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古风同人

下部二十二.  缘由

“哑巴,你确定那东西在这里?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啊。”
他们走了三天,眼看着要到目的地了,黑瞎子却觉得这地方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一是消息不靠谱,二是地势不靠谱。
“不确定。”
张起灵道。
“啊?不确定你叫我来干嘛!”
黑瞎子被他这相当随意的语气给惊了一下,好像那人根本就不在意那不确定的后果是什么。
他驱马上前与张起灵并齐,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你去一个有可能随时送命的地方,是吗?”
张起灵没说话。
黑瞎子呵呵笑了一声,无奈道:
“我的命总有一天会被你弄没的。”
“黑爷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惜命了?”
身后又行上来一匹马,马上的人对他示以微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黑瞎子轻轻啧了一声,道:
“我一直都很惜命,我觉得死前一定是很痛的,你们张家人都不会痛,我嘛还是会痛一痛的。可是又不想痛,所以不想死。”
黑瞎子本想回他一个微笑,可是看到那张脸,别说笑了,他根本不想再看第二眼。
他心说,小三爷的那张脸,生在本人身上就是好看,就是夺目,就是叫人移不开目光。可是生在别人脸上,就是让人厌烦,就是…罢了,他根本不想理会。
黑瞎子面视前方,有些嫌弃的说道:
“别顶着小三爷的脸在我眼前晃,我会忍不住揍你的。”
那人顿了一下,随即又笑了笑,丝毫没介意黑瞎子说讨嫌的人是他。
“黑爷很讨厌这张脸?那你是怎么做人家师傅的,难不成小三爷做你徒弟时天天被你揍?”
“你理解错了,我只是讨厌你顶着他的脸,还只有三分像。”

黑瞎子不理解张起灵是如何容忍这人每天在他眼皮底下晃悠而不上手戳死他。
哦,是了,张起灵眼里除了小三爷也就看不到旁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小三爷居然没跟着来,也没听张起灵提起小三爷的名字,问他也闭口不谈,这是怎么回事?
黑瞎子没想通,又转头问张起灵:
“对了,哑巴,你带着这厮是睹物思人吗?那你为嘛不直接把小三爷带着,瞧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样子。”
张起灵顿了顿,道:
“他不能来。”
“怕他受伤?那你带我来送死怎么一点愧疚感都没有,换了小三爷就得藏在宫里好好养着,不是,你这差别待遇也太大了。”
张起灵摇了摇头,没再回答他,眼神也显得更加落寞了。
黑瞎子不理解张起灵摇头代表什么意思,他回想这两天张起灵确实与往日不同,说他魂不守舍就真的是魂不守舍,听他们说话也是心不在焉。往日也有张起灵出门不带吴邪的情况,但那时他会特别快的赶路,巴不得早去早回与吴邪团圆。但是这一次,张起灵不紧不慢的走,明明两天就能到达的路程硬生生拖到第三天还没到。
张起灵的情绪变化无非和吴邪有关,估计这次也不例外,想到这,黑瞎子就试探性的问道:
“你和小三爷又闹别扭了?”
张起灵紧了紧拉着缰绳的手,低头不说话。他这个动作自然逃不过黑瞎子的眼睛,他心说果然如此,张起灵不带吴邪出门,以他小三爷的性格定是要闹闹脾气的。不过这俩人的感情基础在那摆着,就算是闹别扭也不过是给他们这些单身狗再撒点狗粮罢了。
因此,黑瞎子对他们这次的闹别扭根本不深以为意:
“嗨,肯定又是你不愿让小三爷同行,他才生气的吧。小三爷要跟着来也不过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等你平安回去,再说点好话哄哄他,小三爷就肯定会原谅你的,再说你不带他去也是为了他的安危考虑,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也便不会再生你气。”
黑瞎子说的有理有据,按说也应该是这个理儿。可是张起灵却还是摇了摇头,眼神里又升起一股哀伤。
“这一次,他不会再原谅我了。”
黑瞎子微微有些吃惊,张起灵是从来不会说这种倾颓的话。如今他说出这句话是得经历多少挣扎后才说出来的,换句话说,他做过什么令吴邪特别失望的事情,以至于他连吴邪会原谅他也不抱希望了。那么…
“你…对小三爷做了什么…”
  
他对吴邪做了什么?
他强*了吴邪。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为什么呢…
张起灵想了想,气急败坏,急火攻心,如果这算是缘由的话,那就算是吧。
  
回宫后张海客来找吴邪的那次,张起灵对吴邪说: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
那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
是在他陷入梦境的时候知道的。
那时候他虽然陷入梦境中,但是少数时间他也有浅睡眠时期,尽管他醒不过来,但是他仍然能听到外境之人的说话声,比如说他知道吴邪寸步不离的照顾他,比如说他知道黑瞎子偶尔来给他把脉,比如说他知道胖子经常来给吴邪送饭,说些段子让吴邪解压,再比如说,他知道解雨臣偶尔会和吴邪商议‘那边’的事情。
张起灵不止一次听到吴邪说‘那边、西域、商队’等词,再一联想之前黑瞎子和他说过的某支商队,他便隐约猜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其实之前他也知道吴邪在做一些事情,但是他以为吴邪是在管理自己的小铺子以及处理吴三省的那堆烂摊子,所以他也就从未过问吴邪的事情。
还有就是,张海客联手张隆半难为吴邪的第二次,那天一大早他就去了书房并将黑瞎子召来询问了他昏迷那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黑瞎子将他所知道的和所分析的事情与张起灵讨论了一番,最后他还说了一句话,让张起灵不得不重视吴邪的一些举动——
“我觉得小三爷有些怪怪的,你最好留心一下。”
连黑瞎子都发现吴邪不太对劲,那么他猜测的就不会错了。
 
朝堂上,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确立吴邪的地位,一来,他是警告以张隆半为首的那群张家人,让他们能有所忌惮,吴邪绝不是他们想动就能动的人。
二来… 二来才是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他是想让吴邪知道:
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即便是天下都可以给你,你想得到什么,我也可以帮你得到,但是你什么都不要做。
他强调过很多次,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留在我身边就好。
吴邪也明明答应他了,可是他还是食言了。
这是张起灵对他做出那种事的诱因。
张起灵急火攻心是因为他要应付张隆半,并且要去做一件事情,一件有可能危及生命的事情,他不能带着吴邪去。
他气急败坏是因为他撞见吴邪与解雨臣密谋那些事,他不明白吴邪为什么宁愿告诉解雨臣也不愿告诉他,难道在吴邪心里,他是无法依靠的人吗?难道他对他的信任程度还不如解雨臣吗?
这两种情绪在他看到吴邪与解雨臣的那一刻起终于相冲撞,以至于他对吴邪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张隆半曾明里暗里提醒他,他还有对张家未尽的义务。
他虽是张家族长,可是张家也并非能任他为所欲为。张家人能推举他成为族长,也一样能将他拉下来。外族虽然归本家所管,可是本家早已分崩离析,真正的本家人也不多了,相比较而言,这些外族的张家人则更胜一筹,他们人口众多,且实力分布广大。张起灵即便再强大,以他一人之力,如何能与众人相抗。
他也并非想要这个族长之位,他不想争也不愿争,可是他在乎吴邪,那么他就不得不坐稳这个位置,只有这样,他才能有话语权,才能利用职位之权去保护吴邪。
如今,他坐了族长之位,也得做完族长之事。
张家要的是统一天下,他统一了,所以他坐上这个位置;张家还要天下太平现世安稳,他没有做到,因此,他没办法坐稳这个位置。
而张隆半所说的未尽的义务,也就是将鬼玺找回,打破江湖中“得鬼玺者得天下”的传闻,只有这样,张家才能真正得到太平盛世,张家人才会心甘情愿臣服于他。
 
几天前,张隆半突然告诉他,说有了鬼玺的确切下落,需要张起灵去一探究竟。
“位置?”
“皇陵。”
所谓的皇陵并非是张家的陵寝,因为张家得到天下也不过几个春秋,张起灵是麟国第一任张姓皇帝,他还没有殁呢,又何来皇陵一说。 张隆半所谓的皇陵其实是指前朝的皇陵,但是前朝皇帝是在战乱中被斩杀的,并无葬身之处,因此,他说的皇陵是前朝皇帝祖宗宗亲的陵墓。
“可靠消息称,鬼玺在上上任老国主的陵墓中。”
也就是在前朝皇帝的父亲的墓里。
 
“嗯。”
张起灵看了看张隆半,示意他有话直说。他也不是傻的,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鬼玺的确切位置,那么直接去拿就好了,一个陵寝而已,对于张家这种盗墓世家来说并非难事,又何必特意来找他说这一番话,既然来了,那张隆半的目的也就没那么单纯了。
张隆半倒也坦然,他用十分尊敬又十分不卑的语气对张起灵说道:
“需要族长您的麒麟血。”
张起灵是张家目前最纯麒麟血的拥有者。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张起灵的纯正麒麟血才可行,用一百个张家普通麒麟血的孩子也可行。
这要看张起灵怎么选了,他放血,那一百个孩子就可以活,他不愿放,那一百个孩子就得给老国主陪葬。何况张隆半既然已经来找他了,那就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
那个机关,
要么以张家百人以血祭,要么用张家起灵的一碗心头血。
他是张家族长,他能怎么选。
他没得选。
 
“哦,对了,族长。其实还有一人的血液也是可以用的,虽然没那么纯,但是他多放一点,族长您就能少放一点,您生还的几率也就有保证了。再说,他身居族长夫人之位,又曾吃过张家那么多的麒麟竭,也多少得为张家做点贡献不是。”
张起灵眼里顿时杀意毕现,他眯起眼睛紧盯张隆半。 而张隆半却不以为意,继续说道:
“那人就是吴老狗的孙子,吴邪。”
在他说出最后那两个字时,一个不明薄片瞬间擦颈而过,留下一道血痕,这是张起灵的怒意以及警告——
“你若是敢动他,我一定会让你死于非命。”
“呵呵,族长,您还真对那吴家小子动了真情。张家有张家的族规,从前那些与外族人通婚的张家子弟都是什么下场,族长不会不清楚吧,何况您还是行断袖之事…”
“张家以前是何规矩我不知,但现在我是族长,那就要行我的规矩。”
“好,好,我自然是听从族长的,但您也别忘了,您是张家的族长,这天下就是姓张的,您要是想坐稳这江山,可就别由着自己的喜好让它一半姓了“吴”。半壁江山为搏美人一笑,听着浪漫,可是,这天下哪有两全齐美的好事。
江山美人,这两者,您总得选一样。”
“不用选。”
张起灵说:
“江山,美人,我都要。”
  

虽然 张起灵可以震慑张隆半一时,但在他走后,张隆半若是缓过劲来将吴邪控制起来,不管是取吴邪的血还是用吴邪来压制他,这都不是张起灵想要看到的。
因此,他必须得让吴邪警惕张隆半。张起灵一边在准备去陵墓的事宜,一边又在想如何才能让吴邪不跟着他去,并且还要保护好自己,因此他那些天格外急躁。
这也就是急火攻心之“急”的来由。
结果是,他对吴邪做了那事。
他很懊恼,但是不悔。因为这样吴邪会对他有了恨意,间接的会对张隆半他们有所警惕与厌恶,这样他们要是对吴邪做什么事,吴邪就会无所顾忌的对他们出手。而张起灵也可以在吴邪昏迷的时候离开,并且不用担心吴邪会来找他,因为,吴邪可能根本就不想再见到他。
  
“族长,咋们还是快些赶路吧,若是耽搁久了恐生变故。”
张海客突然出声打断了张起灵的思绪。然而张起灵并未回他,黑瞎子就状似随意的说道:
“你们不是早都派人在那看守了吗?若是真生了变故那也是你们无能。让皇上屈尊劳累白跑一趟,你们又该当何罪呢?”
“你!”
“你什么你,若是黑爷我也因为你们的无能而白跑一趟,你们又如何补偿于我。”
“黑爷您到底是为族长一人办事,还是为我们张家办事,这立场您可莫要站错了。”
“呵,黑爷我做事向来只随自己。你有功夫计较这个还不如多费点心思探探这里的情况。别到时候中了别人的圈套还不自知,白白赔上无辜之人的性命。”
黑瞎子挂着笑顺了顺马的鬃毛,连他的马都太情愿往前处走,看来这一次的行程不会太平啊。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