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下部二十九.  璧合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起灵的话有了安神作用,吴邪这一觉睡得格外好,本来他都可以一觉睡到正午,可是被外面来来回回的脚步声给吵醒了。他出门一看才晓得是王盟让人把他的东西拾掇了搬到张起灵的寝宫。
王盟是个非常懂事的人,他昨天看吴邪出门没回,就知道他肯定去见张起灵了。王盟都懒得吐槽了,只能任劳任怨的看着他家公子瞎折腾,心说早搬早省事。
吴邪对王盟这番举动非常满意,也就没有追究他吵醒自己睡觉的事情。其实他的东西非常少,左右不过几件衣服和一个装东西的小箱子, 吴邪扫了一眼便知道其他那几个多出来的东西八成是内务府自作主张送来的“心意”。
他看东西搬的差不多,就将王盟叫过来,说:
“这东西让别人搬就行,你去给我送封信。”
“送到哪里?”
“给我二叔。”
“啊?”
吴邪从小怵他二叔,轻易不会主动去找吴二白,王盟随主子,更是怵吴家二爷怵的要死。他一听这信是送到那位爷手上,满脸写着不情愿。
“快去快去,别耽误我的事。”
信中的内容是关于麒麟玉佩的,
吴邪想,既然张起灵是在满月酒上送他的,那就证明当时他的家人都在场,他们一定知道这块麒麟玉佩。
而他的家人现在还在都城的也就只有吴二白了,他想问问他二叔,有没有见过那块玉佩,或者玉佩的去向他可知晓。
吴邪本以为吴二白不会给他什么回复,毕竟那都是二十年的事情了,谁会留意这个小东西,说不定还是自己小时候不小心弄丢的。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吴二白当时就让王盟带回了信,信上只说,时间太久远,需得找找。
吴二白居然知道这枚玉佩,而且他既然这么回了,就证明他一定知道玉佩在哪,并且知道玉佩是怎么从吴邪身上不见的。
吴邪想,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改天他还得去套一下他二叔的话才行。
玉佩是在第三天被送到吴邪手上的,他对着那块黑色麒麟看了一下午也没有想起来何时佩戴过它,又是何时从自己身上不见的。
张起灵晚上回来看到吴邪手中的东西时也微感惊讶,问道:
“在哪里找到的?”
“我问了二叔,他给我送来的。对了,小哥,你的玉佩呢?”
张起灵转身去屋内取了个盒子回来,打开看,里面便躺着一个黑色的麒麟玉佩,吴邪拿出来观摩了一阵,又拿着自己的与之摆在一起,来回看了好久才觉得这玉佩越看越有点问题。
“咦?这两个玉佩怎么…长得一模一样?”
吴邪将两个玉佩并在一起,发现它们完全重合,不是那种能合成一块玉的那种重合,而是两块玉的大小,花纹,甚至是麒麟刻画的面部表情都是完全一样的。
双玉其实是很常见的,往往也都是被人拿来当做信物,两个若能合在一起,就表示持玉者的某种约定可以达成。一般这种玉的形态都是一正一反,或者一个镂空一个立体,这样两块玉才能拼成一块完整的玉。
然而他手中的这块玉却是一样的,这两个要想合在一起,只需将它们调个头,就是首尾相接的那种。
另外让吴邪特别注意到的是,这两个玉佩上雕刻的麒麟好像性别一样…
众所周知,麒麟是两个个体,“麒”代表雄性,“麟”代表雌性,若是有两只麒麟同时被雕刻出来,一定都是雌雄两只,但是他手中的玉佩却不是。

张起灵看吴邪已经发现了细节所在,干脆就直接告诉他其中缘由,他将两块玉佩合在一起,说道:
“嗯,两只都是雄性。”
他告诉吴邪,这个玉佩其实并不属于张家,这是他在张家古楼的藏宝阁偶然发现的,应该也是从别的墓里得来的。
他当时看到这个玉佩只觉得稀奇,便多看了几眼。
刚坐上族长之位时,每个族长都会用血泡一块千年麒麟竭,一来是以防万一有危急时被推上位的族长没有麒麟血,这样他可以吃这块用麒麟血泡出来的千年麒麟竭,这样,他也能拥有麒麟血。二来,可以给未来族长夫人服用,让她可以与族长共白头。当然,后者出现的几率非常少,因为几乎没有哪个族长取了妻又能够与她相守一生的,并不是他们变了心,而是由于各种意外死亡了。
 
张起灵的血统非常纯正,他根本不需要那块麒麟竭,他也没有娶妻的想法,于是他就用麒麟竭换了这块玉佩。
之后玉佩就到了吴邪手里。

这就是所谓的另一半是给族长夫人的?  吴邪眨了眨眼睛,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张起灵看着手中的玉佩,心里却在想着一件事情。
吴邪幼时曾与张起灵见过数次,最后一次是六岁,即便前几次太小,那六岁的孩子也该记事了,为何吴邪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六岁时的那次见面,张起灵还看到吴邪脖子上有戴这块玉佩,为什么之后就没了,如今玉佩被找到,却是在吴二白手里…
“小哥你在想什么?”
吴邪看张起灵拿着玉佩出神就问了他一句,张起灵摇摇头,反问道:
“你可记得幼时见过我?”
吴邪有些无语,心说自己那时候人都认不得几个,怎么可能记得你。
“小哥,我那时候太小了,不记得人的。”
“我是说你六岁的时候。”
“啊?我六岁的时候见过你?”
  
果然,吴邪根本不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张起灵想了想,然后拿起桌子上水果盘里的水果刀朝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
他动作太快,吴邪都没反应过来去拦他,
“小哥你干嘛!”
他把他手中的刀夺过来就要去检查伤口,张起灵摇头表示无事,然后将伤口处的血滴在玉佩上。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让吴邪大吃一惊——
那滴血居然被玉佩吸收了。

“这…这…”
吴邪惊的合不拢嘴,相比较而言张起灵就淡定的多,他跟吴邪解释说,这块玉曾经被他用血养过。
民间曾有玉能养活的说法,更有一种玉叫血玉,传说这种玉都是沁入了人血。往往养出这种玉的人都把它当成一种寄托,因为玉埋入地下不论多少年都不会腐坏,人们就相信若是轮回转世,它们可以带着上一世的夙愿来让这一世的自己来完成。
“这是块新玉,我得到这玉时它还没被佩戴过,否则它不会吸收我的血,我想,打造它的人应该还没把它送出就丢失了或者…”
后面的话张起灵没有说下去,不过吴邪却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因为玉不侍二主,倘若曾有人佩戴过,那这玉便不能称为新玉,这种玉是不能给第二人佩戴的,因为它说不定会带着上一个人的夙愿或者怨气,这对人都是不好的。
吴邪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你的那块玉也曾沾过你的血,而且你又佩戴过几年,它应该会认得你的气息,你再滴血上去,以后继续佩戴说不定能勾起你之前的回忆。”
“好。”
吴邪照着张起灵刚刚的动作,也划伤手指让血滴在麒麟玉佩上,然后找了根红绳将它佩戴起来。

“小哥,你说我六岁时也见过你,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啊,不然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想起来呢。”
张起灵的所有事情他都想知道,更别说还关于他俩的事情,吴邪就更想知道了。他希望他可以把和张起灵相遇相知相爱的所有事情都铭记于心。他曾以为他和张起灵的缘分开始于他的十七岁,却没想到还要更早,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俩人的缘分就已经开始,就像两棵大树,表面上无甚关系,但是它们的根系已经纠缠在一起了。
 
张起灵揉了揉吴邪的头发,说,好。
吴邪一岁,三岁,四岁,六岁时都与张起灵见过。前两次张起灵是按照约定去给吴邪送麒麟竭,第三次是他把迷路的小吴邪送回家,第四次是把处于危险中的吴邪给解救出来。
前两次不必说,他只是看着吴邪服下麒麟竭后就走了,至于那次迷路,纯属…
那时他是有事情从那里路过,他猛然想起,这地方有个吴府,而吴府有个软软糯糯的小娃娃,许久不见,他有些想他了。
于是他就多走了几步路,绕到吴家后院,他记得那里有棵树可以看到院子里的人和物。
然而他站了许久都没有见到那个小娃娃,甚至连他奶声奶气的声音都没听到。
想来是不在家了。张起灵翻身下树离开了吴府。
好巧不巧,在吴府不远处的巷子里看到那个小娃娃正与其他小孩玩捉迷藏。
小娃娃玩了一下午,张起灵就看了一下午,到了傍晚,天色变得非常阴沉,看来一会是要下暴雨,张起灵想,该把小娃娃带回家了。可是他身上还背着黑金刀,怕贸然过去会吓着小娃娃,于是他就只能先看着,期望吴邪能自己发现快要下雨了。
没多久其他小朋友都陆续回家,暴雨也如期而至,张起灵原本以为吴邪会跑回家,却没想到那个小娃娃抱头乱转,走的几条路都不是回家的路,反而还越走越远。
张起灵想,他八成是迷路了。
 
“瞎说,我怎么可能迷路,我三叔说我小时候可精了,随便扔哪个地方我都能摸回来。”
吴邪觉得张起灵肯定是欺负他想不起以前的事情所以故意糗他。
张起灵挑了挑眉,继续回忆着。
 
雨越下越大,吴邪只得找个破屋进去躲雨,看他暂时不会被雨淋了,张起灵就想着还是通知他的家人来找他吧,可是又一想,小娃娃的衣服都湿透了,若是一直穿着一定会受凉的,于是他就走到那个破屋里。
吴邪好像不认生,还主动来和他说话,张起灵觉得,这雷雨交加的夜晚,小娃娃应该是害怕了。
他生了火给吴邪暖身子,小娃娃就凑到他身边和他聊天。冬天实在太冷了,而且他的衣服还是湿的,吴邪被冻的浑身发抖,嘴唇都紫了,张起灵将他搂进怀里,共同对着火堆取暖。
后来雨停了,俩人的衣服也干的差不多,张起灵起身对他伸出手,说:
“吴邪,我带你回家。”

六岁那年夏天,他去下一个斗,当时他已经踩好点,到了该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慌,这在他的记忆里是从未有过的心慌,好像是那种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失去的感觉。
他放弃了这个斗,下山的时候居然见到了被绑在树上的吴邪。
那时的吴邪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周围还有很多人围着他,张起灵观察了一下,觉得那群人应该是把吴邪当成人质来威胁什么人。
张起灵将吴邪解救下来,他不想杀人,于是他就一边躲避那些人的追杀,一边向山下走。
他们一共走了三四天才下山找到一家客栈,那时吴邪已经高烧了好几天,看样子是中暑引起的。
找了大夫来看病,大夫们都摇头说,这孩子太小了,又高烧那么久,情况很危险。张起灵又带上吴邪马不停蹄的往吴家赶,
同时,他还写了一封信回张家,让他们将麒麟竭送来。他在信上特意注明:要张家祠堂,族长牌位后的麒麟竭。
他们到达吴家的第二天麒麟竭才被送到,而那时的吴邪已经处于休克状态,大夫们都觉得可能无力回天了,就算活了也可能是个痴儿。
张起灵给吴邪服下麒麟竭,只过了一夜,高烧就开始退了,两天后,吴邪慢慢转醒。张起灵看他已无大碍就准备离开,谁知出了门就看到下斗回来的吴三省。
这两天,张起灵已经知道了吴邪是如何被绑在树上,又是如何被人当做人质的。
他挡在吴三省面前冷冷的看着他,而吴三省本身也是个狠角色,他见张起灵来者不善,就准备让人动手了,结果张起灵闪电般拿刀抵住他的脖子,说:
“若是吴邪再有危险,你会没命的。”
吴三省明白吴邪的存在对于老九门来说意味着什么,间接来说他的存在是对张家意义重大。
他出斗后得知吴邪出事也是吓得不轻,所以才日夜兼程赶回吴府,吴三省自知理亏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为什么我三叔理亏?”
吴邪刚问完就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道:“哦!是了是了!”
他二叔以前常常用一件事情来说他三叔,说他为了下斗什么都不顾,都敢把小邪绑树上。每次他二叔一说这事,吴三省再大的脾气也立刻怂了。
吴邪把这些事和张起灵一说,问是不是同一件事情,张起灵点头说是。
原来是这么回事,吴邪想,原来他经常做梦梦到的那个小哥哥真的是张起灵。
 
张起灵想了想,又说:
“应该是你当时高烧太严重,醒来后就忘记了之前的事情,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走时,你脖子上还带着这块玉佩。”
那么,后来又是因为什么 吴邪取下了玉佩,而玉佩又是如何在吴二白手里的?
吴邪咬了咬嘴唇,说:
“嗯… 改天我问问二叔吧,他肯定知道的。”
“嗯。”张起灵起身脱下外袍对吴邪说:
“很晚了,该休息了。”
 
至于这块玉佩是何时被取下的,后来吴邪也知道了。
其实是吴邪的爷爷,吴老狗给他取下的。
吴邪两次处于危险都是被张起灵解救带回来的,吴老狗觉得这不是巧合,要么是缘分使然,要么就是张起灵一直在监管吴邪。
这两者他更相信后者,虽然他知道吴邪对于张家来说很重要,但是吴邪是他的亲孙子,出于私心,他不希望吴邪与张起灵有什么瓜葛,就算躲不掉,他也希望能晚点就晚点。
当时吴老狗想这件事的时候正坐在吴邪床边,他给吴邪擦拭因发烧而捂出来的汗,擦到脖子时突然看到那块玉佩,他突然想起,这是吴邪周岁礼上张起灵送他的,看这玉佩八成是一对的,另一块一定在张起灵手中。
等到张起灵离开吴府,吴老狗第一时间就把玉佩取下,他去世前,吴邪已经跟着张起灵东奔西跑了,他觉得,这俩人之间的那根线已经打了结,此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也无能为力了,于是他将玉佩给了吴二白,他说,若是到了玉佩该合二为一的时候,就让他们合在一起吧。

——————————————————

其实这一章原定计划是没有的,但是第一部小哥既然送了这个玉佩那就肯定得有点用,并且有人很关心小哥长生的问题,等几十年之后吴邪该怎么办,其实这一章也很隐晦的提到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啦,张家是把吴邪当成一个重要之人陪养,而小哥是把吴邪当媳妇养的。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