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 甜宠

二十七.  吃醋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吴邪正在整理行李,他听见动静,回头唤了一声:“小哥。”

张起灵点点头,用眼神询问吴邪在做什么。

“侍衣局刚刚送来两件新衣,我看了一下,还挺厚实,你不是要走了嘛,我给你装上,这些天愈发冷了。”
说完就上前替张起灵将外袍脱下,端了一杯热茶给他暖暖。
“小哥,刚刚胖子来过了。”

张起灵点点头,放下茶杯等候吴邪的下文。

“他好像,是来找云彩的,”吴邪喏了一声,提醒道:
“就是云艺轩那位。”

张起灵还是没说话,就那么盯着吴邪看,眼里无波无澜的。
吴邪有点着急,也不知道张起灵在想什么。
“小哥,胖子最近好像经常去找那位姑娘,你说…”
吴邪刚说一半,就被张起灵打断,
“吴邪,云彩是异族送来的人。”
“我知道啊,还是胖子护送过来的。”  吴邪点点头,有点疑惑:
“你是想告诉我胖子是在那时候对云彩有意思的嘛。”
张起灵摇摇头,有点无奈:
“异族送给当今皇上的礼物,若是被一位臣子觊觎了,你觉得,会怎么样。”
吴邪当时就愣住了。

若是搁在别人听到这句话,肯定会以为张起灵是在斥责胖子觊觎了他的东西,甚至是皇上的女人,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但是吴邪相信张起灵与他们之间的情意,他也是真心把胖子当兄弟的,所以他们三个之间不会真有君臣之别。可是突然听到张起灵这么说,吴邪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张起灵叹了一口气,道:
“人言可畏,你明白吗。”

吴邪没说话,低着头也没什么动作,他是明白张起灵的意思的,胖子三天两头往皇帝的宫中跑,不为正事,却成天和后宫女子待在一起。这要是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再嚼舌根,胖子怕是要有一场灾祸,吴邪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只想着胖子若真有喜欢的人,他必得帮他把把关的,却没有想到云彩已是宫中人,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胖子这么做显然是越矩了。
张起灵看吴邪不说话,一副自责的样子,怕吴邪多想,他又补充道:
“等我回来,再说这件事,好吗。”
说完摸了摸吴邪的头,有些安慰的意思。
可是吴邪还是没有动作,半晌,他才闷闷的说道:
“云彩,现在是属于你的人嘛。”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话一出口,他自己也愣了一下。
张起灵顿了顿,收回手,盯着吴邪的眼睛。
吴邪被他盯的有些心虚,遂瞟向别处:
“今天,她去找你了吧。”
这句话多少有些吃味的意思。

吴邪本不想提这件事的,他也想当做不知道,可是张起灵说的那句话却也能让他理解成:云彩是异族送给我的人,不能让别人碰,否则会有麻烦。
再加上最近总是听别人说闲话,云艺轩那位姑娘怎么怎么样的,还有人说他抢了恩宠之类的。这些话他听的太多,原本真的不在意,左耳进右耳出,可是听的多了,多少有点烦躁。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张起灵的感情事是他们双方的事情,容不得别人随意评价,可是他却忽略了,张起灵是一国之主,后宫的事情还真不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关乎到整个朝堂,甚至是天下,多少人伸长了脖子想看能做麟国皇后的女人到底是谁,又有多少女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那皇后宝座。
这两年,云彩可谓是第一个进到宫里的女子,即便是作为礼物送进来的,也足够他们议论与猜测的了。
而他自己呢…
第一个住进皇帝寝宫的人,第一个爬上龙床的人吗…
可那又怎么样呢,旁人只知道云彩入了宫,却不知他吴邪已是张起灵的枕边人。

他真的不在乎那些议论,真的不在乎,他甚至想了,如果真有女人来挑衅,他就问她,你有多少毅力能陪张起灵上天入地跋山涉水刀山火海,如果没有,那你有什么资格待在他身边。
随即又有点想笑,他这算什么呢,和女人争宠嘛…
啊,果然话本子看的太多了…
吴邪自嘲的笑笑,也没有多想。

如今,这问题似乎真就摆在眼前了,他信任张起灵对他的感情,但不代表旁人会给他们互相信任的机会和相爱的空间。
可能是他最近想的太多,本身就有点委屈,他堂堂吴家小太爷,道上的小三爷,怎么就落得被人说闲话了呢,如今张起灵这么一句话彻底拨动了他的那根神经,委屈啊,生气啊,心酸啊,一股脑的全都涌现出来了。

张起灵不知道吴邪想了那么多,他本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说辞,自然也没听到什么闲话,他只知道,吴邪是他的人,那么他就不会松开手。
他倒是没想过吴邪会突然说这个,云彩是找过他,可是…
“你在吃醋。”
良久,张起灵总结到,且异常肯定的说出他的想法。
吴邪猛然抬头,眼睛一瞪,
“我没吃醋!”

他愤愤的转开脸,半晌,又突然转回来,
“对!我就是吃醋了!”
说来说去,想来想去,吴邪就是有些吃醋,他一听到别人说皇上和别的女子有什么他就心里不快活。
张起灵怔了一下,随即勾起嘴角,又正色道:
“吴邪,我没有。”
吴邪当然知道张起灵没有,可是,可是…他就心里不快活啊。
“小哥,你是皇帝,以后肯定会有三宫六院的,我是男子…”
他话没说完,就被张起灵捞进怀里,
“吴邪,我只有你。”
不是我只要你,而是,我只有你。
就只有一个吴邪,我只有你了。

吴邪又开始鼻子酸酸,心里酸酸的,他搂住张起灵精瘦的腰身,良久,又推开他:
“张起灵,你听着,我是个男人,不懂得什么三从四德 贤良淑德,你既然选择了我,那就不能有后宫。”
张起灵看着吴邪呲着虎牙,张牙舞爪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他拂了拂吴邪的柔发,郑重的说道:
“好。”
说完又变了脸色,他倾身向前,在吴邪的耳边呼了口气,有些挑逗的意味:
“那么…你自己,满足的了我吗。”
吴邪顿时红了整张脸。
张起灵含住吴邪的耳尖,手也开始不规矩的朝吴邪的腰上摸去,
“吴邪,我饿了…”
声音极具魅惑性,吴邪抖了一下身子,捉住张起灵的手:
“小…小哥…我…我腰还疼…”
“我饿了。”
张起灵又强调一遍,手继续往下摸。
“那个…你别…”
“我们去吃饭,我饿了。”
张起灵手一转将吴邪提起来,凑近他耳边说道: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这句话倒是带了些笑意,吴邪顿时明白过来张起灵是在耍他,立即就要炸毛。
“吴邪,我还没吃饭。”
张起灵的一句话又成功的让吴邪熄了火。

吴邪就是见不得张起灵这幅样子,一双黑亮的眼睛盯着你,像是一直凶猛的豹子突然向你示以友好,竟让人无端的心软。
得,他吴邪这辈子算是载到张起灵身上了,不过,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饭桌上,吴邪思量着,张起灵就要走了,他也要行动了,可是他的内力还被封着,这对他出行不大有利,他有好几次都想跟张起灵说,解了他的丹田之气,但话到嘴边总是咽下,他还是没办法欺骗张起灵。
可是现在再不说,就真的来不及了。
如果被人得知他的内力全无,独自动身去西域,那他肯定在路上就被人解决了。

“小哥…”吴邪往张起灵的碗里夹菜,表情尽量表现的自然:
“你能不能把我的丹田之气解开,你明天就走了,我…我也要回家…”
张起灵停下筷子看着吴邪。
“我回家,若是让我二叔发现我现在内力全无,他肯定会问我原因的,到时候我要怎么解释…再说,你走了,没人护着我,万一我要是闯祸,或者遇到危险,都不能自救了…”
张起灵神情淡淡的,吴邪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心里直打鼓。
张起灵本想说自己已经派了胖子和张海客保护你,又一想,吴邪不是女子,总让人保护也会不自在,他不想让吴邪多想。
“你的丹田之气已经解了。”
“咦?什么时候?”
张起灵叹了一口气:“丹田之气不会一直被封住的,十天半个月就会自己解开。”
“那我怎么一直使不上力。”
吴邪有些疑惑,他都试了好几次了,每次一使劲,丹田之处就闷闷的疼。
“那是你之前太过虚弱,气力不足以催动它。”
“哦…”
“吴邪,答应我,好好待在帝都,等我回来。”
“好。”
吴邪答应的爽快,张起灵又看了一会他,也没再说什么。

——————————————————
520 521这两天是个好日子,所以我会多多撒糖的,明天有肉…肉渣,哈哈,如果不能发的话就请各位移步微博观看。
感谢看文😘
微博: Y_误入檀林发染香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