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同人文

【楔子】
二.   抓周礼
   
一年之后,吴家的小公子迎来了周岁之礼。按照当时的风俗,婴儿满一周岁便要进行抓周,这可是关乎孩子未来的事情,当然,准不准还是因人而异,但吴邪的抓周礼可不同,因为齐八爷会到场,他会根据吴邪抓到的东西来卜上一卦,齐八爷的卦可是很有信服力的。
现在吴府上下好不热闹,小吴邪一大早便被母亲叫醒,又由丫鬟梳洗更衣,没睡醒的吴邪这会正闹着脾气,死活不愿意穿外衫,闹的丫鬟没了办法,又怕将这小胳膊小腿的小公子弄伤了,只好去请夫人,众人合力,好说歹说才让吴邪把衣服妥妥帖帖的穿好。可是吴邪也哭成了小花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似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此时的吴邪已经长开了点,没有一出生时那样皱巴巴的,小脸粉嘟嘟的,嫩的似乎能掐出水,大大的眼睛朦着一层水汽,长长的睫毛挂着泪珠,小鼻梁也挺起来了,使得五官立体了点,小嘴巴跟红樱桃似的。
吴三省一进门便看到自家大侄子哭的撕心裂肺,连忙将吴邪抱起,一边将鼻涕眼泪擦干净,一边哄道:“这是怎么啦,谁欺负我大侄子了,快跟三叔说说,三叔帮你教训他。”
吴邪也不理,自顾自哭着,可把吴三省心疼坏了,自从小吴邪过了百天之后就越长越好看,吴三省也是越看越喜欢,平时恨不得把他这唯一的大侄子揣在衣兜里走哪带哪,哪舍得让他受一点委屈。
吴家夫人拿出手帕给吴邪又擦了擦鼻涕,说道:“他这是没睡醒,正闹脾气呢。”
吴三省边上的女子笑了笑,伸手抱过吴邪:“来,让文锦姨抱抱小邪。”
吴三省小心的将吴邪递给文锦笑嘻嘻的献媚道:
“还是女人抱孩子比较好,我这粗手粗脚的,抱的大侄子都不舒服了。”
吴家人都知道吴三省中意这陈家的千金陈文锦。吴夫人对于吴三省的献媚也见怪不怪了。
“三省,文锦,小邪先交给你们照看了,我先去大厅安排下事务。一会等客人到齐,时辰一到再将小邪抱出来,这外面比较乱,还是先别抱着他乱跑了。”
“好的,大嫂,小邪就交给我们吧。你放心。”
吴夫人点点头便出去了。
大厅内,二月红,三爷,齐八爷已经坐在吴老狗专门给九门之人安排的包厢里,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喝茶了,就连一向不怎么参于这种喜宴的六爷和七爷也说来讨杯酒喝。吴老狗的人缘是九门中最好的,这各地的好友能来的都来了,不来的也提前将贺礼差人带了来,吴一穷是当朝的文官,虽然官位不高但也结交了一些好友,所以这零零散散的人加起来也是不少的。
安排好人入坐时吴老狗才发现张大佛爷还没到,正想找人去请时,小厮便来报,说:
“老爷,张大佛爷让我告诉您,“他”来了。”
吴老狗一顿,立即说道:
“快去厢房再加一位上座的椅子! 顺便再通知二爷和其他几位老爷。”
“是! 哦,对了,刚刚九爷派人来报,说解家少夫人快生了,出门不方便,今天有大夫来把脉,九爷也不放心少夫人一人在家,今天可能晚点再过来。”
“好,一会你再备份礼品给九爷送去,顺便告诉他若是不方便便不用过来了,少夫人的身体重要!”
“是!”
小厮一走,吴老狗便陷入沉思, 他来了…怎么这么快,计划是要开始了吗,为什么偏偏要在吴邪的周岁礼上…
张大佛爷进入正厅时身边跟了一个穿着玄色衣袍的男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高高瘦瘦,轻薄的好似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可一看走路的步子便知道是一位练家子,二月红只看一眼就知道这少年功力深厚,很不简单。
再看少年,五官精致立体,薄唇轻抿,眼睛虽被前面的碎发遮住却还是掩盖不住他像墨一般黑的眸子,眼神清清冷冷的,好似所有的一切都不在他眼中,又好似他已洞察了一切,二月红自问他在梨园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只要他看一眼便能了解个大概,可眼前这位少年他却一点都看不透。
当众人还在观察这位少年时,张大佛爷已经亲自将少年引到上座,并说了一句:
“族长,请坐。”
声音不大,却让在坐的九门之人听的清清楚楚。
他…这便是张家的族长?这…这么年轻… 
还是吴老狗最先反应过来,让人上了茶,待张大佛爷落坐,吴老狗小心翼翼的问道:
“佛爷…这…”
“你们不用管我,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吧。”
少年在张大佛爷开口之前说道,声音就如同他的人一样,清清冷冷,没有丝毫语调,却有着威严性。大佛爷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了。
吴老狗便向管家示意。
正厅总算是没了外人,吴老狗看了一眼少年,又看了看其他人,半晌,不知如何开口。
“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张大佛爷开口道,“这位便是张家的现任族长,张起灵。”
张起灵淡淡的扫视一圈,发现九门并没有到齐,不过他这次来并没有任何打算,只是想来和各位家主见个面,以后合作就能方便些,九门难得聚在一起,今天,是个不错的机会。
众人互相看了看,他们之前已经听说了这位族长,也全心全意拥护张大佛爷上位,可张大佛爷却说,张家有张家的规矩,也有族长,他不能擅自做主攻打朝廷改朝换代,他说,张家会有人来接替的。而眼前这位便是这接替者,更是张家的族长,张起灵。
九门的人向来一切听从张大佛爷的,对这些并没有异议,他们只希望百姓好,不管是谁只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他们都会同意让他上位。可是,眼前这位是不是也太年轻了…张家是不是没人了,让一位小娃子上位…
张起灵将各位的眼光和表情尽收眼底,他们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不过,这不重要,他并不想解释,也不想说话,毕竟,多说无益。
气氛一下变得很安静,吴老狗身为东道主更是觉得尴尬。好在这种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今天最重要的人物,小寿星吴邪来了。
  
  吴邪被吴三省抱来时脸上还挂着泪珠,嗓子都哭哑了。吴老狗一看心疼的不得了,赶忙抱过来哄着。二月红本就喜欢吴邪,平时也会经常派人送给吴邪好多礼物,有吃食也有玩具,这会看到吴邪哭成了花猫也是心疼不已:“这是怎么了,都哭成泪人了,来,让二爷爷抱抱。”
吴老狗将吴邪给了二月红,回头就斥责吴三省:
“你是不是又欺负小邪了!?”吴三省大呼冤枉,说我就差给这祖宗跪下了,哪敢欺负他,你不信问文锦。吴老狗自然是信文锦的话,便不再追究吴三省,向文锦问道:
“令尊陈四爷身体可好?”
陈文锦委身行了个礼,道:
“家父近日偶染风寒,不宜出门,便让小女前来向五爷道歉。”
“哪里的话,四爷身体不适就应该好生修养,小娃娃的周岁礼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无需如此介怀。一会结束后我让三省拿一些补品代我上门看望四爷。”
“五爷太客气了,父亲只是小小风寒,喝些药便没什么大事了,父亲让小女带了些礼物给吴家小公子送来,小小心意,请笑纳。”
说完便让身后的丫鬟将礼物献上。吴老狗又客气了几句便示意管家将吴邪放在事先准备好的礼桌上。
吴邪看着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所措,撇撇嘴,又准备放声大哭了。吴老狗捏捏吴邪的小脸蛋哄道:
“小邪乖啊,不哭,小邪在这桌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拿给爷爷好嘛?”
吴邪看着自家爷爷,又看了看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
“爷爷,抱~”
小吴邪伸出小胳膊小手直往吴老狗身上蹭,声音奶声奶气,软软糯糯的,听的人心都化了。
吴老狗揉了揉吴邪的头说道:
“小邪乖啊,先找个东西给爷爷,爷爷再抱。”
  吴邪一听被拒绝又开始哭了,说什么也不往桌子上看。这可急坏了吴老狗。
“啧。”
张起灵心说:这小娃娃怎么还这么吵,太吵了。
可他却鬼使神差的起身向桌上那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娃娃走去。
“吴邪。”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声音不大,甚至没有吴邪的哭声大,也没有任何起伏,却成功的让吴邪止住了哭声。
吴邪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只觉得这人好漂亮,比那些天天哄他睡觉,给他唱儿歌的姐姐都漂亮。他眨了一下眼睛,把那些模糊了他眼睛的泪水挤了出来,又仔细看了面前的人。
“小哥…哥…”伸出小手,“小哥哥…抱抱~”
吴邪会说话比同龄人早一点,可也只会一点简单的词汇,说话也不是很连贯,但这并不妨碍他撒娇。
那让人甜到心化的声音和闪着泪水的大眼睛成功的让张起灵伸出了手将他抱到怀里。
“小哥…哥…”
吴邪一被抱起就使劲搂着张起灵的脖子不撒手,生怕又被人放下,往张起灵的颈窝处拱了又拱。
“小哥哥…小哥哥…小邪好喜欢你…”
张起灵顿了顿,吴老狗抖了抖,张大佛爷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这个…”
吴老狗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眼前这位年轻人,叫他族长?可是他不是张家人,叫他张起灵,又怕不太尊重,
“那个,张…张家小哥,吴邪还小不懂事,您别介意…”
说完便要将吴邪抱走,可是吴邪就是不撒手,手脚并用的往张起灵怀里藏,嘴里还叫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就要小哥哥抱,呜~我只要小哥哥抱~”
张起灵用手挡了一下吴老狗,轻声说道:“无妨。”
吴邪一听小哥哥同意抱着他,将脸抬起来对着张起灵的脸就亲了一口。
“啵~  小哥哥最好了,小邪最喜欢小哥哥了  ”说完又啃了一口,口水蹭了张起灵一脸。
吴老狗哭笑不得,心说,你认识人家是谁嘛就一口一个小哥哥,卖了你都不知道。
吴三省更是咬碎了后槽牙,心说他家大侄子太不上道了,这么小就垂涎美色,不然怎么会对着刚见上一面的人又抱又亲。
二月红笑的眼睛弯弯,直说:
“这吴家小公子真是好眼光,一来便找了个大人物做靠山,这眼光不错,以后怕是不会吃亏呢。”
张大佛爷嘴角抽了抽,盯着自家族长不敢发言,对于这个族长他也是早有耳闻的,听说这个年轻的族长从来没有笑过,被他看上一眼都觉得从头冷到脚,对什么事好似都与他无关一样,做事却雷厉风行,心思缜密到让他们这些活了几十年的人都感到害怕,没想到今天却让他见到这一场面,这吴家小子果然无邪!
齐八爷捋了捋胡子,笑了一声:“看来吴家的小孙子倒是和张家族长很有缘呢。这抓周可还继续?”
众人心说,这还怎么继续,这吴家小子怕是黏在张家族长身上了,估计撕都撕不下来。大家对于吴邪的行为一筹莫展,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这抓周之礼。
张起灵轻轻拍了拍吴邪的后背,唤了声:
“吴邪。”
吴邪抬起头看着这个眼睛黑亮黑亮的小哥哥,只觉得他的眼睛太漂亮了,比他见过的任何人的眼睛都漂亮。吴邪还小,不懂得如何用更多的形容词来形容别人的样貌,也不懂得如何来看别人脸色分辨人的心态,他只知道凭自己的直觉去体会,他直觉,这个小哥哥的话他一定要听。
“小哥哥…你喜欢什么…小邪…小邪拿给你…”
张起灵揉了揉吴邪毛绒绒的小脑袋反问道:
“你喜欢什么?”
“小邪喜欢小哥哥。嗯…”
吴邪含着一根手指做思考状,想了想,从张起灵身上蹭到桌子上,一只小手拉着张起灵的手指紧紧的攥着不放,另一只小手在桌子上翻翻找找,每一次都只是轻触一下,并不拿起。众人揪着心,大气都不敢出,吴老狗更是生怕吴邪寻了个不着调的东西,比如说胭脂水粉,比如说洛阳铲之类的。这里便要说明为什么桌子上会有这类东西,老九门虽然表面为官为商或为民,实际上确是一个盗墓组织,说白了,这里的每个家主都是一个盗墓者头头,十足的土夫子,张家更是一个盗墓世家,前期的张家还专门给皇帝盗墓充盈国库军饷。九门互相联合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网罗各地的珍奇异宝和负责销售。如今九门中,吴家,解家都有想洗白的迹象,吴家的大少爷吴一穷更是成了朝廷官员,若是真像他们计划的那样推翻当今朝政,那么以后他们的子孙怕是要为官的,这也是吴老狗害怕吴邪抓到和盗墓有关的一切事物。
就在大家紧张的看着吴邪翻找时,吴邪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抓起一块玉石朝张起灵笑的春光灿烂。大家互相看了看,这是…抓周抓到了玉石…?这该怎么算?难道吴家小公子以后准备开采玉石矿还是准备贩卖玉石?
吴老狗脸白了又白,心说:看着玉石的成色和品相,一看便不是正经来头,八成也是古物,他娘的,谁放的这个玉石! 
吴三省心说这大侄子果然是亲生的,身体里流的都是盗墓者的血。吴二白脸上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是何心情,吴一穷更是无语。
“这…那个…齐…齐八爷,他这算…”
吴老狗转身求助齐八爷,希望卜算能说的好听点,只要别和古物盗墓沾边,说什么都行。
齐八爷捋着胡子笑了笑,半晌才说道:
“就是大家看到的这样,期待的这样。”
吴老狗心说,你这和没说有何区别。
张起灵伸手将吴邪抱到怀里,看着吴邪手中的玉石若有所思,吴邪一看小哥哥对这玉石有兴趣,立马献宝一样的递给张起灵, 张起灵接过玉石,用两根修长的手指搓了搓,又看了一眼吴邪,淡淡的说道:
“这块玉石,是这里面最值钱的。”

评论(10)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