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檀林发染香

愿世界温柔以待。

【瓶邪】《至上》 古风同人文

[正文] 四.  擅闯城门
   
“驾!驾!”
清晨,太阳还没从云层中露脸,商铺才刚刚开门,商贩们还在摆弄各自的商品,伙计们还在打着哈欠擦拭桌椅,一切安静祥和。然而,这种静谧的早晨却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嘶鸣声打破。
百姓急忙抬头观望声音的来源处,只见一个白衣少年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汗血宝马急急的向城门方向奔去,速度之快让众人没能看清马上少年的样貌。
“公子! 前面就是城门,不可硬闯啊! ”
就在众人准备回头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又一声叫喊让众人回头,可也只见马上一个身着深色布衣的少年向前面追去。
后面另一名胖胖的男子又喊到:“天真!等等胖爷我呀,我可没有小哥的汗血宝马,等等胖爷!”
被唤做天真的白衣少年并没有因后面胖子的呼喊而回头,只飞速的向城门奔去。
城门上的士兵见一个白衣少年骑在马上一马当先的向城门冲来,后面还跟着五六个骑马飞奔的人,立马喊到:
“马上何人!速速下马!”
见少年没有丝毫停下之意,又喊到:
“擅闯城门者死!速速下马!”

白衣男子皱了一下眉头,心道:擅闯城门?难怪,难怪他从不离身的令牌在出发前莫名的不见了,可也没多在意,且不说他和皇上的关系之亲密无人不知,就说他吴家长孙的名声在城中也是无人不晓的,又有谁敢拦他,便也没把令牌不见而当回事,现在想来,果然不对劲,原来,你早先便计划好了的…一想到这,吴邪心里就一阵难受。
继续抽打着马匹,想让它跑的更快些。
士兵一见,打了个手势:
“弓箭手准备!城下的人听着!再不下马就依据律法,乱箭射死!”
弓箭手听到命令,立马举箭准备射击,只待一声令下。
“慢着!此乃吴家小太爷!谁敢动手!”
后面追上来的胖子中气十足的一吼,成功的让发令的士兵抖了手。吴家小太爷…莫非…
士兵还没想完就被白衣少年打断,而少年的话却让他确定了刚刚的想法。
“九门提督吴家长孙吴邪!”
说完,少年已到达门下,立即勒了马,宝马因为突然的勒令而昂首发出一声嘶鸣,前蹄也向上扬起。
“吁~  我有要事求见皇上,速开城门!”
城墙上的士兵立马招来一名小卒,耳语:“快去通知夜凌将军。”
只这几个字,小卒便听懂了,立马转身离开。  士兵一想昨夜接到夜凌将军传来的皇上口谕,便对城下白衣少年说道:
“公子,末将奉皇上口谕:公子吴邪,无召不得觐见!”
无召,不得觐见!  六个字,掷地有声,吴邪甚至能想象的到他说出这份旨意时,眼神是有多么的冰冷,多么的决绝。 他拉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心里不知道是何滋味,难受?心痛?心寒?有,都有。可最多的还是恨!他恨他的冷漠,恨他的决绝,恨他的欺骗。他想问他为什么费尽心机将自己支走,为什么听信佞臣之言诬陷父亲,为什么当朝谪去他父亲的官位发配巴蜀之地,为什么要让他无召不得觐见,为什么…为什么…
吴邪本以为自己这么多年的追随,他对他来说至少是特别的,至少是彼此信任的,至少他是……
可是,再多的至少,在三天前的那个黄昏,在他接到管家传来的书信时,一切都没有了。吴邪不信他会这么决绝,事出必有因,他一定是有苦衷的,对,一定是有苦衷的。吴邪是这么劝自己的,所以他立即骑马飞奔回来,整整三天,除了必要的进食,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的赶回来,为的就是当面问他原因,他要亲口听他解释。可是现在,连面都没见上便听到他的口谕,无召,不得觐见。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难道以前你对我的特殊都是假的吗?
就算是,我也要你亲口对我说出来!
想到这,吴邪抬头对士兵说道:“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他,自然指的是当今的皇上,士兵知道吴家公子对皇上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别说吴家公子只是说了个“他”字就是不尊重当朝皇帝,就算他直呼皇帝名讳,也不能说他大逆不道,因为,满朝文武都知道,当朝皇帝非常青睐这个小公子。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吴邪公子,您不要为难卑职,卑职也是奉旨行事啊。”
“去他娘的奉旨行事!”
胖子赶到吴邪身边,还有点喘,不过并不影响他的大嗓门,
“天真!我看这小子肯定是假传圣旨,小哥平时对你怎样谁人不知,怎会不让你见他,他娘的,这个小兵怎么看怎么欠抽!”
胖子声音之大丝毫不介意让士兵听到,士兵怒,“假传圣旨乃是死罪,王将军不要信口开河,污蔑卑职!”
“还污蔑,你他娘的…”
“胖子!”
胖子原本还要说却被吴邪打断,“胖子,我现在一定要见到他!这里,你帮我解决。”
说完,便蹬着马背,使劲一跃,跳上城墙再借力一蹬便轻松跃上城楼,速度之快让人未能有所防御,等士兵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吴邪掐住了脖子。
“都给我退下!”
吴邪对弓箭手一吼,众人一见自家将军被人扼住了脖子立马收了弓箭退避。吴邪扫视一圈,又使了点手劲掐住士兵的脖子快速退出城门,刚踏出城楼就一手刀将挣扎的士兵劈晕,一点脚就离开了。
吴邪第一次觉得轻功是多么的有用,他有点庆幸小时候本着打不过就逃跑的心态来学习轻功,再加上这几年陪着他出入各种危险之地,现在他的轻功虽不至于无人可比,但普通的习武之人也别想追上他。
吴邪一走,这擅闯城门的罪责自然由胖子一并承担了,胖子面对一众拿着弓箭和茅的士兵忍不住骂到:
“吴邪!你他娘的重色轻友,天天给你胖爷找麻烦!”
抽出武器,摆好防御姿势,又道:
“小盟子,咱们来给你的小主子殿个后!”
王盟哭丧着脸:
“胖爷…你不会忘了吧,我不会武功的…”
“靠!!!”

评论(2)

热度(57)