么深邃,每一次望进去都会被他吸进深渊之中,只是那里太黑了,吴邪没有生得一双夜视的眼,无论他怎么看,都只是一片黑暗。
吴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手摸了摸脖子,解下一个吊坠后又重新直起身子,两手环住张起灵的脖子,像是拥抱一样,他一连打了几个死结才将吊坠系在张起灵的脖子上。
吴邪盯着那颗玲珑骰子,说:
“你被我的三生绳套住了,少一世都不行。等到第三世,我再给你系一条,如此下去,你永生永世都是我的人。”
“我为你吃了那么多苦,你欠我的这辈子是还不完了,所以下辈子继续。”
说完他沉默了一会,又说:
“其实你也不欠我什么,细细想来,也是我先招惹你的,我只是…”
说道这里,吴邪竟有些哽咽,他突然用手捂住眼睛,有些轻颓的坐在地上。
“我一直在想,我前世是不是做了很多善事,才让我今生遇见你,可是我这辈子把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也没有积累什么福气,那下辈子我该用什么去求老天让我找到你,若你…若你再不愿见我,这茫茫人海,我去哪找你啊…”
他一边呜咽一边说,话尾处甚至都有些泣不成声了。
张起灵听他说这些话,简直心都要碎了,他赶忙将吴邪捞进怀里抚摸他的脊背,他说:
“不会的,不论哪一生哪一世,我都会找到你,这辈子也不是你先招惹我,而是我招惹你的。”
张起灵将吴邪的脸抬起来拉开他捂住眼睛的手,然后低头亲了亲他的眼睛,说道:
“你很小的时候我便见过你,吴邪,我曾给过你一个麒麟玉佩,那个玉佩是一对的,一半在我这里,另一半,是给族长夫人的。”
“什么…”
吴邪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他听着张起灵说的话有些惊讶,随即扑扇了下眼睛,显得迷茫又无辜。
张起灵揉了揉他的头发,
“总之,无论哪一世我都会先找到你。”

张起灵一向很少承诺什么,只要是他说的,都是一定会做到的,然而这是他第一次,对于未知之事做出了承诺。
原本该是非常煽情的,可是吴邪的关注点丝毫不在这上面,他对着张起灵眨了几下眼睛,说道:
“那块玉佩…现在何处?”
吴邪的脑海中闪过几个零碎的画面,他依稀记得儿时好像是见过一个麒麟玉佩…
“玉佩可是黑色的?”
张起灵点了点头,吴邪又问:
“那你的玉佩在何处?给我看一看,我或许可以想起来。”
张起灵将吴邪从地上拉起,让他坐到自己的身边,他说:
“那玉佩本是一对,若将它分开佩戴之,持玉佩者相互之间也会有所感应,同样,若持玉佩者在一起,那玉佩之间也会有感应。我的玉佩在这里,那你的玉佩也一定能找到。”
张起灵想了想,又道:
“若真的找不到,那我的玉佩也便没什么用了,不看也罢,总归我们还是在一起的。”
吴邪点点头,心里还是在想着玉佩的事情,他心说那算不算是张起灵给他的定情之物,想来他们两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张起灵还真没给过他什么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堪比定情信物的玉佩,他还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张起灵给的东西他一向都视之如珍宝,恨不得天天握在手里,怎么就给弄丢了呢?
而且自己对那块玉佩还没多少印象,难不成是时间太久远?
哎,不对呀!
吴邪突然一个激灵,问道:
“你什么时候送我的?”
张起灵明显怔了一下,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然。他的反应肯定逃不过吴邪的眼睛,也因此,对于他的答案,吴邪立即就变得十分期待了。
“你的…周岁礼。”
张起灵犹豫了一下,说出的五个字却让吴邪惊讶的合不拢嘴。
“你…你…”
吴邪第一反应就是:你居然觊觎我那么久,我那时还是个宝宝啊!
他确实被这个答案惊到了,呆愣了许久,本想把他刚刚的想法说出来,但是他一看张起灵那有些窘迫的表情,立即就起了逗弄的心思,到了嘴边的话也改了口。
“你那时看上我了?”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没说话。

“你可不要跟我说一见钟情,天生一对这种说法,我虽然天真,但是…” 
吴邪憋着笑,又说:
“我一定会相信的。”
张起灵听他这么说眼眸立刻闪了闪,他看吴邪笑的眼睛弯弯,瞬时就想起了若干年前那个对他伸手要抱抱,然后蹭到他怀里不撒手的小娃娃。
当眼前人与记忆中小娃娃的脸两相重合后,张起灵也展颜一笑,他伸出手捏了捏吴邪的鼻子,
“嗯”了一声。
 
吴邪看着张起灵,这一瞬间,他觉得张起灵的眼睛里似有银河之辉,美得摄人心魄。
鬼使神差的,吴邪慢慢倾身靠近张起灵,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他俩离得极近,吴邪甚至能很清楚的看到张起灵如羽毛般轻颤的睫毛,他说:
“我房间的床太小,晚上睡觉总掉地上,我今晚在这睡行吗?”
“好,现在,以后,你都睡这。”
    

晚上,吴邪在张起灵怀里翻来覆去,他心里存着事睡不着,一会对着张起灵的睡颜欲言又止,一会又翻身背对着他轻声叹气。
几次过后,张起灵便伸手将他揽进怀里,问道:
“有心事?”
“嗯…”
张起灵以为吴邪还在想玉佩的事情,他就说:
“抽空我陪你去吴家老宅走一趟,说不定你就有印象了。”
“好…”
吴邪的回答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张起灵便知道吴邪与他所想的不是一件事,他低头吻了吻吴邪的额头,说道:
“想问什么便问吧。”
吴邪抬眼看了他一会才吞吞吐吐的说:
“我满月时你就见过我…那时你多大…”
其实这个问题吴邪已经埋在心里好久了,他知道张家人都非常长寿,甚至…
倘若他幼时,张起灵便已经是这个样子了,那是不是证明若干年后,张起灵依旧是这样?
吴邪一直都不愿相信也不愿面对,可如今事实就摆在这里,他不得不面对。
在遇到他之前,张起灵活了多少年未可知,面貌似乎也没有变化,他就像独立在时间之外,可自己就是个平常人,没有办法逆了时光,几十年后,他已老矣,而张起灵却年轻如旧,那时的他们又该如何相处。
这一刻,吴邪突然发现,所谓的生死与共也得两人在同一时间段里才行,除非他俩殉情,否则,时间怎么可能允许他们共死。
 
张起灵似是能望进吴邪的心里,他知道吴邪在想什么,可是他没有说些解释的话,只是将吴邪按进自己的怀里一遍遍的抚摸他的脊背,他说:
“吴邪,你别担心,别担心。”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