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 《至上》 古风同人文

八.   老九门

    张起灵处理完事情已经是晚上了,他一下午都在解决陈皮阿四的事情,那个老家伙和另一位大臣都受了伤,计划还得继续,他就必须给他们些许慰问,他还得把那个刺杀吴邪的人给抓住。

他回来时看见胖子趴在吴邪的床边已经睡得不知今夕何夕,他知道胖子为了追赶吴邪这几天肯定也是没怎么睡,便叫醒胖子让他回去休息,自己照顾吴邪。

待胖子走后,张起灵便坐下看着床上的人。
此时的吴邪呼吸均匀,安静而温顺的躺在那里。脸色由于失血过多依旧苍白着,眉头微皱,眼睛紧闭,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烛光的照射下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高挺的鼻梁还有干涩的嘴唇都让张起灵移不开视线。
他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观察吴邪了,以前吴邪也经常在他旁边睡着,但却没有哪一次比现在的吴邪更加安静,安静的让他有点心悸。
“吴邪…吴邪…”
他的吴邪,那么好的吴邪。
张起灵用他修长的手指划过吴邪的眉眼,轻轻将他皱起的眉头抚平。
为什么要皱眉呢? 他想,是睡得不安稳吗?是因为伤口很痛吗?是因为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让你心里不安吗?是… 是因为我吗?
我又让你伤心了是吗… 可是吴邪,我是为了保护你,不想你受到伤害,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张起灵就这么守了吴邪三天两夜,期间,吴邪曾发过一次低烧,吓得整个太医院差点集体得了心脏病。
好在只是低烧,喝了药便退下了。
还有就是换药,每次太医将药品和医布带来时就退到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不是不给吴邪换药,而是张起灵就像一头护食的狮子,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会亲自给吴邪换药擦身,就连喂药喂水他也是亲力亲为。
吴邪身体虚弱,只能靠参汤药品吊着,有时也喂一些流食,吴邪喝不进去,张起灵便用嘴一点一点的给他渡进去。起先,宫女侍从看见了还会震惊一下,后来他们也便习以为常了。
直到第三天晚上,在张起灵精心照料下吴邪终于有了转醒的迹象,可是喂了水之后便又昏睡过去。
吴邪觉得他好像做了好长的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小娃娃紧紧地搂着一个人不放,嘴里还“小哥哥,小哥哥”的叫着,他直觉那个小娃娃是他自己,可是他搂着的那人是谁他便不知道了。  接着画面一转,他的周围一片漆黑,他过了好久才了解到,这是在墓里,只是在哪个墓里,和谁一起,他却不知道了,他尝试着叫了几声“小哥”和“胖子”,却没人回答。他就一直跑一直跑,可还是跑不出这一片黑暗。接着又画面一转,吴邪跪在灵堂里,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他爷爷的灵堂,他面前是他爷爷的灵位…
他的爷爷…在吴邪十九岁那年…去世了…

公元369年,张起灵带领老九门进行了前朝史上最大的一次战争。老九门倾巢出动,用计杀死了前朝护国将军,攻下城池,并让吴三省那一辈人深入汪家,搅乱了汪家的计划,使得一直蠢蠢欲动的汪家元气大伤而消身匿迹。老九门也损失惨重,那一战后,张大佛爷重伤退出朝堂,二月红和齐八爷也隐居不知所踪,三爷六爷七爷更是不知生死,霍家和解家就留在帝都,只是改为从商修整元气,只有四爷只是在最后一战中才出现协助,损伤较小。
而他的爷爷吴老狗… 却是牺牲了…
吴邪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被匆忙下葬,原因是吴老狗中了毒气面目全非… 怕毒气扩散才立即下葬,当吴邪赶到时,放在他面前的已经是冰冷的灵牌了。

吴邪在吴老狗的灵位前跪了三天三夜,第三天夜里,吴二白来到灵堂,看着跪在地上已经没有任何感知的吴邪,叹了一口气说:
“你爷爷死前留下一句遗言,和你有关。”
吴邪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吴二白。

吴老狗的遗言是:
吴家后代必得尽心尽力辅佐张家,
吴家长孙吴邪,必得倾尽全力助张家族长上位。

“爷爷… 爷爷…”
张起灵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吴邪旁边,此时正在小憩休息,吴邪突然的呢喃使得张起灵惊醒。

吴邪是梦到吴老狗了,他想,吴老狗的死一直是吴邪的心结,碰不得也说不得。
他看见吴邪眼角泛起了泪花,顺着脸庞一滴一滴的滑落,张起灵倾身向前将吴邪脸上的泪珠吻舐干净,又从脸上慢慢的吻到唇角,最后是干涩的嘴唇,他只是轻啄着,将吴邪的嘴唇润湿,并不深入,动作虔诚而又温柔,好似怕将吴邪吵醒一样。

那时的吴邪并不理解为什么吴老狗那么忠于张家,连遗言都是以张家为利,虽然,即便吴老狗不说,吴邪也会帮助张起灵,但也不至于在吴老狗尸骨未寒时就离开。
直到张起灵坐上皇位时他才明白:
吴家一直致力于洗白,摆脱盗墓贼的身份,而当时只有张家才能实现这个想法。
还有一个原因,吴邪也是后来才知道,曾在吴邪六岁时,吴三省出门倒斗带上了吴邪,怕吴邪乱跑将他拴在树上,害得吴邪中暑又被吴三省生意上的敌人捉住充当人质,是路过的张起灵将他搭救并送回吴家,吴邪才因此捡回一条命。只是吴邪当时中了暑,又受惊吓过度,高烧不退,张起灵又命张家人送来本应在吴邪七岁时才能给他服用的麒麟竭,吴邪服用后病好痊愈,只是六岁之前的记忆却模糊了。
吴邪的命是张起灵救回来的,这也是吴老狗一定要报答张家的原因。

吴邪在接到吴老狗的遗言第二天便让吴二白给他准备装备,拜别了吴家人,又给吴老狗磕了三个响头便出发去找张起灵了。
他走时连吴老狗的头七都没到,这也就是陈皮阿四为什么说他在服丧期未满之时就不知所踪,说他不孝,的确…
他是真的不孝…

彼时,张起灵已经在位于九门第七位的霍家了,吴邪到那时,他们已经一切准备就绪。
吴邪被分派和解家现任当家解语臣一起前往四川,解开密码协助张起灵和霍家家主进入远在异族的张家古楼拿出属于张家族长的东西,吴邪也是在那一次才见到他儿时的玩伴,那个比他小一岁的解家小九爷解雨臣,哦,还有一个霍秀秀。
后来他们的密码出现错误,张起灵和霍老太被困张家古楼生死未卜。
吴邪觉得那是他的失误才导致的,他要前去搭救张起灵。  可那时的吴邪无权无利,别说号令吴家军队,就是吴家伙计他都无法组织起来,他二叔不是长期在道上混的人,一时之间也凑不齐伙计和装备,三叔也不知所踪,吴邪第一次感到绝望。

最后在解雨臣的建议和帮助下,他带上吴三省的面具凑齐吴家伙计去往张家古楼搭救张起灵。
   
那一次张家古楼之行实在太过惨烈,霍家老太葬身在里面,张起灵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吴邪和胖子也差点出不来,解家小九爷身受重伤,吴三省最忠心的伙计也永远留在那黑暗中了…
虽然拿出了张起灵需要的东西,可是那代价实在太大,那是他们所有人的噩梦,如果可以,他们一辈子也不想再回忆起来…

张起灵也是醒来后才了解到,吴老狗离世了,这中间发生的事情,还是他从胖子那了解来的,虽然不详细,但他知道了大概,他想安慰下吴邪,却不知该如何去说,只能不说不问,给吴邪最后一点不去想这件事的理由。
     
  第四天清晨,张起灵照常给吴邪喂水喂药,收拾完毕后他让侍从将吴邪的小厮王盟找来,让他照顾吴邪,并对侍从说,若吴邪醒来一定要第一时间通报他。
张起灵知道,吴邪大概会在今天醒过来,毕竟他昨晚已有转醒的迹象,他不是不想守在吴邪身边让他醒来第一个就看到他,他只是害怕,怕吴邪不肯原谅他,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而且,他还有事情要做,今早,陈皮阿四竟联名几位大臣集体上奏,要求交出吴邪任他们处置,或将吴邪关进大牢。张起灵自然是不愿意,所以他现在要去解决这件事。

  吴邪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疼痛让他认清自己还没死这件事。
“唔…”  疼,浑身都疼…尤其是胸口和右手的疼痛让他咬了咬牙。
“公子,公子!你醒了?!”王盟听到动静立马上前查看,
“公子,你终于醒了!呜… 你让小的担心死了啊…”
说完就上前搂住吴邪的脖子大哭起来,另一个侍从听到动静立马跑出去通报了。
“呃… 放开… 痛…”
吴邪用手推开王盟却不小心触动了右手的伤处。吴邪轻轻握了一下拳,发现疼痛难忍且没有丝毫握力,是了…他的手被张起灵折了…也不知道是脱臼还是真的断了。
“啊! 对不起对不起,公子,是我太激动了…”
吴邪摇摇头表示没事,想坐起来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尤其是胸口的伤更让他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声音也嘶哑的不像话。
“嘶…   王盟…扶我起来…”
“哦哦,好的好的,公子你小心点。”
“帮我倒点水…”
“好,好。”

此时的张起灵坐在朝堂上,看着那群上奏的人,只想着胖子能快些回来,这样他就有理由解决这群人了。
“皇上,请把公子吴邪交上来。”
“公子吴邪现今还在昏迷中,即便交上来你们也无法审问,况且,你们并无准确证据证明公子吴邪与私藏钱财有关, 异族也并无派人来报物资有误, 凉师爷是否太心急了。”
朝下的凉师爷顶着张起灵那压迫性的目光继续说道:
“皇上此言差矣,钱财已在吴家被找到,那么公子吴邪送去的就肯定不是原定物资,异族还没派人来报正是好机会,我们可以在这之前重新将物资送去,并将罪人吴邪送去任他们处置当做赔礼,这样异族也不好借故发难了。”
“你怎知异族一定会发难,凉师爷是有听异族首领亲口告知吗。”
不是疑问句,张起灵用陈述的口气质问着,并加重了“亲口”这个词。聪明人都听的懂,他的言外之意是,你是否有何异族首领沟通过,你是否有和异族内外勾结!
“臣…  臣并未听异族首领亲口告知,臣也是为皇上…”
“够了,凉师爷还是下次确定异族态度再来兴师问罪,或者,凉师爷要是等不及,也可现在去和异族沟通,如何?”
“皇上…皇上说笑了…微臣人微言轻,怎么能有机会见到异族首领…臣的意思是…”
凉师爷正在努力辩解着,一个侍从便跑到张起灵身边耳语了一句,张起灵立刻起身离开:
“退朝!”

凉师爷和其他大臣面面相觑,陈皮阿四瞪了凉师爷一眼:
“废物!”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