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下部十四.   压力
  
回程的计划依旧不变,第二天中午张起灵醒来后他们又继续上路。由于大家的心情变得轻松,所以行路速度也快了很多。
情绪波动最大的还是吴邪,张起灵醒来固然令他欣喜,但是现在出现的情况更让他有些担忧。
倒不是说张起灵的病情恶化,而是他说不清情况是好是坏。
怎么说呢,他觉得张起灵好像跟往常不一样了,自他醒来后就变得特别…粘人…
只要张起灵是醒着的,就一定会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吴邪,简直一刻都不移开视线。不论吴邪做什么事他也寸步不离的跟着,就连吃个饭上个茅房也会跟着,几次过后吴邪就只好让胖子将饭菜端到卧房,若是更衣也会趁着张起灵睡觉后才去。
除此之外,张起灵好像更闷了,本身他以前就不爱说话,现在更夸张,自他醒来三天了,愣是一句话没说过,除了熟睡时梦吟几声“吴邪”。
另外,他的睡眠也比之前多了很多。
刚开始吴邪只当是张起灵昏迷太久猛然醒来身体和大脑有些跟不上趟,他也咨询过黑瞎子,但是黑瞎子拍着胸脯保证张起灵的身体倍儿棒,吴邪看他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咣咣响也实在不好意思质疑他,只想着再观察两天。
结果第二天就出现问题了——
那天吴邪趁张起灵在睡觉就出门去看了一下药炉,正好遇见胖子来给他们送饭,他就让胖子先端进去给张起灵吃,自己一会就回去。
可是没多久胖子就鼻青脸肿的来找他让他赶紧去看看张起灵。
一听胖子这么说,吴邪立即就往房间跑,路上胖子告诉他,小哥醒来就问你去了哪,我说你在外面,他就要出去找你,拦都拦不住。
当然,具体情况肯定没胖子说的那么简单,否则他的脸也不会那么惨了。
吴邪赶回房间时看到张起灵赤脚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搂着自己,头发披散,浑身发抖,口中还不断说着: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吴邪看到这一幕简直心头如刀绞,他跑过去搂住张起灵,说:
“小哥我在这,我在这…”
张起灵猛然抬头看他,一把抓过吴邪将他箍进怀里。
  
后来吴邪问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一边用冰袋消肿,一边龇牙咧嘴的回道:
“我怎么知道!老子就进去送个饭,老子招谁惹谁了!”
胖子说他当时刚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一回头就看见张起灵站在他面前,他拍了拍胸口,说:
“小哥你吓死我了,怎么走路没声呢。”
他将饭菜一一摆好就招呼张起灵坐下吃饭。但是张起灵没动,只问:
“吴邪在哪?”
“他出去了,一会…哎,小哥你去哪!”
胖子话没说完就看到张起灵要往外跑,但是他只穿了里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头发也没梳,连鞋子都没穿。胖子一看这哪行,大白天的衣冠不整出去影响多不好,于是就出手阻拦,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失魂的小哥也比胖子强太多,过程胖子没说,反正结果挺惨烈的。
吴邪觉得是胖子被张起灵打的太惨,感觉太丢人不愿意说。
他笑着拍拍胖子的肩膀,说:
“你应该庆幸小哥才苏醒体力大不如从前,否则你肯定不止鼻青脸肿那么简单。”
“娘希匹!老子还不是为了你们才成这样的!你他娘的还幸灾乐祸!”

乐呵归乐呵,但是吴邪还是不免有些担忧,他和胖子讨论了许久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说…小哥是不是这儿…坏了?”
胖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滚!不可能,别说坏了,就算小哥抠出半个脑子都比你聪明。”
吴邪瞪了胖子一眼,又说道:
“我觉得,可能还是跟小哥陷入的那个梦境有关,黑瞎子说,小哥是受到刺激才醒过来的,他肯定是在梦境里看到什么了。”
“那…”
胖子欲言又止,到底也没说出什么。
总之,张起灵现在的情况就是,离不了吴邪,胖子还觉得,他现在的神智可能也不太完好。
 
虽然张起灵的情况不是特别乐观,但身体还是好的,赶路也不耽误。只是吴邪再不敢离开张起灵半步,走哪儿带哪儿,有时吴邪觉得这样的张起灵莫名的有些可爱,让他无端有种保护欲。
以前都是张起灵照顾他,现在调换了位置,突然就有成就感,怎么想怎么觉得像在照顾自己的孩子,一种慈父的心情油然而生。他给张起灵把被角掖好,心说怪不得张起灵以前照顾他简直无微不至,换过来,他也愿意这么照顾张起灵。
  
一周后他们终于平安到达都城,这一趟出行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大多数时间还都用在了返回的途中。张起灵的情况好了很多,除去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吴邪外,其他方面跟以前也差不了多少。不过不爱说话的毛病依旧没改,吴邪也旁敲侧击的问过张起灵到底在梦境中看到了什么,但是他就是闭口不谈。
 
几人到达都城后就分别了,胖子说他得回府上整顿一番,一走几个月,府上和军营都该乌烟瘴气了,可有的忙呢。
解雨臣也说得回府里看看,虽然有心腹在帮他处理事务,但是有些事还是得亲力亲为。临走前他还表示,吴邪和他说的那件事,他回府后就立刻着手去办,让吴邪不必担心。
而黑瞎子,在城门外就与他们分开了。
 
吴邪拿着令牌,直接让车夫将马车行至宫门口,然后一刻不停的直奔寝宫。因为现在是正午,他怕路上遇到一些下朝的大臣,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一些麻烦。张海客监国那么久也不知道群臣是什么态度,总归不会那么顺顺利利,何况总有一些不老实之人爱充当搅屎棍。
吴邪也不想那么快就让张起灵临朝,毕竟他的情况确实让人不放心。而且张起灵上朝总不能还把吴邪带着,于情于理都很不合适。
思来想去还是先回寝宫,找来王盟问清情势,把最近朝堂发生的事情了解一番再做打算。
可是他有意避开麻烦不代表别人就不主动来找他。
第二天一大早,他与王盟刚谈话到一半,麻烦就找来了。
 
“朝堂倒是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左右不过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找茬,海客王爷还是能解决的。只是皇上许久不回,朝堂难免躁动,海客王爷虽是张家人,但毕竟是外族的,他只有皇上留的圣旨和口谕,时间一长也架不住各位大人的质疑和有心之人的故意挑唆。”
早上,吴邪趁着张起灵还在睡,便将王盟叫来,一边吃早膳一边听他汇报。
吴邪刚想让他继续说,就有一名小斯进门行礼,说道:
“公子,海客王爷求见。”
吴邪皱眉和王盟对看了一眼,心说真是说曹操 曹操就到。
“你就说本公子还没起,不见。”
“可是…海客王爷…”
小厮还欲说什么就被吴邪打断:
“我说不见,听不懂吗?”
“是…奴才这就去禀报…”
吴邪看小厮退出门,准备继续吃饭,筷子才伸到一半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公子这不是已经起了吗?”
张海客十分从容的跨进屋内,又十分淡定的在桌边坐下,然后微笑着看着吴邪:
“夫人就那么不想见我?”
吴邪把后槽牙磨的咯咯响,心说这人真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但他还是勾着嘴角回道:
“哪儿的话,这不是才起床,蓬头垢面的见王爷您,实在是有失体统。我还想着梳洗一番再去拜见王爷呢。”
吴邪说完这些话自己都嫌弃自己,他更不想听张海客再说一些让他恶心的话,赶忙接着说道:
“王盟,给王爷看茶,怎么那么没眼力劲呢。”
其实茶壶就在吴邪手边,动动手指都能碰到它,可是吴邪摆明了不想招待他。而且,以吴邪的公子身份面对张海客的王爷身份,理应向他下跪行礼,但是吴邪不可能向他低头,张海客又称呼他族长夫人,那他就心安理得的受了。
“夫人这儿的早茶可真是不错,看的我都饿了。”
张海客原本想直接动筷子的,可是看了一圈也没发现桌子上有多余的碗筷,心说难道吴邪吃饭都不和族长一起?  难道真的被他猜对了?族长他…
“是吗,王爷要是喜欢我便差人打包给您送去。王盟,带王爷去取。”
张海客刚说的那句话实则是有示意吴邪他准备留在这,有事要说的意思。但是他没想到吴邪居然丝毫没会他的意,一开口竟连半分情面也没给他。
张海客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非常难看,他扯了扯嘴角:
“吃食倒是不急,我随时可以让人来取,现在我有些事情想询问夫人。”
吴邪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漫不经心的说:
“可是我现在不想回答你,王爷还是请回吧。”
“族长在哪?我要见族长。”
“小哥还在休息,等他醒了你再来吧。”
“我现在…”
“王盟,送客!”
张海客话未说完就被吴邪轰撵,他狠狠瞪了吴邪一眼,随即甩袖离去。

吴邪看着张海客离开后轻轻呼了口气,他现在不想让任何人见到张起灵,第一次,他有种想把张起灵藏起来,谁也不给看的冲动。
“王盟,今后不管有任何人来见小哥都要向我通报,我若不在,直接回绝。”
“那我要…”
“你就说皇上身体不适,在休息。”
“是。”
张起灵现在的状态吴邪不能保证很稳定,若是让张海客看到了肯定会问前问后,还会觉得是吴邪将张起灵害成这样,到时候他再用王爷的身份给吴邪施压,不让他待在张起灵身边,那问题就严重了。吴邪现在除了照顾张起灵,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实在没心思应付张海客。
解雨臣已经开始着手去办那件事情了,他得再找个手下去看着解雨臣的动作。虽然他很相信解雨臣的实力,可是有自己人看着,时时向他汇报情况还是要安心些。万一他在做下一步动作时,因为不了解解雨臣的步子而停顿了一下,岂不是让敌人有机可乘,一点点空隙都可能会让敌人插一针,那可是能致命的。
黑瞎子曾经说的一句话倒是提点了他,他说自己永远差一点,差一点就是差很多。这是他的缺点,他得改,否则就会满盘皆输,赔上数不清的人命。那差的一点代价实在太大,输不起,也不能输。
吴邪正想的出神,就被王盟出声打断:
“公子,早膳已经凉了,我在给您换一桌吧。”
吴邪摆了摆手,道:
“撤了吧,我已经不想吃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清清柔柔的声音:
“吴邪。”
这声音就好似初春的溪水,直灌入心田,一下子便让吴邪躁动不安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吴邪转头看去,果然是张起灵。
“小哥,”吴邪对他嫣然一笑,然后快步走到张起灵面前将他的衣带系好。
“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
吴邪依旧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心说还好,还好没在张海客来的时候出来。
“饿了吧,过来吃饭。”
说着他就将张起灵拉到桌边坐下,转头对王盟吩咐道:
“再去换一桌,多送些来,我要陪小哥吃饭。”
王盟点头应了,心里却嘀咕:
刚刚不还说不想吃嘛,主子果然都是善变的。
“小哥,多吃点。”
这几个月的奔波使得张起灵瘦了太多,吴邪每每摸他的时候都一阵心酸,好不容易回了宫自然得让他多吃些,将那些肉加倍补回来。
“我想去沐浴。”
“嗯?”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又一想,从昨天回来到现在他都没给张起灵沐浴洗尘,想来也是极为难受的,真是自己疏忽了。
“好,吃完饭就去。”
“你也去。”
“是,那小的伺候皇上沐浴。”
吴邪一边调笑着一边夹了一个水晶包递到张起灵嘴边,挑了挑眉,示意他张口。
张起灵很顺从的张口含住,眼里汪着一潭春水。
 
沐浴时张起灵将吴邪抵在池壁上狠狠地找了一回安全感与满足感。
他太久太久没有碰过吴邪了,就像是久旱逢甘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饥渴。
这是身体的,还有心理的。
从他苏醒后,每一次闭上眼睛就会看到那个画面,一次又一次。明明知道那是假的,他却醒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吴邪在他眼前被割喉坠崖。每当那个时候,他觉得他的心也跟着吴邪坠进深渊,再无存活的可能。
可是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吴邪还在他身边,他就想把吴邪揽进怀里再也不松手,他甚至想把吴邪融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他再也没有离开他的可能。
张起灵不是第一次体会到心惊的感觉,但却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没有安全感。
他身上所有的温暖都是吴邪给的,而且吴邪给的太多了,让他讫情尽意,欲壑难填。
既然吴邪在他身边,他就要尽情索取,简直贪得无厌,他知道这样或许不好,但是他上瘾了,离不开也戒不掉…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