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吴邪的衣服有图片参考,可在微博上看到。

四十九. 吾王起灵
 
“唔…”
床上的人儿终于有了转醒的迹象。
张起灵低头看了看,发现吴邪只是往他怀里钻了钻,又接着睡了。
吴邪在迷糊中搂住了一个热源,并且滑溜溜的手感非常好。

他来回摸了又摸,总结道,嗯,确实很滑,跟自己一样…
咦?有什么不对…
吴邪慢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白花花的皮肤和健硕的胸膛,他又往上看去,便是张起灵那张俊秀的脸。
“小哥,早~”
张起灵点点头,怕他没看见又嗯了一声。
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吴邪眨了眨眼睛,大概是真睡醒了,脑子也灵活了,他反复想着触感…触感…
吴邪蹭了蹭,果然很光滑,立马往被子里一钻,随后又钻出来,裹住被子嚅嗫道:
“小哥,你怎么没给我穿衣服……”
张起灵挑了挑眉,才不会告诉他因为这样抱着更舒服。
吴邪看张起灵没回他,觉得有些尴尬,转移话题又问道:
“小哥你怎么没去上早朝?”
张起灵揉揉他的脑袋,有些无奈似的说道:
“你看窗外。”
“嗯?”
虽然不知道张起灵为何突然让他看风景(?),但是他还是撩开床幔向窗外看去,嗯,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艳阳高照,就是太阳好像往西偏了一点…
“咳,那个…”
他竟然一觉睡到下午…
“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张起灵摇了摇头:
“你太累了。”
“嘿嘿,小哥你真好。”
“起床用膳吧。”
吴邪一听,立马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张起灵:
“不要~我还想睡,你陪我。”
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特,特么他居然对张起灵撒起娇来了,还那么顺口!
张起灵也是一愣,随即就勾起了嘴角,若不是一会儿真有事要做,面对这样的吴邪他还真不忍心拒绝。
“等下尚衣局的人会送来两件衣服,你试一下,找件喜欢的穿上,晚上有宫宴,你跟我一起出席。”
“宫宴?”
“今晚是除夕。”
  
尚衣局的首领太监亲自给吴邪送来了衣服,笑眯眯的对吴邪说:
“这是皇上特意吩咐的,衣服也是照着皇上的意思挑选的,可见皇上对公子您呐,是多么的上心。”
他说的太过直白,吴邪表面上有些尴尬,其实心里美滋滋的。
他将两件衣服都试了一遍,都非常好看,而且衣服的尺寸大小都刚刚好,特别合身,可见张起灵的用心程度。
怎么办,两件他都很喜欢。于是吴邪便犯了难,不知道该穿哪件好了。
“小哥,这件好看吗?”
“嗯。”
“那这件呢?”
“好看。”
“那…”
“都好。”
“……”
吴邪一瞪眼便不再问他,张起灵心说你不穿更好看。
但是只能给我看。
 

最后吴邪决定穿那件白色外衫,红色里衬的衣服。
白衣胜雪三分,还绣着红梅点缀,里面红衣似火,又似隐藏在白雪内的一簇红梅花。凌寒独自开的傲骨红梅与素净的白雪交辉相映,胜过了一切美景。

吴邪穿戴好后走出寝宫,立即让一群宫女太监看直了眼,就连张起灵看了都愣了会儿神。
吴邪本就长得好看,如今被衣服一衬就更显精致,原本白皙的皮肤如今透着红润,大大的眼睛像汪着一潭清泉,清澈见底,高挺的鼻梁使得五官更加立体,就连嘴唇也像是被红梅亲泽过一样,红彤彤的,很是诱人。
真是,好一副红梅瑞雪图。
吴邪没看出他们的异样,踱步到张起灵面前,斟酌道:
“我穿成这样可以吗?虽然那件水清色的也很好看,但是我想着今儿个是除夕,穿红色的更喜庆些。”
张起灵回过神,放下手中的书卷,帮吴邪理了理腰上的挂坠和绣包。
很好看,他想,若是穿一身的红色一定会更好看。
张起灵起身将吴邪拉回室内,让他坐在铜镜前,伸手便解了他白色的发带,又换成红色的发带给他绑上。
“诶?小哥?”
张起灵没回他,只是拿过台上的木梳,专注的给他梳理着头发。
一梳梳到头,
二梳梳到尾,
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
张起灵放下梳子与镜中的吴邪相视。
“吴邪,红色很好看。”

张起灵与吴邪一同行至金麟殿外分开。张起灵贵为皇帝,必须要从正门进入接受所有人的朝拜,能同皇帝一起从正门进入的就只能是皇后,麟国皇帝从未婚娶是人尽皆知的。因此,张起灵只是一人从正门进入大殿,而吴邪身为人臣就只能从偏门进入。
即便张起灵有意让吴邪同他一起进入,吴邪也是不愿的,这也是为了少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为张起灵徒增烦恼。

“皇上驾到~”
所有的大臣立马离席向张起灵行跪拜礼。
“吾皇 万岁 万岁 万万岁。”
张起灵坐到位子上,扫视众人。
“平身。”
吴邪则趁着众人行礼的空隙,偷偷溜到胖子旁边的空位上坐好。临走前张起灵给他披了一件白色的斗篷,能一直包到脚踝,非常的保暖。此时吴邪往那一坐,斗篷便垂到地上,像是铺了一地的白雪。
“我就知道你今晚肯定会和小哥一起来。怎么样,昨儿小哥没有为难你吧。”
吴邪将斗篷取下交给身后的王盟,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说道:
“没有,小哥才不舍得为难我。”
“啧啧,怕是小哥把你折腾的太狠,没舍得再审问你吧。”
胖子一脸猥琐的打量吴邪,
“看你这容光焕发的,面色红润有光泽,小哥把你滋润的够好啊。”
吴邪一巴掌拍到胖子脸上,怒道:
“别他娘的那么猥琐!脸红也是衣服衬的,跟小哥没关系!你个死胖子,天天满脑子污秽!”
“你们两口子是胖爷的兄弟才关心的,若是换了旁人,胖爷我才懒得理。”胖子上下扫视了吴邪一遍,道:
“不过你这衣服倒是真挺好看的。”
“呵呵,谢谢,你穿的也挺喜庆的。”
吴邪看着胖子的衣服捂嘴直笑,可不是喜庆嘛,胖子穿了一身枣红色的衣服,远远的看去跟一坨红枣糕似的。
“好看吧,胖爷才做的新衣。”
“嗯,话说你今天怎么没穿官服?”
“不是我一人没穿,你没发现吗,所有官员都没穿官服。”
胖子给吴邪斟了一杯酒,解释道:
“小哥说今儿个除夕,阖宫夜宴慰恤大家,本就应该和和睦睦,不应拘束,所以大家就随性了。”
“哦…”
吴邪正要说我怎么不知道,就看到张起灵举起了酒杯,开口说道:
“众卿家平日里为朝廷效力劳苦功高,朕都看在眼里,今天是除夕,朕 特在此设宴犒赏大家,今日不必拘泥于礼节,大家尽管尽兴便好。”
说完便饮尽了一杯酒。
大臣们一看皇帝敬了酒,纷纷端起酒杯站起来齐声道:
“臣等必将为朝廷效力,为吾皇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吴邪跟随大臣们饮尽了酒,抬头看着主位上的张起灵——
王者气势不怒自威。
他觉得,所谓的至高无上,君临天下也便是如此了吧。
他以前没有上过朝,从来不知道作为一个臣子来仰视九五之尊是何感觉,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皇权至上的感觉。
曾经以为:
至上,是至吴邪心上。
而这一刻:
至上,是至吴邪之上。
 
“胖子,你上朝的时候看小哥是什么感觉?”
“能有什么感觉,胖爷我又不是你。小哥就是小哥,要说感觉,无非就是他坐着我站着,不公平的感觉。”
胖子哈哈笑了一声,看着吴邪的表情凝重,也知道他问的不是这个意思,胖子盯着酒杯回忆道:
“说实话,第一次上朝的时候,胖爷我确实被小哥的气势给震慑到了,你没上过朝不知道,就连你父亲,老一辈叱咤风云的人物都要给小哥下跪,我那时候就觉得,天生王者风范,大概说的就是小哥了。
不过你知道的,胖爷是个粗人,也没太多感慨,君臣之礼得守,兄弟情义也不变,小哥还是那个小哥。”
“嗯。”吴邪抬头看着张起灵,又重复道:
“天生王者。”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