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 《至上》 古风同人 甜宠

十五.   心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张起灵一路将吴邪搂在怀里,生怕他再被雪冷到,快步的向寝宫后面的温泉宫走去。
那里有两个温泉池,是引宫外的温泉水,每天都有专门的人负责引水更换。
他觉得温泉水总比烧的水要好的多,吴邪也可以多泡一会,不用担心水凉。
“不是去…洗澡吗…怎么跑这么远…”
吴邪一路上都将头埋在张起灵的怀里,生怕被人看到,他娘的,这太丢人了好不好,他堂堂吴家小三爷,居然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瘦的人给抱着,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还得了。
“去温泉宫。”
“嗯?”
“温泉水祛寒气最好,你身体太虚,多泡一会有好处。”
“你才虚! ” 
你全家都虚!
这种关乎男人底线的事情,吴小三爷是一定要据理力争的,他心说,你这种看起来细皮嫩肉,一副白面书生样子的人才虚!
可是他一想到张起灵那神鬼莫近的气场和牛逼烘烘的战斗力,立马心虚了,后面那句话也自然没敢说出来。
张起灵低头看着吴邪,眯了眯眼睛:
“你想试试?”
吴邪立马低头认怂。
一进温泉宫就感到一阵暖气迎面扑来,紧跟着的还有一股硫磺味。
张起灵将吴邪放入池中,宫女将帷幔一层层放下,慢慢退了出去,虽然她们很好奇皇帝怀里到底抱着哪位美人,但中规中矩的她们还是不敢抬头看的,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八卦着,这自从皇帝登基以来,身边就没见过任何女人,倒是听说前两天来了一位歌女,莫非是…

吴邪自然是不清楚众人的猜测的,他从一进这个温泉宫就开始昏昏欲睡了。感觉身体被温水包围着,他慢慢睁开眼睛,便看到张起灵准备抬脚离开。
“你去哪?”
当吴邪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拉住了张起灵的袖子。
张起灵回头看着池子里的吴邪,没说话。
周围水汽太重,朦朦胧胧,吴邪看不清张起灵的表情,他低头喏了一声,说:
“小哥,你别走…外面冷,你也…”
张起灵看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不过他还是听懂了,便勾了勾嘴角,
“好。”
俯下身子揉了揉吴邪的头,又道:“我去吩咐她们拿衣服来。

吴邪靠在池边,脑子还有些迷糊,他回想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强,他是真的误会张起灵了…
他口口声声说相信他相信他,可是一发生事情他又是第一个去质问他的人,连胖子都能说出绝对相信小哥的话,可是他自己却…
不过经过这件事,他也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他是真的在乎张起灵的,真的,很在乎。
只是不知道张起灵对他又是什么感觉,他想,若是张起灵也像自己喜欢他那样…
不,喜欢是没有什么公平一说的,即便张起灵不喜欢他,他也一定会继续喜欢张起灵,并且会更加喜欢,把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一起加上。
吴邪呼出一口气,心说,再也无法假装不喜欢了。

张起灵回来时看见吴邪靠在池边闭眼休息,他步子很轻,吴邪并没有发觉他回来。
他在吴邪的旁边停下脚步,轻轻下到池子里,一伸手就将吴邪搂进怀里。
“诶,小哥!”
吴邪吓了一跳,立即开始扑腾,谁知张起灵却越抱越紧,吴邪挣扎不开,本来周围温度就略高,他一扑腾身上就开始热了起来,心也跳个不停,导致他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小…小哥,你做什么…”
“冷 ”
这一声还拖着一个尾音,声音黏黏的,听的吴邪心跳都慢了半拍,他停止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张起灵慢慢松了禁锢,只是环着吴邪的腰,半晌,在他耳边轻呼了一口气,
“吴邪…”
“嗯?”
“吴邪…”
“嗯,我在。”
“吴邪…吴邪…”
“………”吴邪侧头看了看那个埋在他颈窝的脑袋,瞬间觉得心里很酸,又觉得暖暖的,他说:
“小哥,我在,我在这。”
张起灵没再叫他,只是亲昵的在他颈窝蹭了蹭便没有动静了。
吴邪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张起灵,他以前一直觉得张起灵是没有什么情绪的,也从不与人亲近,好像从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引起他的注意,他就像出尘的仙人…不,他更像不小心掉落人间的仙人,还没有沾到这人世间的红尘。
张起灵抽出手拂上吴邪的胸膛把正在走神的吴邪惊醒,他一把捉住张起灵的手腕叫了一声“小哥!”
说不吃惊是假的,说不紧张也是假的,他本就对张起灵起了心思,再加上这种环境,真的是太暧昧了。
可是张起灵却好似没感到吴邪的阻止似的,自顾自的往上摸。
摸到心脏的位置停了手,他问他:
“疼吗?”
吴邪怔住,有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
他在问他,疼吗?
那是…他之前被箭射中的位置,离心脏只有一节手指的距离…
吴邪摇了摇头,
“不疼了…”
现在已经不疼了,伤口已经要愈合了,甚至已经长出了嫩肉。
他回想了一下,好像当时也不怎么疼,因为那时心里的痛已经超过伤口的痛了。
张起灵将手放下来,又从池中握住吴邪的手,并带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他说:
“吴邪,你摸摸看。”
“吴邪,能感到心跳吗?”
“吴邪,我是有心跳的。”
“吴邪,我也会痛,会心痛的”
“因为你,我这里,差点就真的不会跳了。”
  
  吴邪觉得这温泉宫的雾气真的太大了,模糊了他的视线,打湿了他的心,他抬手擦了擦眼睛,恨不得把心也擦一擦,这样就不会那么酸了。

他的另一只手还反手拂在张起灵的胸膛,感受着张起灵沉稳而有力的心跳。他说:
“小哥,我看到你写的那句话了。”
他转头看着张起灵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
  “除非死别,绝不生离。”
字字清晰
张起灵抱住他,搂的紧紧的。
“好。”

终于,他还是把张起灵拉下了神坛。
他让他有了情绪,他让他变得和普通人一样,这都是他让他改变的。
他突然想到一句话:很多人都说,人最开始是没有心的,所以谁也伤害不了他们,于是恶魔想到办法,找到对方的爱人,并派出他们去打动对方,当他们有了心的时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可以伤害他们了。所以——我们让一个人有了心,也许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伤害他呢。”

吴邪想,他不会伤害他的,并且会杜绝一切伤害他的可能。他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责任。为他一意孤行的改变张起灵而负责任。
他觉得,即便张起灵走下了神坛那也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谁都不可以亵渎他,连自己都不可以。
从前,张起灵是位高于神坛的仙人,追不上也摸不到,
现在,他走下了神坛,他终于能与他并肩了,就算实力达不到,他也能在张起灵身后守护他,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张起灵想要什么他就帮他得到,他若是想要天下,那就帮他君临天下,他若是想要安静,那就帮他与世无争。

吴邪低头看了看那条环在他腰间的手臂,真好,他想,追了五年的人,终于捉住了他的手,他不愿,也不会再放开了。
“小哥,以后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你最好有这个觉悟,别想再甩开我。”
张起灵把吴邪的头按在他的胸膛,让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他说:
“我就只有一个心脏,丢了,就没了。”

一见如故,生万千欢喜。
再见如梦,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
吴邪成功的湿了眼眶,搂着张起灵精瘦的腰身,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心跳声,一声一声,逐渐和他的心跳声重合,就像成为一个人,他和他,再也分不开了。
张起灵也听着那心跳声,直到他们融为一个声音,直到,吴邪融进他的心里,再也无法分离出去。

“吴邪。”
“嗯?”
“别乱摸。”
张起灵的声音有些沙哑,吴邪看了看张起灵身上的纹身越来越清晰,立马停了乱动的手,并向后退了一步。
吴邪知道张起灵身上有一个麒麟踏火的纹身,是用一种特殊植物的汁液纹成的,这种纹身只有在特殊时间下才能显现出来,其余时间都是看不见的。
所谓的特殊时间就是指张起灵体温升高时才能显现,体温越高纹身越清晰。
吴邪看了看那线条的颜色,都快从蓝色变成黑色了,可见,此时张起灵的体温一定很高。

他突然就觉得脸很烫,手也不知道该放哪了,他想,肯定是和这里的环境有关,水温太高了,嗯,肯定是这样…
“那,那个…  小哥,你不冷了吧…  ”
“嗯。”
“那我们…回去吧…”
“好。”
说完,他两谁都没有动作,吴邪还低着头,眼睛不知道该往哪看,他能感到一道视线一直盯着他。
张起灵看了一会,呼了口气,说:
“在这等我。”
说完便趟着水离开池子,他将身体擦干,穿上衣服,待收拾整齐后转身看向吴邪。
吴邪看张起灵突然转身立马收回视线,心说:他娘的,都怪那闷油瓶身材太好,害他看呆了,也不知道那闷油瓶有没有发现老子视奸他,接着又一想,呸呸呸,是闷油瓶他自己没回避的,老子是正大光明看的,有什么好害羞的,也不对,不是害羞,是紧张…
张起灵不知道吴邪的腹诽,只是看着吴邪精彩的表情觉得很有趣,他勾了勾嘴角,对吴邪伸出手,说:
“吴邪,过来。”

在吴邪的强烈反抗中,张起灵还是顺利的将他擦干并穿好了衣服。弯腰就打算将吴邪打横抱走。
“哎哎哎,这个真不用,我自己能走。”
然而,被张起灵选择无视了,吴邪搂住他脖子时,心说,娘的,他就多此一举,面对张起灵的无视政策和强大的战斗力,他还是别做多余的反抗了。

吴邪被张起灵放在床上时很自觉的爬进了里面,他说:
“小哥,床很大,你要一起睡吗?”
“好。”
张起灵揉了揉他的头,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他将吴邪捞进怀里,削尖的下巴抵在吴邪的头上:
“取暖。”
吴邪又往他怀里钻了点,搂着他嗯了一声。
他睡着前想到一句话:
“某一时,某一刻,某一瞬,你突然看见一个人,你的眼里只有这个人,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你与他,再无其他。”
可能,他真的离不开张起灵了。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