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同人文 (也可当普通同人文来看,剧情人物设定均完整)

【楔子】
一.   出生
  
   公元350年,朝廷内忧外患,皇帝骄奢淫逸,昏庸无能。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国家气数已尽,恐怕用不了多久便要易主。只是这个“主”该是谁的?彼时,最受百姓拥护的便是九门之首的张家,和突然崛起的汪家。
张家行事一向低调,从不在乎功名利禄,似乎,他们做的是比功名利禄更重要的事,也正是他们的低调使得张家在当时的局势中稳如泰山,而视张家为仇敌的汪家便要高调的多,并且狡猾无比,朝廷虽多次打压,但并没有给汪家造成一定的损失。
也正是那年初春,九门提督的平三门吴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使得九门在春节之后头一次聚在一起,虽不是全部聚齐,但至少九门中最有声望的人都来了,比如说九门之首的张大佛爷,比如说二月红,比如说齐八爷,再比如说,解九爷等。
要说这件大事是什么,那便是狗五爷的儿媳妇今日生产。原本生娃娃并不会劳师动众敲锣打鼓的宣扬,可这个娃娃不简单,他可是代表着九门的新生,九门的希望,九门中第一个可以活在阳光下的孙辈,是一切计划开始的筹码…

“老八,你说老五家这个娃娃会是个公子还是千金?”
张大佛爷一手拿着杯盖轻轻碰了碰桌子上的茶碗,杯子里的茶香遮都遮不住。被叫做老八的神算子齐八爷抿了一口茶水,神色淡然的说道。
“会是大家期望的那样。”
“哦?”
张大佛爷没有问此话是否当真,虽说他从不信卜算之事,可齐八爷的话他也从不怀疑,
“期望的那样,那就很好。 这个娃娃来的真是时候,不过…”
“佛爷,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应该为大局考虑,张家,应该心怀天下。”
齐八爷看了眼张大佛爷,又说道:
“佛爷,您信邪吗?”
“张家人从不信邪。”
他当然知道齐八爷说的“邪”并非鬼怪妖魔,应该另有所指,顿了顿又道,
“可是如今,张家怕是真的有麻烦了。”
“邪不胜正,自古以来便是如此。张家是众望所归,不该有邪。”
“那齐八爷倒是说说,张家该如何才能无邪?”
“张家得无邪者无邪。”
张大佛爷放下茶杯直视齐八爷,可八爷只是捋了捋胡子,但笑不语。良久,张大佛爷叹了口气,
“罢了,走吧,去吴家看看,该是时候了。”

      吴家
“你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
吴家的二少爷吴二白一手拿着茶碗,一手将书放在桌子上,皱着眉头看着来回踱步的自家老三。
而老三吴三省回头瞪了一眼自家二哥,道:
“我这不是着急嘛,我说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的看书,合着大嫂生的不是你侄子?”
又走了两步继续说道:
“老二,你说这大嫂都进去多久了,怎么还没出来,我都急死了!”
“你以为女人生孩子是件容易的事?”他白了一眼吴三省,
“还有,叫我二哥,不要叫我老二。”   
吴三省装没听见。
“父亲,您别担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吴家的大少爷吴一穷安慰自家老爷子,可真正紧张的却是他自己,毕竟这产房里面可是他最爱的妻子。
吴老狗坐立不安,“我能不担心嘛,这可是我孙子,我的第一个孙子。” 
  吴一穷心说,那还是我第一个儿子呢。不过他知道自家父亲也是跟他一样的心情,太紧张了。
“老爷,张大佛爷和齐八爷来了。”
“啊,那还通报什么,快快有请啊!”
“是!”
这边张大佛爷前脚刚踏进大门,后脚就有马车停在吴府的门口。张大佛爷停住脚,对身边的齐八爷说道:
“看来,二爷没我们来的快呢。”
齐八爷笑了笑,对着从马车上下来的人说:“二爷,这次你可没我们来的早。”
来人正是京城有名的戏子,也是梨园之主,更是九门的二爷 ——二月红。虽说是唱旦角的,五官相当精致,可二月红在戏外没有丝毫的女气,更多的是温文尔雅,不失英气。
二月红看着张大佛爷和齐八爷微微行了个礼。
“八爷说笑了,出门前想着带一份礼物来,可又觉得没有好的东西,找了许久才找到合适的,因此耽误了会,来晚了。”
“嗯,那一起进去吧,别让五爷久等了。”
说完,张大佛爷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月红打趣道:
“无妨,我看老五现在可没空关心我们呢。” 
这话让三人都心情颇好的笑了。
几人刚进入正厅就见吴老狗迎了上来,三人相视一笑赶在吴老狗开口之前对他说了声恭喜。
“谢谢谢谢,大佛爷,二爷,八爷,你们怎么来了。”
“吴家喜添新丁,我们怎能不来祝贺,不光我们,老三和小九应该也快到了。老六和老七本也是要来的,可又怕一身的煞气冲撞了胎神,便没有亲自过来,不过,心意倒是让我带来了。”
吴老狗连忙摆手:
“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什么冲撞不冲撞的,你们能来,吴府应当是蓬荜生辉的。”
二月红喜欢孩子,便不再说这些客套话。连忙问道:
“娃娃怎么样,母子可平安?”
“还没出来,都进去好久了,也没见娃娃出来。我这听着动静心都揪了半天了…”
二月红安慰道:“这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你也别急。”
说着又向产房的方向看了眼:
“这小娃娃倒是能折腾,看来是个健康活泼的小公子呢。”
“谁知道呢,一穷在那守着,我这…”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从产房里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众人眼睛一亮。
“生了?!”
刚踏出大厅就有小厮慌忙跑来:“恭喜老爷,是个小公子!”
“真的?!”
“千真万确!母子平安!”
“太好了,恭喜五爷了,还不快去看看。”
“哎哎哎,这就去,这就去!”
吴二白和吴三省也同时收到消息,立马跑到吴一穷面前:
“大哥,快让我看看大侄子。快点快点!”
说完便要伸手抢抱,吴二白眼疾手快的打掉吴三省的手,瞪了他一眼,
“小心别摔着侄子,要看也是先让父亲先看先抱。”
吴三省翻了个白眼,心说刚刚是谁那么淡定自若的,这会一口一个侄子的叫,哼!
吴老狗激动的手都抖个不停,手心在衣服上擦了又擦,颤颤巍巍的抱起小娃娃。
“这是我的孙子,快看,这是我的孙子!”
二月红看着狗五的反应掩嘴直笑。张大佛爷暗中叹了口气,心道:多好的孩子,可惜了,生在这乱世,真是可惜了… 这么想着便又叹气,这一声便让左右的二月红和齐八爷听到了。齐八爷看了一眼张大佛爷,又对着吴老狗说道:
“五爷还不快给孩子起个名字?”
此话一出,便让整个房间安静下来了,五爷看看众人,又看了看怀中的婴孩,他不是不明白大家心中所想,也明白这个孩子对九门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心疼,心疼他这个亲孙子生在这乱世之中…
良久,他道: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

“吴邪?”二月红想了想,又读了两边,“嗯…吴邪,无邪?好名字。”
张大佛爷闻声一顿,突然想到来之前老八说的那句话——张家得无邪者无邪。
张家,得吴邪者,无邪?
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想到这他看了看齐八爷,可八爷还是那副深不可测的表情,并不说话。
“咦~ 这小娃娃怎么皱巴巴的,丑死了。”
吴三省突然出声将众人的思绪拉回,
“这真是我大侄子?太丑了!我可不… 嗷!谁他娘的打我!”
吴二白收回手,看着捂着头的吴三省说道:
“大侄子哪丑了?你不要什么?”
吴三省看了眼漏出危险信息的吴二白,利落的怂了,吴三省对他这个二哥还是很怵的,并不是说他打不过他,而是他二哥的心思不是他能猜测到的,要是真的惹到他,也许他当时会没事,但总有一天他会被整的很惨。吴三省还没想好托词又被吴老狗踹了一脚,吴老狗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你出生的时候,还没我孙子好看!”
此话一出,便让众人哈哈大笑,经过吴三省这么一闹,气氛突然好了起来。吴三省撇撇嘴,小声嘀咕:咱们吴家各个长得好,大嫂又是名门闺秀,有名的美女才女,怎么生个这么皱巴巴的小孩。又看了一眼,还是觉得很丑。
也不知怀中的小娃娃是不是感应到了自家三叔的诽谤,又或者是众人笑声和动静太大,吴邪突然啼哭起来,音量大有响彻云霄之势,成功的让众人慌了神。
   
远处隐藏在房屋后面大树之上的一个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监视九门之人已有一段时间,他知道他们在计划些什么,不过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和那个背离张家的男人好好谈一谈。再找九门的人合作。
可是现在貌似不是个好时间…
他看了看那个啼哭的婴儿,转身离去。
这个娃娃真吵,他心说,太吵了。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