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因为明天是我生日,所以就发一个生日贺文吧。(其实是之前给小三爷的生贺,最近有点忙没时间码正文,就当我混个更吧😂
感谢大家宽容。)
 
生日贺文
 
解家小九爷一大早就命人运了两车东西进了皇宫。用的是给公子吴邪送礼的名义一路畅通无阻,气宇轩昂的直奔皇帝寝宫,那是吴邪被金屋藏娇的地方。
张起灵正在上朝,小顺子从后面跑过来在他旁边耳语了一句——
解家小九爷来了。
张起灵眉头一皱,立马说道:
“退朝!”
随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各位大臣面面相觑,心说每次见到皇上那么心急都是因为公子吴邪出了事,难不成这次也是?皇上那么重视公子,为表诚意他们是不是应该去慰问一下。再说今日是公子生辰,他们还准备了贺礼,即便有拍马屁的嫌疑。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们该如何当面送礼?
其实张起灵赶回寝殿时解雨臣还未来到,只是两箱东西已经堆在了门外。张起灵进门前看着那打着红色绸带的箱子,觉得格外碍眼。
而此时的吴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前一晚劳累过度,导致他现在还在呼呼大睡。
张起灵掀开床幔,拍了拍某人:
“吴邪,起床。”
“唔…别吵。”
张起灵不理,又接着拍他。
“干嘛…”吴邪气呼呼嘟囔着,坐起身揉着眼睛。
“解雨臣来了。”
“嗯?!小花来了!”
吴邪立刻来了精神,掀开被子就往地上蹦哒,激动的问道:
“来多久了?他在哪!”
张起灵立刻黑了脸,拽住吴邪的衣领将他拎回来:
“穿鞋。”
等到吴邪洗漱完,解雨臣也到了。他一看到吴邪就笑的格外柔媚:
“小邪,生辰快乐。”
“嗯?我生辰?”
“是呀,你看你自己都忘了,我还记得,可见我多在乎你。”
说完,解雨臣瞟了一眼旁边面色不善的某人。
“啊…是呀,谢谢小花,快坐快坐。王盟上茶!”
“我给你带了些礼物来,你看看可喜欢?”
吴邪转头看了看门口的两个大箱子有些傻眼,心说里面装了啥需要用那么大的箱子。
“是什么东西?”
“你拆开看看。”
吴邪走过去,将上面的大红花解开,一掀开箱子就吃了一惊。
“小,小花…你是去开采玉山了嘛…”
整整一箱子的玉器,有玉佩,玉如意,玉坠,玉壶,摆件…真是应有尽有,看的吴邪眼睛都直了。
解雨臣对吴邪的反应很满意,笑着说道:
“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我觉得这句话很适合你,再说你也喜欢玉,我便命人收集了这些,怎样,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吴邪点点头,又连忙摆手,道:
“不不不,这些我不能要,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但是这太贵重了,都抵上我两三年的收成了。”
张起灵在旁边黑着脸计算着自己的国库。
解雨臣没有回应吴邪,反而看向张起灵:
“我这些哪能和皇上相比,想来皇上送你的东西应该比这些更加贵重百倍千倍才是。”
“呃…”
吴邪转头看了看张起灵,一时竟有些尴尬。因为他还真没送自己礼物,大概,张起灵也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张起灵抬头看了解雨臣一眼,起身离开了。
“诶?小哥你去哪?”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背影觉得有些失落,虽然他不在意过不过生辰的问题,但是他在意张起灵的态度啊,他居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解雨臣勾起嘴角,笑的有些得意:
“莫不是黑面神没准备礼物?啧,这就不应该了,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了,居然连你的生辰都不在乎。”
解雨臣不说还好,一说吴邪就更觉得委屈了。

可是偏偏就有些人连委屈的时间都不给他。满朝文武都知道今天是皇上最宠爱之人的生辰,这送礼的人自然是络绎不绝。刚开始吴邪还和那些人说两句客套话,几次之后便将收礼的事情交给王盟去忙活,自己则关起门来和解雨臣品茶下棋。
至于有没有好好的品,好好的下,就只有解雨臣知道了。
“吴邪,你又输了。”
解雨臣把玩着手里的黑子,嘴角一直挂着笑:
“你这心不在焉的,下棋也是无趣,算了,还是专心品茶吧。”
“小花,我…”
“别解释,专心喝茶。”
解雨臣真不忍心告诉吴邪,他现在那个样子,可真像是被丈夫抛弃了的小怨妇。
“天真!胖爷我来给你祝寿了,快出来收礼了啊。”
“胖子?”
吴邪起身走到院子里,就看到胖子指挥着小厮将一箱东西交给王盟记账。
王盟就问:
“王将军,您送的什么?我好登记入库。”
“好东西,嘿嘿,不准拆开啊,必须得你家公子亲自拆开。”
吴邪就说你还卖起关子了,早晚我都是要知道的。
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笑的奸诈:
“那你就晚点再知道吧。”
吴邪没理他,抬眼看向门口那个一身黑的人。
“黑瞎子?”
“哎,正是在下,小三爷生辰快乐啊。”
“谢谢,呃…里面坐。”
黑瞎子嘿嘿笑着将手中的礼品
给了王盟,路过某两个大箱子时停住了脚步:
“呦!这礼物可值钱了,谁这么大方。”
“自然是小爷我。”
解雨臣从屋内走出来,靠在门框上满脸阴沉的看着黑瞎子。
“花儿爷好大的手笔,这知道的是花儿爷来给小三爷送贺礼,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下聘礼。”
解雨臣冷哼一声没答他的话。
事后黑瞎子表示,花儿爷真是好魄力,聘礼一下可急坏了哑巴张。
解雨臣不屑,说我花儿爷要是下聘礼,可就不止这些东西了。

可是此时吴邪对这些礼物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并且脸上一点没有寿星该有的乐呵。胖子心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问:
“诶?小哥去哪了?”
吴邪撇了撇嘴:“不知道。”
“不知道?今天不是你生辰嘛,小哥不给你过?”
此话一出,吴邪的表情就更垮了。胖子意识到不对劲,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解雨臣,最后砸吧下嘴:
“呐…小哥他,他事务繁忙…国事为重…”
他越说,吴邪的表情就越阴郁,于是立马改口道:“小哥一定是给你准备礼物去了,肯定会给你个惊喜的。”
“他不知道今天是我生辰…”
胖子一愣,心说了不得,小哥居然连自己媳妇生辰都不知道,这还过啥日子!
不过他也不敢再戳吴邪的伤心处,只好打着哈哈转移话题。
 
几个人陪着吴邪喝酒聊天解闷,下午还拉着吴邪去狩猎场,大家骑马射箭玩的好不快活,可是吴邪却越来越失落。
大家虽然知道原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盼着某个“负心汉”赶紧回来。可是一直到夜幕降临,张起灵都未露面。
吴邪也没有心情吃饭,就坐在那里发呆,解雨臣怕他会坐一夜,就干脆留下来陪着他,胖子也说要不大家一起留下来吧,人多热闹,胖爷我还没玩够呢。
几个人一直陪喝陪玩陪聊天到子时(夜里十一点多),实在是困得不行,窝在一起打瞌睡。
吴邪抱膝蜷在椅子上,眼里蒙着水汽,解雨臣看着是又心疼又生气。
就在这时,小顺子突然推门而入。胖子惊醒,立马扯住顺子的衣领吼道:
“你家皇上呢?问问他是不是这人不要了!”
解雨臣上前将胖子拉开,道:
“你去告诉哑巴张,就说吴邪我今晚带走了。”
顺子听着两人齐伙对皇上不敬,本想说声放肆,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尴尬的走到吴邪身边,说道:
“公子,皇上请您移步祭台。”
吴邪抬头看着他,眼睛微红,本想赌气说不去,但是磨叽了半柱香的时间,还是去了祭台。
祭台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祭祀时用的地方,这里只在宫里有大事发生时才会开启,比如说皇帝登基,比如说册封皇后等。

吴邪到了祭台,一眼就看到站在中央之人。
四周的火盆里燃起了圣火,映着张起灵的脸庞显得格外温暖和庄重。
吴邪站在台阶旁,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却不愿再往前一步。

“吴邪,过来。”

张起灵对他伸出手,看着他慢吞吞的挪过来,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看那边。”
吴邪抬头顺着张起灵的视线看去,只一眼,他便惊住了,不光是他,就连跟上来的解雨臣等人都吃了一惊。
这个祭台原本就是皇宫里地势最高的地方,站在上面能看到满城的风光以及麟国的大好河山,不光有离天最近靠近神明的意思,也表明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寓意。
如今,凡是视线能到达的地方,全部都亮起了光点,并且这些光点还在逐渐增多,逐渐升高。
从百个,千个,到数不清的光点。到最后,满天满地都是亮光,就像是繁星挂满天际甚至要比银河的星星还要多。
无比的壮观。

“这…这是什么…”
张起灵转头看着吴邪的眼睛里映满了光亮,水光潋滟的,格外好看。
“许愿灯,喜欢吗?”
“喜欢喜欢!小哥你,你怎么做到的。”
吴邪此时的心情用激动二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就连舌头都跟着打颤。
“吴邪,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给你祈福,愿你永生永世——
天真无邪。”
 
原来,张起灵走后,就吩咐所有大臣,让他们对自己管辖区的所有百姓说,在子时末(凌晨十二点)每家每户都要点许愿灯祈福,而他自己则在书房里写了许多条祝福语,让大臣分发下去贴在许愿灯上。
 
“吴邪,我从前没有过过生辰,不知道生辰的意义,可是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要加倍做到,我不是今天第一个给你送祝福的人,但最后一个祝福一定要是我的。吴邪,生日快乐。”
 
“小哥…”
吴邪上前紧紧搂住张起灵,将鼻涕眼泪全都蹭在张起灵的衣服上。
“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
“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吴邪抽了抽鼻子,问道:
“还有礼物?是什么。”
小顺子立即呈上来一个精致的盒子,张起灵将它打开递到吴邪的眼前。
“鬼玺?!”
“天下人都说得鬼玺者得天下,现在我把它送给你。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礼物才算最好的,但只要是你想要的,整个天下我都能给你。
吴邪,这万里江山从此便由你我二人共同拥有。”
end
  

——————————————
当时吴邪真的是感动的一塌糊涂。事后才问道:
“你为什么给我一个假鬼玺。”
“真鬼玺还没找到。”
“……………”
张起灵翻身压在吴邪身上,问道:“你这么想要鬼玺?”
“不是说得鬼玺者得天下嘛。”
“有我就可以了,有了我,这天下都是你的。”
“你本来就是我的。”
“嗯。”
张起灵伸手捏了捏他的腰,赞叹道:
“胖子送的东西挺好用,再来一次。”
“不是才来过!啊,张起灵你轻点,我的腰!”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