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接三十五:愿者同行
 
黑瞎子在某些方面其实还是挺靠谱的,比如说,守时。
吴邪昨天让王盟去联系黑瞎子,说辰时末在后花园等他,因为那个时候张起灵正在上朝,他不用担心与黑瞎子说话中被张起灵撞见。 吴邪本以为黑瞎子那种性格的人会拖拉很久,没想到刚喝了一杯茶的功夫黑瞎子就来了。
 
“小三爷怎么突然想起请瞎子我喝茶了,良心发现?”
黑瞎子直接在吴邪面前坐下,伸手就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也不知道他从哪过来的,身上还沾有一些树叶的清香味,吴邪鼻子灵眼睛也尖,抬手从黑瞎子发带上捻下一片树叶。
黑瞎子大概是飞檐走壁从各个林木上穿梭来的,难怪那么准时,吴邪转了转手中的树叶,心里对黑瞎子的好感度又上升一成。
 
“此前一行您对我和小哥颇为照顾,我心里十分感激师傅您,这不,一找到个好天气就请师傅您喝茶了。”
吴邪欠身又把黑瞎子的茶碗满上,说:
“刚进的新茶,师傅尝尝。”
 
黑瞎子抬头望了望天,又回头看了看笑容可掬的吴邪,最后才尝了手中的茶。
但也仅仅只抿了一口就放下茶杯说道:
“茶是好茶,意就不一定是好意了。”
吴邪歪头看他,似是有些不解。黑瞎子就笑着说:
“小三爷日理万机哪有功夫想到我,如今找我来自然不会是单纯请喝茶,小三爷有话不妨直说。”
“师傅这么说未免就有些扫兴了。”
“不说? ”
黑瞎子站起身拍了拍衣服,道:
“那就后会有期。”
“诶,”吴邪叫了他一声,说:
“……是有点小事想请师傅帮一帮徒弟我。”
黑瞎子回身对他轻佻佻一笑,
“你和哑巴张真不愧是两口子,都很喜欢拉别人当免费劳力。”
吴邪被他说的有些窘迫,摸了摸鼻子,道:
“我不用免费劳力,当年你帮我三叔做过事,他给你多少,我付双倍。”
“刚刚还是师徒关系,这会子就成雇佣关系了,哎…”
黑瞎子佯装失望叹了口气,双手环胸靠着石桌说:
“不过不论哪种关系我都不能帮你,我现在还另有任务,分不了身。”
吴邪默然,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茶杯。黑瞎子嘴上说不帮,但是并没有直截了当拒绝,想来他还是想知道自己要拜托他做什么事情的,否则黑瞎子连那口茶都不会抿了。
“我本来想动之以情的,看来师傅的确不那么好请,那我只能晓之以理了。”
“哦?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理法,若是说的动我,那我只能非去不可了。”
吴邪这会倒是显了悠闲之态,他坐下来给两人的茶碗甄满,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黑瞎子坐下。
“据我所知,你曾是前朝的头号通缉犯。我听小哥说,你之所以被通缉是因为你欲盗取皇帝玉印却未遂,后又杀了朝廷几位大臣,并且多次火烧官员府邸,还将某些大臣家里的财宝给盗走了,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
黑瞎子挑了下眉毛,虽然这些都是他做的没错,但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猛然被一件件的理在眼前确实不值得欢喜,因此他虽不想承认却也无法反驳,只得说:
“你说的不错。”
“我打听了一下,被你杀害的大臣以及被盗的官员都是人人喊打的贪官佞臣,你除了他们也是为民除害,这说明师傅您还是有善心的。”
“诶,”黑瞎子推出手掌阻止吴邪再说下去,“别给我带高帽,我除了他们是因为有人雇我去做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道上的规矩。”
“那你刺杀前朝皇帝也是替人办事?”
“是。”
“我可听说你那次差点有去无回,什么雇主能值得你把命搭上。”
“再好的杀手也有失手的时候。”
吴邪笑了笑,放下茶杯继续说:
“小哥当年攻打朝廷师傅您也出了不少力,可又是谁雇你?
若是失败了,那可是掉脑袋的大事,我想没人敢吧。”
黑瞎子这次就笑的有些阴戾了,不过随即就乌云既散,他喝了口茶,耸耸肩说:
“没办法,我打不过哑巴张。”
吴邪哈哈笑了几声,说:
“我了解小哥,他不会强迫别人做事。”
  
“况且,你做事之前总会掂量的,你若是不愿意谁能强迫你?说到底,师傅,您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从您做的那些事情就可以看出,虽然身怀绝技但不持强临弱,还会劫富济贫,因为小哥会是个好君王,所以您才甘愿帮他,我说的对吧。”
 
“你这么夸我就不违心吗?”
 
“小哥在位这几年,国泰民安,可是因为某一物,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总是蠢蠢欲动,若是让他们得逞,这个国家岂不是又要动荡,百姓岂不是又没了安生日子。”
  “这与我又有何干系?”

听到黑瞎子这么说,吴邪反倒稍稍松了一口气,前面那一大串的话虽然属实,但是引导黑瞎子思路的成分更多,如今看来,有那么点成效。
“放眼这朝堂,乃至之前的汪家,你觉得有帝王之能又不会暴力治国的人,除了小哥还有谁?你也不想看到以后民不聊生吧,我想请你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这个国家更加太平一些。师傅难道不希望国家长治久安吗?”
黑瞎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吴邪一遍,啧了啧嘴,说道:
“我可没有救世的本领,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想要我做什么。”
“后天,你就知晓了,咱们那时见?” 
吴邪倾身向前,手指在石桌上点了点,做足了谈判的架势,只不过人家谈判是将看得到的利益摆在桌面上,而他是拿看不到的期许和人谈判,就算是不经之谈或是信口开河,吴邪都理直气壮的很,摆明了是愿者上钩。

师徒二人对视良久,吴邪突然捂着脑袋哀嚎一声,叫骂道:
“师傅! 你干嘛偷袭我!”
也不知道黑瞎子是怎么出的手,吴邪都没见他动,就被一硬物弹了脑袋。
“臭小子!才学多少本事就敢来忽悠你师傅我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说着他又连弹了两个石子,各个击中目标,吴邪被砸的乱窜,口中还不讨饶:
“嗷!就算我算计你,可你刚刚不还是咬钩了,愿赌服输,您得帮我。”
吴邪知道,若是黑瞎子执意不愿帮他早就一走了之了,既然现在还在这里教训他,就证明黑瞎子同意了。  吴邪蹦到几丈开外,说:
“你再打我我就告诉小哥说你欺负我。”
 
他说这句话时好似站在老虎身后炸了毛的幼猫,张牙舞爪好大出息。
黑瞎子哼哼两声说:
“你敢告诉哑巴张?”
既然张起灵能一句话就让黑瞎子情愿去办的事情,吴邪又何必在这废了那么多唇舌,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吴邪要做的事情张起灵并不知道。
聪明如黑瞎子,吴邪也知道他这句话意有所指,看来用张起灵是不能威胁黑瞎子了。吴邪的小算盘在脑中噼里啪啦的响,突然想起之前解雨臣对他说过的一件小事情,他觉得或许可以治住黑瞎子。
“师傅,我前些日子看到秀秀了,你说她突然到访所为何事?”

他话音未落,就觉得眼前一花,吴邪惊讶之余环顾四周,只见墙头闪过一片黑色衣角,而院内哪还有黑瞎子的身影。
“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听解雨臣说,黑瞎子欠秀秀房租没给,成天躲着秀秀,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爷居然为躲房租翻墙而逃,吴邪笑的前仰后合,好半天才止住笑。
  
“什么事情这般好笑?倒是许久不见你笑的那么开心了。”
正当吴邪准备离开时,从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吴邪转身看去,顿时眼前一亮。
“小花?!”
“嗯,是我。”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