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 《至上》古风 甜宠

二十五.  心意

“都刻在心上了,不用看也能画下来。”
吴邪听到这句话立马感动的搂住张起灵,闻着张起灵身上那清清冽冽的味道。他想:
他吴邪到底何德何能,才能让张起灵把他刻在心上,他现在觉得一颗心都不够用来爱张起灵了,恨不得再多一颗心,连带着他的身体和灵魂,好好的,完完整整的去爱着张起灵。

晚上,他在张起灵的怀里睡觉时还想着,要不要送一件礼物,或者让张起灵留下一件物品给他当做念想,可是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送什么。张起灵亲手画的画像用什么礼物都比不过,要不,他也把张起灵画下来揣在身上?
不不不,太没创意了。
还是亲手做一个比较有意义,想着,要不做件衣服让张起灵贴身穿着?可是他又不会女红,再说现在学也来不及了。
要不,挂坠?
也不行,宫里要多少有多少,没新意。
要不…  诶?有了!

吴邪突然一个机灵就想爬起来,又怕把张起灵吵醒,便放缓动作,轻轻转了个身和张起灵面对面,他感受着张起灵轻而有序的呼吸声,用手在他脸颊上抚摸着,又用指尖勾勒他的眉眼,虽然屋内很暗,但是借着月光,他也能准确的摸到张起灵的五官,即便真的漆黑一片他还是能清楚的摸到,因为,他也同样将张起灵的样貌刻在心上了。

吴邪在他的薄唇上轻啄了一下,便悄悄下床,批了件衣服向外走去。
开门声将门口守夜的士兵惊醒,他们一回头便看到蹑手蹑脚出来的吴邪。
“公子…”
“嘘…”
吴邪轻轻将门关好,转身打断正要行礼的士兵,小声的说:
“小声点,皇上还在里面睡觉。”

张起灵一向睡眠很浅,警觉性也很高,这是常年处在危险之地时练就的本能,吴邪很心疼张起灵这种睡觉都要保持警惕的习惯,所以每次和张起灵睡觉时他都尽量不翻身,以免打扰张起灵睡觉。  不过吴邪也发现张起灵的一个习惯,一般有危险或者有陌生人靠近时,张起灵准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但是每次吴邪在他睡着时走近他或者触碰他,张起灵都不会醒,吴邪都要怀疑张起灵是不是脑子里有危险感应的东西。

侍从点点头表示明白,吴邪小声对他说:
“我需要你帮我准备几样东西。”
“公子请说。”

在侍从得知吴邪要准备的东西时有些郁闷,不知道公子大晚上找这些东西做什么,他知道吴邪很好说话,便好奇的问了一下,至少不用担心吴邪斥责他的多话,不过吴邪这次还真的没告诉他,只让他快些去准备东西。
吴邪在一炷香之后拿到了所有东西,侍卫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说:

“公…公子,其他东西都好找,只是这白玉菩提根和钻子太难找了,奴才还是找其他宫里的老公公和内务府的人帮忙才找到的,所以让公子久等了。”
“没关系,谢谢你。”

吴邪拿着东西欢欢喜喜的进屋了,他在前厅点了根蜡烛放在书桌上,坐下来研究他的东西。
 
张起灵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吴邪还没有回来,其实吴邪下床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他本以为吴邪是起床去更衣,便没在意,不过,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张起灵起床披了一件衣服准备出门看看,刚走几步便发现前厅有微弱的烛光。
果然是吴邪在前厅,张起灵看见吴邪背对着他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他走上前问道:
“在做什么?”
“啊!?”

吴邪被张起灵突然出声给惊到了,忙里忙慌的将东西聚在一起捂在手底下,
“小,小哥,你怎么起来了。”
“找你。”
“我…我…”

吴邪看张起灵轻轻皱了眉头,就想和他解释,可是又不能告诉他这是在给他准备礼物,这样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张起灵看吴邪不想说的样子便不再,他知道吴邪肯定会告诉他的,现在不说他也不勉强。
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拿下来披在吴邪身上,
“怎么不去睡觉。”
“我都睡了一天了,现在不困,我…我一会就去睡。”
吴邪还保持刚刚的动作,死死捂住手下的东西,催促道:
“小哥你快去睡吧,别着凉了,我一会就好。”
张起灵又盯着他看了一会,便点点头回去了。
吴邪松了一口气,继续琢磨着他手中的东西。

大约卯时过半,吴邪起身伸了伸懒腰,叹了口气,不过语气很是欢喜:
“终于做好了!”

这期间,张起灵又来催促过两次,可惜吴邪倔的很,硬是不愿回去睡觉,张起灵拿他没办法,便也随着他。
吴邪看着桌上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东西心里美滋滋的,想着终于能给张起灵一个拿的出手的礼物了。

“小哥!小哥!”
吴邪抓起东西兴冲冲的跑进内室,张起灵刚好穿戴完最后一件衣袍。
吴邪蹦跳着来到张起灵的面前,身上的披风都有些快要掉了,张起灵给他整理,系好衣带。
“做完了?”

他一晚上看了三次,只知道吴邪好像在雕刻一些东西,具体他也没看清,因为吴邪捂得太严实。
“嘿嘿,做完了。”

吴邪将掌心的东西摊开,放在张起灵眼前。
他的手中是两颗白色方形的东西,上面分别系着红绳,东西不大,但很是精巧。

“那个…我,我想送你一个礼物给你贴身带着,这样你看到它就像看到我一样,比那张画拿出来看要方便的多,嗯…虽然做的不是很精细… 诶?小哥?”

张起灵突然把吴邪搂进怀里,打断吴邪的话,在他耳边说道:
“吴邪,谢谢你。”
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也看懂了。

那个小小的白色的东西是白玉菩提根,被吴邪切成方形,又钻了一些小孔,做成了骰子的模样,里面还塞进了一颗红豆,并用红绳从洞中穿起来做成手链的样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张起灵只看了一眼便知道那代表着吴邪的心意,他把吴邪搂的紧紧的,真想把他揉进身体里,揉到心里面。
“小哥…”
“傻,冻了一个晚上。”
“没有… 我手笨,每次孔都钻的不对称,绳子也编的乱七八糟,所以做了很多遍,幸亏材料多,不然真不够我糟蹋的,嘿嘿…”

吴邪轻轻将张起灵推开,拿出那两个东西,将其中一个戴在张起灵的手腕上,细心的给他系好。

“喏,我两一人一个,这样不管走到哪里都像是把对方带在身边一样。”

张起灵看着手腕上那小小的玲珑骰子,中间那颗相思豆在白玉菩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鲜红,像一颗有力跳动的心脏,把他的灵魂都唤醒了,而那三根红绳就像是新鲜的血液,流经血管,让他整个生命都变得鲜活起来。
吴邪也把自己的绳子系好,伸出手和张起灵的对在一起,他说:
“小哥,你看,这三根红绳叫做三生绳,传说,在三生石畔,每五百年才长出一根红藤,  在一千五百年里才能采摘到3根,制作成一对手绳,双双佩戴上它们的那一对相爱的人,就可以手牵手、永生永世在一起。”

吴邪知道,张家人从不信鬼神,可能张起灵也不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可是,他还是想告诉他,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他想永远都和张起灵在一起,永不分离。

“吴邪,我不会放手的。”
张起灵上前吻住吴邪,他从来不做承诺,但是他既然说了,就一定能做到。吴邪是明白的,所以他相信张起灵,相信他们一定能携手度过一生,永生永世都不放手。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