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甜宠

二十六.   小媳妇

    张起灵陪吴邪用完早膳便去上朝了,他今天要安排一些事情,毕竟之后的两个月左右都需要张海客监国。其实之前也有过让张海客监国的情况,但是有陈皮阿四的干扰总是很多麻烦事,现在收了陈皮阿四的权利总归是好些,不过这次他确实要走很长时间,所以还是得事事巨细的安排好。

张起灵走后,吴邪就将王盟叫了来,让他去准备一些装备,并嘱咐一切都要秘密进行,千万不要被人发现,王盟不是第一次做这事,倒也熟练,吴邪也没那么担心。
“哦,对了,我后天回家一趟。”

“公子…皇上肯放你离开嘛…”

他可忘不了之前吴邪想要出宫,张起灵那张黑着的脸,现在想想他都得打个冷颤。

“小哥要外出办事,我们趁他走的这段时间去西域。”
王盟心说:感情您还是逃跑的,但愿别被皇上发现。

“天真!天真嘞~ 你胖爷我来啦,还不快来接驾!”
门口突然传来震天吼,把王盟吓得一抖,吴邪也听到了,挑了挑眉。
“胖子来了?”
“公子,胖爷最近经常来宫里。”
“经常? 我怎么不知道。”
王盟心说您天天和皇上腻在一起,眼里心里都是皇上,您当然不知道。
“听人说,胖爷最近经常往云艺轩跑…”
“哦?”
吴邪皱了下眉,云艺轩…

“你们主仆二人说什么悄悄话呢,胖爷来了也不理。”
“哪的话,这不正准备去迎接你呢,王盟,去给胖爷倒杯茶。”
“哎,好嘞。”
“还是小天真够意思,知道胖爷大老远走到这口渴。”
胖子坐到位子上,看到桌上的糕点便拿起来吃。
“得了吧,你是来专门看我的嘛?”
“那当然,不来看你胖爷还能看谁?”
“哦?是嘛。”
吴邪身子向前一倾,盯着胖子的眼睛:
“那我怎么听说胖爷最近三天两头往宫里跑,我却一次也没见到。”

“嘿,你这小天真,你天天和小哥腻在一起,我来这岂不是打扰你俩的二人世界,多不讨喜。”
“那你来宫里不是找我,也不是找小哥,请问,胖爷您是去哪了?”
“胖爷我身为一个将军,保卫宫中安全,随时巡查不是应该的嘛。”
吴邪自然是不相信这套说辞的,他眯了眯眼睛:
“后宫是你的管辖之地吗?巡查都巡到云艺轩了,说,是何居心。”
胖子敲了吴邪一下,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胖爷。”
吴邪捂着头,心说,这个死胖子,手劲真大。

“咳,我来这…到还真有一件事找你。”

吴邪一听,挑了挑眉,心说被我猜到了吧,小样,还想瞒我。
“说来听听。”
“那个…小天真啊,你说,要是送姑娘一件礼物,该送什么?”
吴邪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胖子会问这个。
“呃…送给谁?”
“你别管,快说。”
“我又没送过,你知道的,我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
吴邪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坐下来喝了一口茶,其实他之前也听人说过一些关于胖子最近的事情,虽然没多在意,但他觉得胖子想要送礼的对象应该和云艺轩那位脱不了关系。
最近他和张起灵的小日子过得太安逸,忽略了旁人,比如说胖子,比如说云艺轩那位…

“啧,”胖子上下打量了吴邪一下,“我说,天真,你不会真的到现在还是童子鸡吧。”
“噗~”
吴邪一口茶全喷到胖子的脸上。
胖子也没生气,抹了把脸,继续审问吴邪,带着一脸八卦相:
“说~你和小哥进行到哪一步了~”
说完还往吴邪腰眼一戳。

“嗷!!!  ”
吴邪一蹦三尺远,捂着腰吼道:
“大爷的!你谋杀啊!”
疼的他眼泪都快下来了。
胖子愣了愣,心说,他没使多大劲啊,怎么就那么大反应了。
“哦~ 小天真腰疼?”
胖子一脸坏笑,笑的吴邪心里毛毛的。

“要,要你管!”
“哈哈,死鸭子嘴硬,胖爷我一看你那小媳妇样,就什么都知道了。还想瞒我。”
“你才小媳妇,你全家都小媳妇!”
“你还甭跟胖爷我嘴硬,当初是谁说小哥是小媳妇的?”
“你,你瞎说什么,别胡咧咧啊。”
吴邪心说,谁胆子那么大说张起灵是小媳妇的,就小哥那战斗力,那体力,那耐力,那…咳,那啥,反正不是他说的。

“你忘了?”胖子眨巴眼,好心提醒道:
“就张家古楼那次。”

胖子清楚的记得,当时他和吴邪赶到张家古楼时,看见一地的尸体,而张起灵也躺在其中,他俩当场就愣住了,他们从没想过张起灵那么强大的人有一天也会…
吴邪当时就崩溃了,精神上的崩溃,但是表面却没什么异样,吴邪蹲在张起灵旁边,轻轻的晃动他,像怕吵到谁似的:
“醒醒,回家了…”
他说,小哥,醒醒,我带你回家了。
你不是说要我带你回家的吗,现在我来了,你为什么不起来啊,起来啊…起来跟我回家啊!
胖子最先反应过来,跑过去探探张起灵的鼻息。
“天真,吴邪!小哥还没死,小哥还有呼吸呢!”
胖子用力的晃着吴邪,让他清醒点。
果然,吴邪怔了一下,迅速趴在张起灵的胸口,听他的心跳。
“小哥还活着,还活着…”
“对,天真,小哥还活着,我们得赶快把小哥带出去,不然他就真的活不成了。”

张家古楼里撒满了强碱,那些粉末会随着呼吸进入肺里,从而腐蚀人的内脏,而张起灵为了减少呼吸,割腕放血,让自己变得虚弱,一直等到吴邪来救他。

吴邪背着他离开时一直想着,若是他没有来,若是他来的再晚点,那张起灵是不是就真的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或者,被强碱腐蚀,连尸体都没有了…
吴邪不敢再想,只知道搂紧身上的人,再也不放手。

“咱们先休息下,补充体力,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机关要过,要是体力透支,咱们一样会死在这。”
胖子看吴邪好像有些魔怔了,一个劲的背着张起灵赶路,怎么和他说话都不回应,也不让人碰张起灵,生怕被人抢了去似的,他担心吴邪再这么下去会出事。

“天真,咱们不是赶着去西天,再说就是唐僧去西天取经还得化缘呢。”
胖子想缓解一下吴邪紧绷的神经,可是不太管用,因为吴邪根本不理他,他怕他吃不消,又道:
“要不,小哥换我来背,你先歇一会。”说着就想接过张起灵。

“不准!”
吴邪突然戒备的看着他,眼神冰冷,随后又顿了一下,可能是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过分,又补充道:
“你背简直就是猪八戒背媳妇。”

胖子一愣,随即“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倒是没生气,因为吴邪肯和他开玩笑证明情况不是太差,他继续接着话题,抓住重点: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小哥是小媳妇喽。”
吴邪瞥他一眼,
“对,你看他,身子软的跟女人似的。”
吴邪想说,你看他,跟我差不多高,身子瘦的跟刀片似的,骨头硌的我背都疼了,太瘦了,怎么那么瘦,身上是不是只有肌肉,以后一定要把他养肥一点,我来养他,把他喂胖一点,身上肉嘟嘟的,这样背着抱着都舒服。
这么说来,好像真跟养自己媳妇一样,吴邪又肯定了他的想法,补充道:
“没错,小哥就是小媳妇。”
谁知吴邪刚说完,背上的张起灵突然动了动,扭了一下腰似乎是想下来。
吴邪一路背着他本就很劳累,好几次都差点把张起灵摔下去,结果他一动,就更容易摔着。
吴邪有点恼,将他往背上颠一下,背稳点,一手拖住张起灵的大腿,另一只手抽出来,往张起灵的屁股上使劲一拍,呵到:
“别乱动!”
这一巴掌拍的用力,“啪”的一声,在安静的通道内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这一巴掌惊呆了胖子,也把张起灵拍老实了。
吴邪没反应过来他干了什么,继续将张起灵背稳,赶路。
回忆到这,也就想清楚了那句“小媳妇”吴邪到底有没有说。
此时,吴邪端着茶杯,手有点抖,热水溅到吴邪的手上烫的他一个机灵,赶紧将茶杯放下。
“咳…那个…我就是不记得了,怎样!反正我没说!”
“嘿,你这小天真怎么…”
胖子刚想教育教育选择失忆的吴邪就被王盟打断。
“公子,公子!”
王盟急忙忙的跑进来对吴邪和胖子行了个礼,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公子…刚刚有人说…说…”
“说什么?”
“结巴了,有话快说啊。”
胖子急性子,最不耐烦别人支吾。
“说,云彩姑娘去御书房找皇上了…独自一人还…还待了好久…”
吴邪一愣,看着胖子道:
“胖子,你失恋了。”
胖子差点吐血,怒道:
“你不也是!”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