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甜宠

看吴邪那么霸气,小哥是不是也要有点表示。小哥威武!
 
五十一. 万里江山不如你

吴邪回去的时候发现胖子已经坐在位子上了,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跳舞的舞女,就差没流下口水了。他走过去一巴掌拍在胖子的背上,调侃道:
“天蓬元帅可是看到嫦娥姐姐了?”
“诶?天真你刚刚去哪了?”
胖子没有在意吴邪的调侃,一把将吴邪扯到位子上坐下,有些兴奋的说道:
“不过你来的正好,快看云彩,舞跳的可美了。”
“谁?”云彩?
吴邪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有些耳熟,想了想,哦对,云艺轩那位。
“就领舞那个,怎么样,云彩好看吧。”
吴邪朝舞池中央看去,一眼就看到穿着绚丽舞衣的云彩,就像一只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确实很优美,也难怪把胖子迷的晕头转向。吴邪一思量,云彩是异族送来的礼物,听说能歌善舞,出现在这种场合也是理所应当,胖子大概也想到了这点,估计刚刚借故离开也是去偷偷看云彩了。

“德行!你看哪个女子都觉得美,还差云彩这一个嘛。”
“少他娘的污蔑胖爷我!胖爷可是很钟情的。”
胖子说这话的时候视线都没离开云彩一下下,吴邪有点无奈,心说这胖子难不成还真动了心?
其实,之前有听别人说过这件事,王盟也和他说过胖子经常往云艺轩跑。宫里的人也有议论,舆论中心倒不是胖子,而是云彩,毕竟云彩算是皇上后宫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人,自然受人瞩目一些。
原本这事是很备受关注的,八卦这种事嘛,可是中华民族源远流长且经久不衰的传统文化,在哪朝哪代都非常盛行,麟国自然不甘落后,且后宫更是起到了带头作用。
要问为啥那么积极,开玩笑,这意味着他们帅到人神共愤的皇帝张起灵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到底有没有打算册妃立后,然而——在八卦升温且有可能沸腾的时候,他们的皇帝居然跑了!
美其名曰微服私访,还连带着将吴家公子一起揣怀里带走了。
当然,他们不知道吴家公子是自己偷跑的,但这不影响八卦的爆炸,总之说来说去也只能总结一句话,他们的皇帝压根对女人没兴趣,要不怎么会放着这么个美人不要,带着一个男子出游。
吴邪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差点吐血,直呼八卦舆论要不得,拒绝八卦人人有责,改善不良之风就得从后宫抓起。
可怜云彩独守空房,不对,应该是独守后宫。
舆论过后紧接着的就是伤害,云彩开始受人白眼,听人闲话,宫女太监们也时常苛待她,明里暗里给她脸色看。云彩本就是人家送来的礼物,说起来地位还不如某些宫女,若不是皇帝吩咐顺子给她一个住处,云彩还真是不好过。原本她们还挺尊重云彩,说巴结也不为过,因为皇帝曾经去过云艺轩,他们也以为云彩得了宠,却没想到皇帝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惩治完云彩的宫人就抱着吴家公子头也不回的离去。这让他们看的明了,也知道皇上压根不在乎云彩,宫里的人见风使舵惯了,自然不会再讨好云彩。
可是没过多久,就发现云艺轩被人保护了起来,且都是宫中的护卫,而那些平时欺负云彩的人也被暗地处置了,这让他们有些惶恐,不安之外也有些好奇,到底是谁吩咐这些护卫保护云艺轩的。
他们私下里打听了一下,这些人也不遮掩,就说是王将军让他们保护云艺轩,不准任何人欺负云艺轩的人。
这朝廷的大臣出入后宫可是大忌,王将军还那么明目张胆的触犯大忌,难道皇上刚走这王将军就开始觊觎后宫?可是他们不管是明示还是暗示给代管朝政的海客王爷听,海客王爷都当做没听见,压根不关心这事。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们开始猜想,突然想起来王将军和皇帝私下里关系非常好,说不定王将军这么做是皇帝吩咐的,也就是说这是皇上要他保护云彩的了?那这皇帝对云彩是关心还是不关心?
这事只有吴邪清楚,张起灵才不会有心管这些,多半是胖子自己命人去保护云彩的。
没想到胖子那么急忙地跟随吴邪去了西域,临走前居然还细心的吩咐了这些事,当真是让吴邪意外。
说到这里,吴邪倒是自我检讨了一番,胖子是他的好兄弟,他却从未关心过胖子的私下生活。说来胖子也二十七、八了,至今为止还是光棍一个,若是换了旁人,早就妻妾成群,儿女成双承欢膝下了。怎么说也是因为他们,早些年一直陪着他们东奔西跑,连娶妻之事都耽误了。
原本胖子也给人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平时看着也不靠谱,吴邪就真的没注意过这些事,不曾想,胖子早就不声不响的动了心。曾经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胖爷,却恋上了一只无意停留的蝴蝶。
吴邪叹了一口气,想着这条路恐怕不好走,放下他俩身份的问题不谈,云彩对胖子有没有感情还很难说,就说云彩看张起灵的那眼神,也知道胖子的漫漫追妻路尤是遥远。不过,也不是绝对的,真心最能打动人,还是先确定胖子是不是真的动了心,别是他看了美人都这样。想到这,吴邪就给胖子倒了一杯酒,问道:
“胖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云彩。”
胖子看着吴邪,表情就突然认真起来:
“我是真的喜欢,从未开过玩笑。”
吴邪怔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胖子那么认真的神情,随即对胖子一笑:
“好。”
既然喜欢,那作为兄弟,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吴邪这厢还没壮志完,那边就响起了掌声。他朝舞池中央看去,发现云彩已经一舞毕,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旁边的胖子更是巴掌拍的震天响,吴邪听着都觉得疼。
云彩立即成了焦点,但是麻烦事也随之而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一句:
“这云彩姑娘的舞可真是好看,当真是用心了。”
随即就有人接道:
“可不是,之前只听说云彩姑娘是歌女,没想到舞跳的也那么好。比宫里的舞女跳的都好,异族首领当真是送了个宝过来。”
云彩微微一笑,欠了个身,落落大方的,丝毫没在意别人说她是歌女舞女,吴邪心说,这云彩姑娘倒是个有心气的人。
但是张起灵不在意这些事,一扬手,随口说了一个“赏”字。
他现在就想赶紧把这宴席结束,早点把吴邪抱回去,一晚上净看着吴邪放光放彩的招惹蜜蜂,吸引了那么多的注目还不自知,看他晚上不好好惩罚这个人。
可是有些人就是那么不知好歹,不懂得看皇帝脸色,紧接着说道:
“这伺候皇上就得比旁人优秀些,想必皇上身边的人各个不凡,云彩姑娘多才多艺大家是有目共睹,就不知同样在皇上身边伺候的吴邪公子是不是也如此优秀。”
“听闻公子吴邪才华横溢,吴大人教子有方,公子不但满腹经文还擅长音律,就说那笛子,吹的可是一绝。”
“哦?既然如此,公子不妨来一曲,再配上云彩姑娘的舞姿,想必这节目一定会精彩绝伦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吴邪身上。
胖子把酒杯往桌子上一墩,骂了句娘西匹,
“这群老狐狸,真他娘的奸诈!天真,你可别上了他们的当。”
吴邪自是明白的。这些人说话中净是讽刺,摆明了说吴邪是张起灵养在身边的侍宠,吴邪若是应了,就等于承认自己的身份与艺妓相等,顺便侮辱了他父亲,教出的儿子居然成为皇上的身下仕,和外面的那些小倌有何区别。吴邪若是不应,那些人更会说他还不如能歌善舞的云彩,吴大人的儿子还不如一个身份低微的歌女。
无论同不同意,他们都把吴邪连带着他父亲一起侮辱了。
吴邪将那几个人看了一遍,发现他们都面生的很,倒是有两个人是吴邪相当熟悉的,其中一个就是楚大人。
吴邪心说这人上次被他用笛子砸出了鼻血,教训没吸取倒是记住了他会笛子。
另一个就是凉师爷,吴邪想了想,这两人貌似都是陈皮阿四的同僚。说来,他今晚好像并没有见到陈皮阿四,不光如此,吴邪环视了一圈,发现还有好几个大臣都没来,就连张海客都没来。之后吴邪一思量,张海客替张起灵监国那么久,好多人甚至习惯了有事就禀告张海客,如今张起灵已经回来了,为了不引起麻烦,这种场合自然不宜露面,就怕被有些人利用,挑拨离间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官场的事情太过复杂,深究起来真的能说出许多的弯弯绕绕,这里暂且不提。吴邪心说张海客也是聪明人,这种场合能躲最好就躲了,省了多少烦心事。
不过此时吴邪也没空思量张海客的事情,他看着那些人,想的是,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公然当着张起灵的面羞辱自己,恐怕还是陈皮阿四在背后给他们撑腰,否则就凭这几个没脑子的,也想不了那么周全。
吴邪看了看楚大人,又给胖子使了眼色,胖子会意,也理解吴邪的想法,耳语道:
“老陈皮称病,没来。”
吴邪点点头,心说果然如此,这些人就是被陈皮阿四推出来的,即便最后他们被张起灵惩罚了,也怪不到他的头上,他大可说自己不知情,成与不成他都没有任何损失。这个老奸巨猾的人,做事真是滴水不漏。
吴邪还没说话,张起灵便出了声:
“都给朕住口。”
张起灵看着他们,清清冷冷的说道:
“楚大人若是想听曲,朕可以将宫中的乐师送给你,就不知楚大人能否承受的起这份恩德。”
吴邪勾了勾唇角,接着张起灵的话说:
“皇上送我玉笛时曾说,今后我只可给他一人吹奏,请问楚大人,您是以什么身份要求我吹给你听?”
“臣…臣…”
“如今,皇上就在这里,各位大人若是想听,大可向皇上请意,只要皇上同意,我自不会推辞,你们,有谁想听?”
吴邪扫视了一圈,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笑了笑,说道:
“既然没有,那我便离开了,以后你们也再没机会听了。”
吴邪起身向张起灵行了个礼:
“皇上,臣已经酒足饭饱,这会儿有些不甚酒力,就先行一步了。”
其实若按君臣之礼,吴邪这话算是不太尊敬的,奈何皇帝摆明了宠着他,只见张起灵对他点点头,说道:
“好,路上小心,小顺子,送公子回宫”
“是。”
吴邪临走前对那些大臣笑的春光灿烂。
他想,既然他们总是拿他的身份说事,那他就将这身份给做足了。
谁让皇帝宠着他呢,就是任性。

吴邪走后,张起灵就变成那副冰冷的样子,他眼神一凛,带着戾气,问道:
“楚大人,是谁让你说那些话的。”
张起灵心思缜密,吴邪能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想到,那些人的花样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提,看他们也像看跳梁小丑,之所以一直没动他们,不过是因为没到时候,如今看来,他得好好整治一番了。
楚大人一听张起灵的声音,吓得立马跪在大厅中央:
“无,无人指使臣说那些话,臣也是为皇上着想,公子吴邪无才无德如何能在皇上身边伺候,皇上您至今没有立后纳妾,却养个男子在身边,传出去也会让百姓议论纷纷的啊,皇上,您得为江山社稷着想啊。”
“住口!朕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皇上,老臣是为社稷着想,公子吴邪狐媚惑主,是要置麟国无后啊。”
“来人!将他拖出去,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将他的首级悬挂于城墙之上,以儆效尤!”
  
所有大臣听着楚大人的鬼哭狼嚎全都吓得跪在地上抖个不停,深怕会殃及他们,引火上身。
他们的皇上发怒实在是太可怕了,曾有民间传言说他们的皇帝是,麒麟一笑,阎王绕道。
现在他们觉得,麒麟一怒,毁天灭地也是有可能的。
张起灵此刻的神情就像是雪山之上的千年寒冰,一个眼神也让他们仿佛置身于冰河内,冻得他们从心底感到寒冷与冰凉。
“今后若是还敢有人对公子吴邪不敬,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吴邪是朕的人,也是朕唯一深爱之人,今后朕也不会另娶他人。”
“朕不是在同你们商量,而是要昭告天下,谁要是有异议,论律当斩!”
“从今天开始,公子吴邪便是这后宫唯一之人!这麟国后宫是他吴邪的,这天下是我张起灵的,江山社稷不会因为任何人而被夺走!”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