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绝望…微博这章发不出来😭

四十一.  跟踪

吴邪他们走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找到一个山洞,在里面修整。
他们升了火暖手,顺便热一些食物。吴邪啃着糌粑,眼睛不时瞟着旁边寒着一张脸坐在那的人,说真的,他有点心虚。
“行了,别瞟了。”
胖子将手里的树枝扔进火堆里,树枝上还有些雪水,被火一烤噼啪作响。
“说吧,你小子来这里干嘛。”胖子盯着吴邪的眼睛,正色道:
“你别想骗我,我一路跟着你,你干了什么我大概都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
吴邪看了他一眼,心说:什么叫别想骗你,被骗一向都是我的专长。而且,你跟了我一路,我特么居然没发现,这个胖子果然奸诈。虽说他不怕胖子,不过他到底心虚,底气也少了半截,磕巴道:
“额…这个…不好说太细。”
“你往细里说。”
“就是…来这调查一些事情呗,你知道的,我想帮小哥。”
这个胖子倒是明白,张起灵的事情就是吴邪的头等大事,比终身大事都重要。
“你来这,小哥知道嘛?”
吴邪一听,皱了眉头,心说怎么都问这个问题,他知不知道很重要吗?吴邪没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
“你为什么跟着我?”
“小哥让我随时保护你,你以为他只是说说吗。”
胖子戳了戳火堆,一脸愤恨的表情:“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甭活了。”
“怎么,你想和我做对苦命鸳鸯?你别妄想了,小哥不会同意的。”
“胖爷我不好你这口,我说你这个小天真,几天不见脸皮越来越厚了,知道厚颜无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厚颜无耻是四个字,死胖子,不会用成语就别用!我再厚还能有你的肉厚?”
“说了多少遍了,那叫神膘,你丫的…”
“噗…哈哈…”
吴邪和胖子争的面红耳赤,胖子还没说完,吴邪的两个伙计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被胖子瞪了一眼,憋的差点内伤。
“笑什么笑!好笑吗!”
胖子一脸凶恶,把两个伙计唬的直摇头,又接着说道:
“你们两个,出去给胖爷捡柴去,要是有什么雪狐雪狼的,也顺便给胖爷我捉回来烤着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冰天雪地的,哪来的雪狐雪狼,别白日做梦可好。”
吴邪一边埋汰胖子,一边看了一眼伙计。
伙计们立刻接收到吴邪的眼神,点点头出去了。
吴邪看着手边的柴火,勾了勾嘴角:
“人已经走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吴邪能看出来胖子是要将他的伙计支走,不然不会一直和他打哈哈,那么多年,他两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很明显,胖子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并且,他不信任这两个伙计。
“可以呀小天真,在这边混的不错,有你三叔当年的气势。”
胖子一巴掌拍在吴邪背上,手劲之大,差点将吴邪拍火堆里。
吴邪龇牙咧嘴的骂了他一句,让他有屁赶紧放。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一路跟着你却不露面嘛,你听我慢慢跟你说啊。”
胖子说,那天吴邪从解雨臣的梨园出门,正巧被他看见了,他原本还想招呼吴邪去喝酒,谁知吴邪风风火火的,骑上马就跑了,他当时想,张起灵让张海客代理朝政,证明他肯定出宫了,这事吴邪不会不知道,既然张起灵已经出宫,吴邪这个小尾巴居然没跟着去,太不合乎常理了。
第二天一早,胖子去吴府,就被告知,公子有事出去了。
吴邪肯定去追小哥了。这是胖子第一反应,然后一拍大腿,心说这两个人太他娘的不仗义了,私奔居然不告诉胖爷我。
于是他立马回府收拾行李追赶吴邪。
听到这里,吴邪恼羞成怒,蹦起来指着胖子骂到:
“你见过谁私奔还带告知第三者的!”
诶,好像有哪里不对。
“他娘的,谁私奔了,老子放着好好日子不过,干嘛带着皇帝私奔。”
“这么说,你想当皇后?”
“呸!谁要当皇后,王母娘娘老子都不当!”
“小天真,你这觉悟挺高啊。”
“那是!凭老子的本事,那可是能当皇帝的男人。”
“你已经实现了。”
“你是说我可以谋权篡位?”
“不,我是说你已经是皇帝的男人了。”
吴邪脑子转了一圈,才明白胖子是什么意思,立刻就想掐他。胖子拍开他的手,道:
“还要不要听了,赶紧坐好的。”
吴邪白他一眼,没吭声。

起先,胖子并没有追到吴邪,他知道吴邪为了赶路,肯定会一直不停歇,而且路线那么多,胖子也不知道吴邪走哪条。
不过,吴邪肯定会抄近路,这是肯定的,出帝都也只有一个方向。吴邪就是再着急,也得停下来休息,何况马儿也是要喂的。
而出了帝都三十里就有一个补给站。
果然,三天后,胖子就打听到吴邪住的客栈。
可是当他到达那个客栈时,那里的老板却说,吴邪已经退房了,刚走不久。
胖子心说,这小子跑的到快,但是他暂时不想追了,他也要休息。
再次追到吴邪是在一周之后。不过他发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他没有和吴邪打照面,决定再观察几天。
又过了一周,他终于确定,吴邪不是在追小哥。
因为他发现吴邪并没有沿路向人打听张起灵的消息,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赶路,甚至走哪条路线都像是提前确定好的一样,而且,如果真的是追赶小哥,那这么多天的日夜兼程也该追到了。
最关键的是,吴邪还特别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吴邪是去和某人接头,并且别人都不知道,包括小哥。
也就是从那时起,胖子一路隐藏自己,跟随吴邪,直到出关。
不过出关时,他遇到点小麻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易出关的,因为张起灵刚登基的关系,关外还没有整顿好,怕有人会和异族勾结,所以只要是出关都查的比较严。
但是吴邪特别轻易的就出去了,胖子暗中观察,发现他用的是商人的身份,吴邪从商胖子是知道的,因为他接了吴三省的盘口,也有自己的铺子,但是盘口分工明确,从没有听说吴邪要亲自去关外取货验货的。
后来他买通了一个商人,跟着他们的商队出了关。
后面的事情,就是吴邪去了他在墨脱的据点,胖子也知道了,并且在吴邪出发去雪山时,他还去了那个铺子。之后就跟着吴邪上了雪山。
说完,胖子看着吴邪,啧啧了两声,渗的吴邪牙花子都泛酸,他本来对于胖子跟了他一路他还没有察觉这事有些窝火,听着胖子这声音,就一个劲往外冒火:
“你啧啧啥,有啥好得意的。”
“倒还真不是,我就想说吴小佛爷这称呼真霸气,改天让我的小兵子也给胖爷整个称呼,你说,叫胖佛爷咋样? ”说完,又否定道:“不成,听着有点像弥勒佛。”
“就你还弥勒佛,我看天蓬元帅还差不多,诶,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二师兄,你总算露出真面目了。”
“去去去,少跟我贫。吴小佛爷是怎么一回事,这边的据点又是怎么一回事,你今天必须给我交代清楚喽。”
吴邪一下子就沉默了。
他将木柴戳进火堆里翻了一下,一接触到空气,火堆燃烧的更旺了。火光映照着吴邪的脸,使他显得格外阴沉。
半晌,他道:
“胖子,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还没到时候,以后你会知道的。你现在也别问太多。”
“咱们是好兄弟对吧。”
“是,所以我会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不会有任何事的。”
“好。我不问。要是撑不住了,记得知会胖爷一声。”
“一定的。”
吴邪知道,胖子是信得过的兄弟,因此,胖子可以不问其他,但他一定得确定吴邪安全。
吴邪是真心感谢胖子。
“还有一件事…”
“你是让我瞒着小哥对吧。”
“嗯…”
“放心,前提是我能瞒得住,你知道,小哥那心思缜密的。”
“能瞒多久是多久。”
“你为什么连小哥都瞒,既然帮小哥…”
“胖子,”吴邪看着胖子的眼睛,郑重的说道:
“我不想一直站在小哥背后。”

胖子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半晌,又道:
“你到这里,不觉得有些不对劲吗?”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