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甜宠

十八.     提醒
  
   “无妨,吴邪是我的人。”
吴邪睁大眼睛看着张起灵,他有点吃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张起灵对别人宣布主权,而且所有物还是吴邪,这是不是承认了他们的关系?并且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大大方方的宣布了他俩的关系?
吴邪此时有些飘飘然,昏昏然,不知所以然。
“呐~哑巴张你这是,好吧好吧,小三爷不是外人,是你的内人。”
黑瞎子的语言太过直白,倒是让吴邪羞红了脸,他喏了一声,说道:
“那个,我有事先出去一下,你们两慢慢聊。”
随即便大步离开了。
黑瞎子目送吴邪出了门,心说:
他明明昨晚看到小三爷和张起灵睡在一起,居然一大早就那么精神,步子也很稳健,莫非…
他看张起灵已经坐在位子上,立马上前打趣道:
“这小三爷起的倒是挺早,精神头也好,走路更是步履生风的,看来哑巴很是心疼小三爷啊。”
张起灵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又想说什么。
“小三爷能起那么早不是你昨晚没舍得折腾他?”
黑瞎子看到张起灵突然黑了脸,脑子一转,嘿嘿直笑:
“莫不是…哑巴你不行?”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啧,不应该啊…”
张起灵现在很想把黑瞎子弄死扔到后花园的水井里,眼不见为净。
“哈哈哈哈哈哈!!”
黑瞎子笑的猖狂,难得看哑巴张吃瘪,心情异常的好。
“说正事!”
“哈哈,好,好的,哈哈。”
黑瞎子喝了一口水,忍住了笑。
“我们派出去的人发现,现在有四批人马在找鬼玺的下落。”
“又多了一批?”
“是的。并且更为积极。”
张起灵皱了下眉头,原本一共有三批人,一批是他的人,还有就是陈皮阿四,再有就是汪家。
可是陈皮阿四被他之前的打压已经有所收敛,汪家也是很隐蔽的在寻找,这突然多出来的一批人又是谁…
“可有查到是谁的人。”
“没有确认,不过倒是有些眉目,我们发现,这批人,好像是一批假商人。”
“嗯?”
  
吴邪走到院子里,还在想张起灵刚刚说的话,心里美美的。
这时王盟走到吴邪身旁打断了他的思绪:
“公子,我在找你。”
吴邪看王盟难得这么严肃,便知道有事情发生,他四处看了看,带着王盟走进了偏房。
“说吧,什么事。”
“公子,黎簇传来消息,说‘那边’有了新发现。”
“什么发现?”
“有人找到了一个地方,感觉很奇怪。”
“哪?”
“墨脱。”
“西域的墨脱?那里有人居住?”
“是的,那里有座喇叭庙,好像与张家有关。”
“张家…”
“黎簇说,具体的他也不敢多问,怕打草惊蛇,现在有伙计在那附近走货,顺便监视和打听,公子,黎簇问您,是不是要亲自去看看?”
吴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去是肯定要去的,可是,该怎么去。
既然和张家有关就肯定不简单。
只是,墨脱这个地方远在西域,他之前倒是也听说过,只知道那个地方极冷,且人迹罕至,这么些年还真没听说有人去过,若不是他有伙计在那走货,可能都不知道还有这个地方。
墨脱居然有人居住,还和张家人有关…
那么和鬼玺应该脱不了关系,他有预感,他只要去那,就一定有所收获。
但是,他应该怎么去呢…
他不能让张起灵知道,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况且,他现在还使不出武功,该怎么办?
“王盟,通知黎簇,让他继续盯着,一有消息立即来报,我会想办法过去的。”
“是。”
吴邪想着王盟刚刚说的话,觉得这事可能是个契机,他已经暗中派人摸索了两年多,上一年才摸索到西域,做了那么多准备,可算有点线索了。
墨脱…   他一定要去。

另一边,黑瞎子向张起灵说道:
“那群人表面上是在出售古董,但是却一路打听风水人情,且不问城市的富裕情况,一般来说,卖古物肯定会找那些富裕的城市,不然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哪有人会买,可是,这群商人却专门找这些偏僻的地方,且对地方传说格外关注,我本以为他们可能是一群盗墓贼,可是经过调查,发现他们并不盗墓,真的只是单纯的走货,那么,他们打听这些不就有些奇怪了嘛…  最近我还发现,他们越走越偏,甚至,在西域也发现了这伙人。”
“西域?”
“是的,我本想继续调查,可是我派去的人都不能私自出境,也无法继续调查了。因为商人是有货源和出货地的,联系两地交易买卖,沟通两地文化交流,所以他们可以随意出境,可是,我们的身份却不能。”
“所以呢。”
“所以,能否出境还是需要你这个皇帝的令牌和手谕呀。”
张起灵闭目思考了一会,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他想,他若是突然派人去西域一定会引起他人的关注,皇帝的一举一动都会使人猜测,他不能贸然这么做。他看向黑瞎子:
“不用,我亲自去看看。”
他可以化装成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行动,这样不会让人发现,并且他亲自去肯定会发现的更细致,派别人去他不放心。
“亲自去?你怎么去?”
“我自有打算。”
黑瞎子盯着张起灵看,奈何看了半天也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半晌,他道:
“要和小三爷说嘛,他肯定会跟着去的吧。”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吴邪…
“不会。”
“嗯?”
“不会让他去。”
“你确定他不会去?小三爷那个性子, 啧…”
张起灵没说话,显然他是明白黑瞎子的意思的,怎么劝吴邪不去确实是个难题。
黑瞎子看张起灵半天不说话,又想了想之前那个话题,他觉得张起灵还没满足他的好奇心,又作死的问道:
“我说,哑巴,你到底和小三爷发展到哪步了?”
张起灵没理他,连一个眼神也没赏给他,黑瞎子不死心,又想起张起灵之前黑的跟锅底似的脸,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嘿嘿一笑,继续问道:
“莫非…你现在还没把小三爷吃了?”
   
黑瞎子在去出任务之前,张起灵还和吴家小三爷暧昧不清,不温不火的,可是这才一个多月,他一回来就看到他们已经睡在一张床上了,他感慨两人升温速度太快,不过又一想,这两人磨磨唧唧好几年,如今终于在一起了,倒也在情理之中。
他一看张起灵黑着的脸就知道被他给猜对了,不过他很不能理解,都在一起睡了,哑巴张居然还没把小三爷给办了!
看哑巴张也不像不行的人,难道是小三爷不愿意?
想到这他便忍不住笑意,你想啊,能看到万年面瘫脸的哑巴张脸黑的那么彻底,那是多爽的一件事,之前他还郁闷他没有暖床的人,现在他想通了,没有没关系,总比某人有了还只能看不能吃要好的多。于是,他决定好好嘲笑他一下:
“哈哈,是不是被我猜中了?你到现在还没碰过小三爷?”
黑瞎子此时笑的合不拢嘴,他一想到哑巴张天天抱着佳人在怀还要忍着不动就暗爽。
张起灵冷眼一扫,手指一动,桌上的茶碗就瞬间到了黑瞎子眼前,黑瞎子迅速向后一仰,怪叫道:
“哇!哑巴张你谋杀啊!”
“出去!”
“别别别,我说笑的。”
黑瞎子起身的同时将茶碗接住并放好,又嬉笑道:
“说真的,你们两个大男人都年轻气盛的,佳人在怀,你居然能忍得住。”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就没再动作,黑瞎子总觉得那一眼怎么看怎么有点幽怨的意思,他两认识也算挺久的了,多少能了解张起灵的意思,立即凑过去对他说:
“哑巴,要我帮你吗?”
“………”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黑瞎子往桌子上一坐,翘着腿,痞痞的笑着:
“你就直接对小三爷说你想要他,小三爷那么善解人意,一定不会拒绝你的。”
“……………”
“再说,你不是要去西域吗,这一去就是两个月的,你想清楚,两个月都见不到诶。”
“我不想伤害他,也不想强迫他。”
张起灵低垂着眼眸,看不出表情。
黑瞎子有点小激动,他想,这代表哑巴张还是想的,只是怕小三爷受伤害而已,这不是大问题。
“这怎么能算是强迫呢,你情我愿的,谁都能看出来小三爷在乎你比在乎他自己还要多,所以,他肯定愿意的。至于伤害,那就更不会了,嘿嘿,一会我送你个好东西,保证没有一点伤害。”
黑瞎子笑的奸诈,可是张起灵低垂着眼睛并没有看到,而且他正在想着黑瞎子的话,他确实想要吴邪,早都想把他据为己有,可是他不能伤害吴邪,只要吴邪不愿意他也绝对不会勉强他,吴邪是他心尖上的人,他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连他自己都不可以。
“是什么。”
“嘿嘿,现在我没带来,晚上你就知道了。”

张起灵没有接话,拿着茶盖在杯子上蹭了蹭,茶香也随着一开一合的杯口不停地冒出来,黑瞎子猜不到张起灵的心思,但是他知道张起灵这是同意了,便也不再询问,独自喝着茶。
半晌,张起灵道:
“有件事需要你去完成。”
“又有任务?你这次的酬劳还没…咳…好吧,这次抵消,但是我给你的好东西你还没给我酬劳呢”
“拿来再说。”
“你!”黑瞎子气结,“好吧,你说。”
“之前有人刺杀吴邪,刺客还没找到,你去查一下。”
“有人刺杀小三爷?什么时候。”
张起灵没说话,因为他实在不想回忆一个月前的那件事,他不想再想起吴邪躺在他怀里奄奄一息
时的场景。
“确定是谁派的人了吗?”
“不清楚,怀疑是陈皮阿四。”
“你当时没派人去追?现在才想起来,早跑没影了,我怎么可能查到。”
黑瞎子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
张起灵撇了他一眼,目光淡然:
“他们没追到,而且,你也是通缉犯,你应该知道逃犯的心情,搜捕起来会更容易。”
“那是曾经!我现在可是良民!”
张起灵继续淡定的喝着茶。
黑瞎子很无奈:
“好吧,我去。”

晚上,吴邪坐在案桌前盯着信封发呆,不过他并没有在想信的事,而是还在想如何去西域的事情。他必须得单独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且不能让张起灵起疑心。他该用什么理由才能瞒过去呢… 吴邪想的太过认真,以至于张起灵回来他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
张起灵从后面将一件披风披在吴邪身上,并从后面搂住吴邪,在他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唤回了吴邪的思绪。
吴邪被突然出现的张起灵吓了一跳,又因为张起灵的亲昵抖了一下。
“小哥…”
“嗯。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吴邪不能告诉张起灵他发呆的原因,便拿起桌子上的信给他看:
“黑瞎子今天给了我一封信,是我父亲写的。”
张起灵点点头并没有接来看。
“没关系的小哥,你可以看。我父亲在信里对我说了很多事。”
张起灵拆开信看了一遍,半晌他放下书信搂住吴邪,道:
“你没有。”
“嗯?”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吴邪摸不着头脑,张起灵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你没有给我添麻烦。”
吴邪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指的是信中吴一穷让吴邪不要误会皇上也不要给皇上带来麻烦的事情。
张起灵的回答是, 他没有给他添麻烦。
吴邪回头在张起灵的脸上落下一吻,他说:
“小哥,我的确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谢谢你一直包容我。这次也的确是我误会你了,以后一定不会,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你。所以,如果有什么事,你也要告诉我,不要因为为我好就隐瞒,我也想和你并肩的。”

———————————————————
前方高能,一章后有肉😝 
如果不能发出来就请移步微博看文哦。😘 感谢大家关注,感谢看文。😋
微博:Y_误入檀林发染香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