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 《至上》 古风同人 甜宠

十六.    黑瞎子

黑瞎子回到帝都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想去找张起灵报告一下任务成功,并向他索要劳动报酬。可是当他飞身行到御书房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他感觉有点心塞,因为别说报酬,就连一杯茶他现在都喝不到了。不过他感觉很奇怪,哑巴张这个人,平时恨不得把御书房当寝宫,今天居然不在这里,真是不可思议。
他想,明天张起灵肯定会上早朝,不过他不想看到那群大臣,所以他不会在那个时候找他。
那么,就只能明天晚上了。
“哎~”黑瞎子叹了口气,心说,真惨,又不知道去哪住了。

然而,当黑瞎子第二天晚上夜探御书房时,张起灵还是不在。
“啧…这个哑巴张去哪了。”
他决定去寝宫看看。

黑瞎子掀开房顶的瓦片时,发现张起灵确实在寝宫,不过,张起灵在睡觉,更让他惊讶的是,张起灵怀里还搂着个人!!!
黑瞎子感觉他肯定是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决定再仔细看一眼,可是刚往床上瞄的时候他就冒了一身冷汗…
因为,他正好对上了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睛。
张起灵冷冷的盯着房顶的那个洞口,眼神里透着杀气。
黑瞎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将瓦片轻轻的盖好。
张起灵收回视线,看了看怀里睡得正香的吴邪,轻轻的掀开被子下床,穿好衣服便往外走去。
开门声将门口守夜的侍卫惊醒,他们立刻跪下向张起灵行礼,心说,完了,被皇上发现他们偷懒了…
“皇上,有何吩咐。”
“没事,你们下去吧。”
“是。”
侍卫松了口气,立马退下了。

张起灵走到院子里,负手而立,
“出来。”
“嘿嘿…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黑瞎子摸了摸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咧嘴一笑。
“你来的时候。”

“呐…真是…我说,哑巴张你艳福不浅啊,我这才走多久,你就有暖床的了,快说说,哪家美人?”
“任务完成了吗。”
“啧…你这人怎么…”
张起灵完全无视黑瞎子的八卦心,搞得黑瞎子很无语,他还想继续八卦呢,就接收到张起灵眼刀一枚,乖乖住了口。
“好吧,人已经安全送到了,长沙最近也很安全,你派去保护吴一穷的人也已经到位。”
“嗯。”
“报酬。”黑瞎子伸出手,做出一副讨账的样子:“我这一路跋山涉水的,风里来雨里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请把我的劳动报酬给我。”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抬脚离开。
“哎,哑巴张,你不能这么无情吧,你这属于压榨劳动力。”
黑瞎子上前挡住张起灵的去路,痞痞的笑着:“要不,你满足我一下好奇心,我就不要报酬了。”
黑瞎子确实很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抓住张起灵的衣角,他两认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张起灵对谁多看过两眼,哦,不…还真有一个…
黑瞎子其人,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何身份,只知道这个人在道上经常出现,且不限职责行当,也就是说,只要你给的钱够多,只要他乐意,他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比如,帮你杀死一个人,帮你盗取一件物品,再比如,盗墓,等等。
张起灵第一次见到黑瞎子是在一个墓里,那时他们对对方的印象都是身手不错,不过没有过多的交集,此后,也经常在墓里见到,合作的多了,张起灵也觉得黑瞎子不错,至少他两有时能配合的很默契。
所以,张起灵和黑瞎子倒是成了朋友,算不上哥俩好的那种,但是对方有事也都会帮忙。
他虽然和黑瞎子认识好多年,但对他也不是很了解,本身他也不是好奇的人,所以不会去关注什么,他一直目的明确,只做有用的事,只认识有用的人。
因此,他对黑瞎子的了解也不过是知道他姓“齐”,身手不错,好像还有眼疾,眼睛不能受强光,所以一直在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  偶尔脑子有问题,貌似还是个前朝的通缉犯。
不过自从他登基以来,黑瞎子也在他身边帮他办事,只有特殊任务时他才会交给他去做,除此之外黑瞎子都在做什么他也不清楚。
张起灵抬眼看了一眼黑瞎子:
“吴邪,你认识的。”
说完便离开了,留黑瞎子一人在风中凌乱着。
“啊啊啊… 谁?!  小三爷!”
黑瞎子经历了一次头脑风暴,又突然觉得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相比较哑巴张和一个女人颠鸾倒凤,夜夜笙歌的,他还是能接受他和小三爷在一起,毕竟之前谁都能看出哑巴张对那个吴家小三爷特别关照,况且也就小三爷能受得了那哑巴张的性子了,再一联想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这么想来,也没那么违和了,毕竟从 前一个朝代到现在,也没禁止过男风的。
只是…  他心里很不平衡,
连那个哑巴张都谈恋爱了,他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不行,他也要去寻找他的春天了。  
于是脚尖一点,立马消失在院中,风轻轻拂过树叶,带动它们轻舞,一切如旧,平静的好像从未 来过任何人。

张起灵回到寝宫的时候,发现有微弱的光亮,他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进去了,立马踏进卧房,发现吴邪正撑着手臂,侧坐在床上,床头正点着蜡烛。
是吴邪醒了,他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感觉浑身燥热,嗓子发干,
因为吴邪半撑半坐,亵衣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领口也因为他的动作一半滑到了肩头,皮肤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白皙,像一块松糯软滑的鸡蛋糕,让人忍不住去品尝。
简直引人犯罪,恨不得让人去爱抚他,侵犯他,占有他。
偏偏某人还不自知,作死的用他软软糯糯的嗓音叫了一声:“小哥…”
由于才睡醒,声音还黏黏腻腻的,并且还有些沙哑,
又半眯着泛着雾气的眼睛,迷迷糊糊的问:
“你去哪了…”
“该死!”张起灵只觉得下腹一紧,低声咒骂了一句,立即上前把吴邪推到,用被子裹起来,不让他漏出一点诱人犯罪的可能。
“唔…干嘛… 你要捂死我啊…”
吴邪挣扎的漏出头,用一双迷瞪瞪的眼睛瞪着他。
张起灵脸有点黑,呼了一口气,把他往里推了推:
“睡觉。”
吴邪看他上了床立马粘过去,又问:
“小哥你刚刚去哪了。”
张起灵摇摇头,反问道:
“吵醒你了?”
“没有,你很轻,但是你不在,我就醒了。”
以前,吴邪经常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张起灵不见了,每次都是在他睡着时离开的,即便现在搂着张起灵入睡,他还是很不安,还会觉得很不真实,他多怕又像以前一样,一醒来就发现他消失了,怎么找都找不到,想到这,吴邪又把张起灵搂的紧一些,他发现张起灵身体很冷,虽然他一直体温都偏低,但是现在被冷风一吹就更冷了,他想用自己的体温帮他暖一暖。
“至少,每次你消失的时候,我总能发现。”
张起灵顿了顿,随即把他搂紧,低头吻了一下吴邪的发顶,说:
“睡吧,我在这。”
“小哥,下次出门的时候多穿些,好冷。”
“好。”
“小哥,晚安。”
    
吴邪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张起灵已经不在了,吴邪看了看天,感觉还挺早,但是他也睡不着了,便起床洗漱更衣。
待他收拾妥当,推开门的时候把正在打扫院子的侍女吓了一跳,她们没想到公子今天起的那么早,所以都没人进去帮公子洗漱。
“公子,奴婢不知您起的早,没帮您打水洗漱,是奴婢…”
“没事,是我今天起的早,不怪你们,你们继续去忙吧,不用管我。”
“是…”
吴邪平时是起的比较晚的,尤其在冬天,若是没什么事情要做,他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他觉得,冬天就应该待在暖炉旁,或者窝在床上。可是现在张起灵不在,没人给他暖被窝,也就不想睡了。吴邪撇了撇嘴,觉得自己越发矫情了,才和张起灵呆几天,就开始养成离不开他的习惯了。

他走到院子里,伸了伸懒腰,虽然还是有点冷的,不过空气是真的好,貌似早起也是不错的。
他看了看院子里的梅花,想着前两天也是看着这同一片景色,可是心情却截然不同,果然,看风景也是得根据心情来定的,他终于知道那些诗人在做诗时的心境了,明明都是同一个季节同一片景色,可表达出的感情却不同。
他现在不就是这样嘛,因为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
四处看了看,都是白色的梅花,有些单调,不过…
吴邪眯了眯眼睛,他刚刚看到有一团黑色迅速移动了一下。
“谁在哪里!出来!”
可是半天也不见有动静。
吴邪低头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掂量了一下,心说:
虽然他没有张起灵那百米之内指哪打哪的牛逼技能,但是,吓唬吓唬人他还是能做到的。
吴邪摆好姿势准备扔出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
“哎哎哎,别动手,小三爷,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随后就有一个黑影从上而下落到院子里。
吴邪上下打量了下,只见此人一身黑衣,眼睛上还蒙着一块黑布,简直…从头黑到脚,吴邪嘴角抽了抽,道:
“黑瞎子,你怎么在这。”
 
———————————————————
前期吴邪会温润一些,但是绝对不会娘。
这也是为了后文小三爷变强做铺垫。本文中的吴邪有时天真可爱,有时温润如玉,有时也会狠辣无情。总之,小三爷,吴小佛爷,邪帝都会在本文中提现出来。
另外,我只要闲下来就会更文的,放假尽量多更,感谢大家看文😘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