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甜宠

三十二. 吴小佛爷

吴邪出了城门后直奔后林,那里有他事先准备好的马匹。
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除了必要的休息与补给,吴邪基本上都在赶路。

没有了王盟和那些伙计,吴邪也不太敢在一个地方过多停留,他深知自己是个招邪体质,在一个地方待久了,鬼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他自己一个人赶路到底是快的,没人和他打岔逗乐,也不用等着谁休息好了再赶路,另外,从帝都到西域这条路他已经熟门熟路,走哪条路比较近他也一清二楚,一路抄着近道倒是省了不少时间。
不过,他想,若是能有张起灵的汗血宝马他可以更快些的,真的不是每一匹快马都能称为宝马,他一路换了两三匹马才到西域境内,他深感汗血宝马确实无敌。

吴邪刚入镜就看到熟人,他在马上扫视一圈,那群人的领头人也看见吴邪,向后一招手,那群人便瞬间围了上来,恭恭敬敬,整整齐齐的叫了一声:

“小佛爷好!”

吴邪点点头,从马上下来,那个领头人赶紧上前一步拎过吴邪手中的包袱,牵过缰绳,看着吴邪道:

“小佛爷,您一路辛苦了,小的们已经在此恭候多时,现以备好酒席为小佛爷您接风洗尘,请您移步。”

“好。”
吴邪暗暗动了动腿脚,在马上颠簸了太久,感觉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屁股被颠的没知觉不说,连腿都软了。吴邪心说,在自己的伙计面前一定得作足气势,不能让自己的伙计看了笑话,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老子是吴小佛爷,老子走路带风。”然后轻吐一口气,脚下生风似的在伙计的注视下往前走。

伙计们纷纷让行,自动分成两队注视着从中间离开的吴邪,随即跟了上去。

从张家古楼回来,吴邪知道了张起灵的身世,也清楚的明白了张家族长的任务,所以他决定帮助张起灵寻找鬼玺的下落,顺便打压汪家。

因为张起灵刚登基,许多事情要处理,国事太多,国不可一日无君,他根本走不开,因此寻找鬼玺的事情他也耽搁了许久。
张起灵虽然不说,但是吴邪很清楚他是着急的,于是吴邪决定帮他分担一些烦恼。
因为张起灵打心里不希望吴邪参与这件事,所以吴邪只能在暗中进行。
张家古楼之行后,吴邪接替了他三叔的盘口,刚开始的时候,吴邪不适应做这种事情,盘口的人不服吴邪的管理,想反水想谋取或吞并盘口的人比比皆是,吴邪走的举步维艰,但只要一想到张起灵,他就充满了动力,渐渐的也摸索到一些门道,感觉也就没那么力不从心了,没多久,他就收服了各个盘口,也网罗了一众伙计,再加上他自己的一些心腹,吴邪也算是有一方势力的主。
将近三年的时间,他一直在调查鬼玺的下落,直到一年前他才摸索到西域,于是,他就渐渐将自己的势力转移到这里。

西域人烟荒芜,极其贫苦,刚来的时候,他的伙计们都吃不消,可是渐渐习惯了也就好了,再加上他按时会让王盟往这里输送粮食和蔬菜种子,至少伙计的温饱不成问题,经常还有富余,他就会让人将多余的粮食送给这里的居民。时间久了,这里的居民都对他们异常友好,称他们为活菩萨,伙计们也常常称赞吴邪心肠好,心比佛善,再加上吴邪在走货时经常把“阿弥陀佛,放下屠刀赚钱成佛。”这句话放在嘴边,所以大家都送吴邪一个尊称,吴小佛爷。

吴邪其实是不太喜欢这个称呼的,因为张大佛爷的关系,一来他觉得这个称呼不太尊重长辈,二来,张大佛爷辉煌一生,到头来却隐居避世,了却余生。他从心里觉得,这个称呼不太吉利。

不过大家都这么叫,吴邪也没有刻意更正过,这个称呼也便流传开了。
后来,吴邪在生意上,在盘口,在道上,总有一些人有事无事的给他找麻烦,吴邪虽然不喜欢冲突,但不代表他不擅长冲突。
吴邪总能用一些手段让那些给他找麻烦的人心服口服,于是,他便坐实了“吴小佛爷”这个称呼,因为吴邪比之当年的张大佛爷,手段与魄力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这些,都是张起灵不知道的。

吴邪不想让张起灵知道,且不说张起灵知道后会不会阻止他,就算不会,他也不能说。
他就想做些事情,帮张起灵也好,帮老九门也罢,他甚至不需要任何人知道,也不想谁去告诉张起灵自己为他做了什么,这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与他人无关。

吴邪觉得,张起灵已经是皇上了,就该高高在上,就该君临天下,那些血腥肮脏的事情就该远离他,那些黑暗的事情,就让自己来做吧,他不应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何况在张起灵心中,吴邪就该干干净净的,温润如玉,一如当年那个天真无邪。
所以这么多年,吴邪一直隐藏的很好,在张起灵面前,他就是那个温润的吴邪。在道上,他立刻就变成那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吴小佛爷。

“黎簇在哪里。”

“回小佛爷,黎小爷收货去了,这会儿估计也该回来了。”

“好。”

吴邪在西域的聚集点是在中转驿站,这条街上是每一个从西域到中原的商人必经之路,商人们会在此休整,取水换粮,或者买卖商品,各色各样的人和事都有,鱼龙混杂。
吴邪将这里设为聚集点也是看中这一点,一来方便收货走货,二来可以隐藏自己的行踪不被人发现,三来,这里人流量大,消息也就更广泛一些,打听一些事情也会方便很多。
吴邪进到大厅时,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站在厅内左右两边,看见吴邪进门,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地,抱拳行礼:

“恭迎吴小佛爷!”
声音异常嘹亮。

吴邪挺了挺脊背,表面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里暗暗吐槽:娘的,吓老子一跳,准是那个死鸭梨想的主意,什么狗屁迎接方式,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是山大王呢,土不土,俗不俗!

吴邪坐定,扫视一圈:
“都起来吧。”
“谢吴小佛爷!”
“黎簇还没回来?”
声音刚落,就有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这呢这呢!”

随后,一个青衣少年就跑到吴邪眼前。
“我在这呢,黎簇恭迎吴老板。”
说完嘿嘿一笑,又贴近吴邪耳边道:
“吴老板,这阵仗怎么样?”

吴邪瞥他一眼,淡淡道:
“我不会夸你的,以后这些有的没的就省了吧。”
黎簇瞬间垮了脸。

吴邪心里觉得好笑,觉得欺负黎簇和王盟真是一件乐事,前者天天希望吴邪能夸一夸他,后者希望吴邪能给他多加一些月银,吴邪自然不会满足他们。

黎簇是他在一次走货途中救下的,据说黎簇家人在战乱中去世了,只剩下黎簇一人,吴邪见到他时,他全身都是伤,已经奄奄一息了。吴邪觉得这孩子挺可怜,便救下了。后来发现这孩子跟他性格有些像,活泼又有点小聪明,走货时便放在身边带着,有意无意的教他一些做生意的门道,慢慢的陪养他。黎簇也一直以为吴邪只是个商人,便一直叫他吴老板或者吴大哥,后来他发现吴邪这人心思缜密的很,做事情也很有一套,最关键的是,他发现吴邪好像不光是在做生意,他有点好奇。

直到一年前,吴邪找他谈话,和他说了一些大概的事情,他才发现,吴邪不简单。
吴邪觉得,黎簇是个不可控因素,与其让黎簇自己发现并做一些好奇心害死猫的事情,还不如让他知晓。于是,他便着重陪养黎簇,让他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帮他掌管西域这边的琐事。

“好了,说正事吧。”
吴邪千里迢迢的赶来西域可不是为了听他们问好的。
黎簇挠了挠头,说:

“有一个伙计上山,在那里的喇叭庙呆了一阵子,偶然间听到一个故事,感觉有些奇怪,估计和鬼玺有关,也可能和张家…不,和皇室有关。”

黎簇小心斟酌着用词。吴邪看出他的犹豫,说:
“无妨,这里不是帝都,大家也都是自己人,没那么多礼数。”
言下之意就是,你想怎么说都可以,不用在意那么多。

“是,不过,吴老板,宴席已备好,咱们还是边吃边聊吧,何况您一路那么辛苦,不急这一时。”

吴邪本想说无妨,但是又一想,自己确实没怎么好好休息,现在还真是又累又饿,虽然他有夜长梦多恐惧症,倒也真不用急这一时,消息也不会跑。

吴邪点点头,说:“好。”
关于夜长梦多恐惧症这事,是吴邪经历了那么多事后的后遗症,对于一件事吴邪总是觉得,一旦他停止了,或者有所喘息了,这件事就会被人破坏。所以他现在不再随性地做事,而是很有规划和有目的性的做事。
——————————————————
天噜啦!吴小佛爷驾到~

三十一. 梨园解语花
由于有敏感词不能发,所以请大家移步微博,不便之处请见谅😘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