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同人

十七.     信

吴邪是认识黑瞎子的,曾经和张起灵在一起的时候还见过他,不过对他倒是没什么太好的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觉得此人非常怪异,时常一身黑衣,就连眼睛上都蒙着一块黑布,他很好奇他能不能看见,甚至还很犯傻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结果收到黑瞎子一口整齐的白牙,黑瞎子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他说:“小三爷,瞎子我是能看见的,而且这蒙着比不蒙看的更清楚。”
吴邪还知道此人身手不错,和张起灵在道上并称“南瞎北哑”。貌似很早之前就认识张起灵,不过,此人性格怪异,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下总能笑嘻嘻的,连胖子这种广交好友且自来熟的人都告诉他此人不简单,最好少与他来往。
当然,胖子的原话不是这样的,胖子那时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吴邪说:“小天真,你别看谁都是好人行不行,让胖爷我省点心,小心哪天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那个人是好相与的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你别一根筋的凑上去。”
所以,吴邪对他一直是敬而远之的。至于黑瞎子对他的称呼,那是因为他之前也帮过他三叔出过任务倒过斗,和三叔也算认识,因此,他见到吴邪也会称呼他一声小三爷,只是这一声小三爷有多少尊敬有多少嘲讽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黑瞎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多少有些防备之心。
“我来这当然是找哑巴张讨债的。”
“讨债?讨什么债?”
“当然是… ”黑瞎子看了看吴邪,嘴角一挑,又道:
“不过,哑巴张不在,你还也是一样的。”
吴邪皱了皱眉头,心想:难道小哥欠他很多钱没还?现在来讨债看到小哥不在就准备绑架自己威胁小哥?想到这,吴邪一时有些警惕。
“小三爷别紧张呀,又不是人命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算我有这个心,也怕哑巴张找我索命,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本来嘛,这事也和你有关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吴邪有些不耐烦,心说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呐…  哑巴张之前让我去保护你父亲,一路护送他到长沙,我这一路隐在暗处,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的不行,现在任务完成了,可不得找哑巴张要点报酬。”
“我父亲!小哥让你一路护送我父亲去长沙!”
吴邪有些激动,虽然解雨臣已经
告诉他张起灵并没有将他父亲发配巴蜀,但他并不知道张起灵还派人一路保护他父亲,而且还送去了长沙…
“是的啊,小三爷,你说,你是否该感谢我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非常感谢!  那我父亲现在是否平安?”
“小三爷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不不不,我就是…”
“小三爷放心,你父亲现在安好,并且已经到了长沙老家,哑巴张派去的侍卫也已经到了,不会有人伤得了你父亲的。”
原来,原来小哥早就细心的安排好了一切,他那么好的人,自己居然还会误会他…
小哥…小哥…
吴邪快愧疚死了,他真的该死,他欠张起灵的实在太多了,用他一辈子去还都不够…
“小三爷?小三爷?”
黑瞎子看吴邪突然发起了呆,出声提醒道:“小三爷,就算你再不待见我也别当着我的面无视我啊,多伤瞎子的自尊心。”
“呃…不好意思…”
“我这还有一封信,是你父亲准备寄给你的,被我顺便劫了来,你要看吗。”
“要要要,快给我。”
“呐,小三爷,你是不是应该请我进去喝杯茶,挺冷的外面。”
吴邪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多事,不知道他很急吗,最好他是真的有信,不然喝完茶非得揍他一顿。
“好… 请进。”

在黑瞎子喝完第三杯茶的时候,吴邪已经快要将杯子捏碎了,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黑爷,请问信在哪~”
黑瞎子喝完最后一口茶水,又向侍女招了招手,示意再添一杯:
“哎呀,真不好意思,瞎子口渴,再加上小三爷这里的茶实在太香了,就忍不住多喝了几杯,小三爷不要介意呀。”
“无妨,黑爷要是喜欢,我让人打包一份送给你。”
“那感情好,毕竟宫里的好茶也不是谁都能喝到的,那瞎子在这先谢谢小三爷了。”
“黑爷客气了。”
“既然小三爷这么阔气,瞎子也得回份礼才好。”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这便是您父亲写的信,现在物归原主。”
吴邪立马上前将信拿到手里。
他的手有些抖,甚至出了些汗,在衣服上蹭了蹭才将信掏出来。
是他父亲的笔迹无误,吴一穷在信中表示他现在已平安到达老家,并且身体安康,让吴邪不用担心他,不过可能以后不回朝堂了,想留在老家享享清福,还准备将他母亲也接到长沙居住,若吴邪愿意留在帝都,自己一个人就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可以找二叔帮忙。
最后吴一穷还向吴邪道明了这件事的原委,是他和张起灵合谋的这个计划,让吴邪不要对皇上有了误会,也不要给皇上添麻烦…
吴邪看到最后,只觉得这封信来的太晚了,要是早来一时,他也不会误会张起灵那么久。
真的是…太晚了…
  
吴邪看着黑瞎子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也不见要走的样子,便知道他并不是专门来送东西的,应该是真的找张起灵有事。他想着现在还很早,而且他还没吃早餐,便道:
“黑爷还没吃饭吧,要一起用早膳吗?”
“好呀,既然小三爷如此热情,那瞎子我也就不好拒绝了。”
吴邪嘴角抽了抽,心说:你还真不客气。
“来人,布膳。”
 
黑瞎子吃的不亦乐乎,边吃还边感慨:
“这宫里的厨师做饭就是好吃,小三爷好福气,做了哑巴张的人,能天天吃到这样的美食。”
“ 咳…咳咳…”
吴邪被黑瞎子的话惊住,差点被刚喝进去的粥呛死。
“你…你…”
“难道不是嘛,我今早看到小三爷可是从哑巴的寝宫走出来的呢。”
吴邪瞪着他,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也涨的通红。
倒是旁边的侍女掩嘴直笑。
吴邪觉得,这人果然不正经,跟他相处一定得心气好,不然能被气死。对他翻了个白眼,干脆不再理他,自顾自的吃起来。
用完早膳,吴邪看了看时间,离张起灵下朝还有很长时间,他又不想理这个黑瞎子,干脆让人重新泡了一壶茶,拿了些糕点和话本子,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
黑瞎子东瞅瞅西看看,发现这屋子里太过素净,好歹也是皇帝住的宫殿,居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算不是金碧辉煌也好歹有一件像样的古董吧,可是,还真的没有。不过倒也符合那哑巴张的风格。
他看了一圈也就没兴趣了,坐下来喝着茶水,看吴邪盯着书本看的入神,他倒是起了兴趣,不过不是对书,而是对人。
他之前是认识吴邪的,注意他不仅是因为他是吴三省的侄子,更重要的是因为,哑巴张很关注他。能让哑巴张拼命护着的人一定很特别。
可是经过他对吴邪的观察,发现他就是个平常官宦家的小公子,除了有点小聪明外,好像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不过现在他发现,这个小公子倒是有点意思。
天真善良,这是他现在能想到的形容词,而这个特点是他们这群亡命之徒所没有的,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们这些常年生活在阴暗中的人关注的了,吴邪就像一缕照进深海之渊的阳光,让多少生物渴求,可是他们也知道,这缕阳光来之不易,若是抢夺就会谁也得不到,所以才会将他围起来,保护起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在保护这个吴家小三爷了。
黑瞎子向门外看了看,太阳已经升起了,阳光也照进了屋内,可惜,他的眼睛再也看不到阳光的颜色了。
不过…
黑瞎子眯了眯眼睛,又看向吴邪,不过,看不到不代表感受不到,他还是能感受的到阳光的温暖的。
他发现,此时的吴邪,就像阳光一样,不光让人感到温暖,还让人移不开视线,真的是,好看…
以前下斗,唯一的光亮就是手中的火折子,他从没在意过任何人的长相,即便看了,他也是认不出他们的样貌的,因为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此时他看着吴邪穿着月牙白的衣服,干干净净的,一支红梅从衣襟处绣到领口,显得异常精致。
袖子挽起,袖口的红梅花瓣若隐若现,衬的吴邪的手又白皙又修长,阳光撒在半边脸上,另半边隐在阴影处,长长的睫毛投下一小片投影,随着一眨一眨的眼睛轻微的扑扇着,迎着阳光的那半边脸蛋红扑扑的,鼻梁微挺,嘴巴也红润润的…
真是…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黑瞎子就这么看着,竟移不开视线了,他轻轻“啧”了一声,心说:这哑巴张真是好福气,一声不吭的就抱得佳人归。
很久之后,黑瞎子把他这个想法说给吴邪听的时候,吴邪顿了顿,随即笑的如沐春风,他看着一边躺椅上晒太阳的张起灵,轻声说道:“是我福气好,才留住小哥的,他那么完美的人,居然肯为我驻留,你说,是不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黑瞎子觉得,张起灵是完美,而吴邪是美好,他们两个天生就应该在一块的,不然谁都配不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其实,那时候的他们,已经说不上是谁的福气好了,因为他们早就融在一起,成为一个人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他对吴邪的印象就是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涉世未深,而且,也不应该踏入这行的…
“小三爷,你为什么会…”
黑瞎子本想问吴邪为什么会进这行,跟着他们满世界的跑,到处下斗,可是,刚说一半他就不想问了,因为,吴邪已经做了,问了也没意义,他话锋一转,又道:“小三爷,瞎子我在这坐了那么久,也无事可做,无聊的很,要不,您陪我聊聊天?”
吴邪抬起头,把视线从话本子上移到黑瞎子脸上,他说:
“谁说你什么事都没做,你不是把我的两壶茶都喝完了吗?”
黑瞎子被吴邪的话噎了一下,不过他并不介意,又道:
“你就不好奇我在这坐着是为什么吗?”
吴邪心说:小样,存心吊我胃口?可惜老子不吃这套,你爱说不说,反正我又没什么损失。
“呵呵,黑爷若是想说自然会说的,何必让我去问?若是没到时机,我问了你也不会说的。”
“哈哈,小三爷好心性。”
“过奖。”
说完他两又恢复了刚才的气氛,吴邪继续看着话本子,黑瞎子继续观察吴邪。
直到一声:
“皇上驾到~”
打破了他俩的诡异气氛。
吴邪立马放下书,向张起灵迎去:
“小哥。”
张起灵点点头,将大氅脱掉交给身后的侍从便看向吴邪:
“何时起床的,吃饭了吗?”
“吃过了吃过了。小哥你…”
“咳咳,那啥,我是不是有点多余。”
黑瞎子实在受不了那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立马出声提醒。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看向黑瞎子:
“你怎么来了。”
看看,看看,这人现在才看到他,合着他一直都没看到其他人在场,黑瞎子郁结,该死的哑巴张,难道你眼里就只有一个小三爷?

“我来当然是找你有事。”
张起灵刚想问什么事,吴邪就道:
“黑瞎子说,他来找你讨债。”
张起灵一听,皱了眉。
“咳!小三爷瞎说什么大实话呢,真爱开玩笑。”黑瞎子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那啥,小三爷如此热情的款待我,又请吃饭又喝茶的,瞎子我那么大气的人怎么还好意思要酬劳,咳,就…就免了,免了,嘿嘿。”
黑瞎子怕张起灵找他麻烦,立即转移话题:
“哑巴,我有事跟你说,探子传来消息,说‘那边’有发现了…”
说完看了看吴邪,又转头看向张起灵。
张起灵明白黑瞎子的意思,他是提醒他吴邪在场,有些话能不能说的问题。
张起灵点点头,对着黑瞎子道:
“无妨,吴邪是我的人。”

——————————————————
两章后有肉文,如果发不出来请大家关注微博看文哦😘
微博:Y_误入檀林发染香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